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40章 血蟲人魔

武神主宰
     <

    “嘿嘿,小子,就憑你那點修為,也想傷到老夫,別做夢了?”斗篷人猙獰的笑了起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他神情得意,心中卻不敢有絲毫放松,黑色觸手舞動間,將所有的殺氣和飛刀攻擊盡皆擋在外面,自己則小心翼翼的保護著面前的尋靈蟲。

    現在尋靈蟲是唯一能讓他破開這陣法的關鍵,他又如何能讓尋靈蟲受到危險。

    秦塵心中一沉,因為時間和材料的緣故,他所布置的殺陣,僅僅只是普通的五階殺陣,對付一般的五階武宗,或許沒什么問題,但對付斗篷人這個五階后期的武宗,就差了許多。

    而他的飛刀攻擊,也是根據他的五階精神力釋放,在威力上,也無法傷到對方。

    這樣下去,一旦等尋靈蟲找到陣法關鍵,被對方破開大陣,那就麻煩了。

    如果是在古南都考核之前,秦塵或許沒有別的方法,只能乘坐鐵羽鷹再度逃離此地,但是通過了古南都傳承之后,秦塵此時卻冷笑了一聲。

    “你以為自己躲在龜殼里面就安然無恙了么?”

    秦塵譏笑了一聲,手一抬,一股強大的靈魂力,立刻融入到了神秘銹劍之中。

    大陣中,斗篷人這時候其實最擔心的是秦塵會不會乘坐鐵羽鷹逃走,這樣一來,他下次追到對方,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卻沒料到,秦塵非但沒有逃走,反而抬起了手中的銹劍。

    “這小子,不會是想進入大陣來和自己廝殺吧?”

    斗篷人心中頓時一喜,如果這樣,那再好不過了,只要秦塵也進入大陣,他完全有能力將秦塵直接擒拿,到時候,根本連破開大陣都不需要。

    只是他心中的驚喜還沒落下,他一下怔住了。

    只見秦塵抬起了神秘銹劍之后,并沒有進入大陣之中,而是直接猛地一刺,將那銹劍拋入了陣法之中。

    這小子不會傻了吧?直接把武器扔進了大陣中,以為這樣一扔就能傷到自己?斗篷人感到莫名其妙,但下一刻,他心中陡然升起一絲危機感。

    咻!

    神秘銹劍進入大陣之中,速度陡然暴增,化作一道匹煉,朝他狠狠的斬落下來,噗嗤一聲,他身上的一根黑色觸手直接被斬斷了三分之二,差點一劍兩斷。

    怎么回事?還沒等斗篷人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只見那銹劍劍光一閃,竟憑空再度飛起,朝著他手中的尋靈蟲一劍斬了過去。

    “不好!”雖然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斗篷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將那將尋靈蟲護在中間,噗嗤一聲,這一劍,劍光璀璨,直接將斗篷人的半個觸手都斬斷開來,劈在那尋靈蟲外的護罩之上,差點將護罩都劈成兩半。

    斗篷人大吃一驚,好恐怖的攻擊,此時此刻,他已經來不及反應秦塵怎么能夠凌空操控銹劍進攻了,連神色凝重,與秦塵操控的銹劍對戰在一起。

    噗噗噗噗……

    大量的劍光不斷亮起,斗篷人在劍光舞動之下,不斷抵擋,心中震驚,這究竟是什么劍法,竟然能夠凌空御劍和他戰斗,這特么的還有沒有天理?

    更讓斗篷人驚駭的是,這劍光威力極強,雖然同樣也是凌空御物,但是和之前飛刀的威力,簡直不能同日而語,差距太大了。

    如果說之前的飛刀攻擊對他而言,僅僅只是小孩子再亂舞的話,那么這御劍攻擊,威力強了數倍不止,甚至有一股驚人的劍意,從劍光之中彌漫,和真人對戰簡直沒有什么區別。

    這到底是什么劍招,難道這銹劍是真寶不成?可即便是真寶,此子才如此年輕,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威力?更何況真寶的攻擊,完全依靠真寶自身,哪像這樣,甚至還有劍意出現。

    斗篷人自詡自己也算是見多識廣,但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劍招,更讓他郁悶的是,在這樣的劍招下,雖然說對方因為實力的緣故,也無法給他帶來致命的傷害,但是根本不需要親自出手,站在陣法外操控就可以了,根本就是立于了不敗之地。

    這樣打下去,還有什么打頭?

    而更讓斗篷人心驚的是,雖然秦塵操控銹劍的威力,并不算太強,擊殺他幾乎不可能,但此刻,他位于陣法之中,結合陣法和劍招兩大攻擊,他只能被動反抗。

    這小子怎么那么多底牌?

    就在斗篷人心中震驚之時,突然,他感到腦海一暈,一股強橫的精神力,立刻沖入他的腦海。

    “不好!”

    斗篷人心下大驚,突然醒悟過來,面前這小子除了是陣法大師、煉藥大師外,在精神力方面的造詣也極為可怕,急忙催動意志,讓自己從眩暈中清醒過來。

    他剛回過神,就看到一道劍光,已然出現在尋靈蟲的上空,斗篷人再也顧不得猶豫,直接將尋靈蟲收了回來,這才避免尋靈蟲被對方斬殺,但是秦塵在斬殺尋靈蟲不果的情況下,竟然一邊利用精神力沖擊,一邊對他發動迅猛的攻擊。

    僅僅片刻的功夫,斗篷人身上就掛了彩,出現了幾道血痕,如果不是他反應的及時,并且有寶物抵擋,恐怕剛才那幾劍,足以要了他的命。

    斗篷人震驚,秦塵則是目光幽冷,他瘋狂催動精神力和真力,幾大殺招一齊出手,打定主意,今天要將這斗篷人斬殺在這里。

    這斗篷人實在是太強了,不但實力驚人,而且身上似乎有不少寶物,秦塵敢肯定,就算是留仙宗的葛玄和這斗篷人交手,也不會是這家伙的對手,肯定會被這家伙給殺死。

    這樣的高手,一心想要對付自己,自己若是不將他斬殺,今后肯定也是一個禍害。

    “好小子,你有種,真沒想到,你竟然有這么多手段,本座小看你了。”

    斗篷人此時看著秦塵的目光,再也沒有了戲虐,有的只是凝重和冷厲。

    “不過你想殺本座,還差得遠,本座號稱血蟲人魔,什么場面沒見過,若是被你這么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給殺死在這里,豈不讓人笑掉大牙。”

    斗篷人話音落下,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葫蘆,這黑色葫蘆被他橫在身前,立刻散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息。

    血蟲人魔?秦塵直到這時候,才知道這斗篷人的綽號,只是現在的他,已經沒時間去管這些了,只見大陣中,斗篷人拿出葫蘆后,第一時間就打開了葫蘆口的塞子,那深邃的洞口,突然給秦塵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渾身激起了一層雞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