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45章 苦韻芝

武神主宰
     第545章苦韻芝

    好強的火煉蟲和噬氣蟻,秦塵此時也大吃了一驚,這兩種奇異靈蟲簡直太強了,竟然連斗篷人這樣的強者都無法抵擋。

    要知道,以他現在的修為,即便是秦塵全力出手,也很難給斗篷人帶來傷害,只有在陣法結合之下,才勉強給斗篷人帶來一點傷害。

    可這奇異靈蟲,僅僅片刻功夫,就讓斗篷人受到重創,雖然也和斗篷人之前心神受創有關,可這些奇異靈蟲畢竟還沒有完全成長成熟,只是幼蟲階段,能有這樣的威力,已經超過了秦塵原本的想象。

    如此一來,豈不是任何五階武宗以下的強者,沒有一個會是他的對手?

    本來秦塵對這些火煉蟲和噬氣蟻是感到相當惡心的,這也是他一開始,根本沒想到能夠用噬氣蟻對敵的原因。

    可現在,秦塵卻感覺這些火煉蟲和噬氣蟻是那么的可愛。

    嗡嗡嗡……

    心念一動,秦塵再度催動大量的火煉蟲和噬氣蟻,朝著斗篷人席卷而去,如今斗篷人身受重傷,即便是他擁有這神秘葫蘆異寶,也必然會在大量火煉蟲和噬氣蟻的啃噬下,化為灰飛。

    “不,別殺我,你不能殺我!”

    面對如此恐怖的奇異靈蟲襲擊,斗篷人再也保持不了鎮定,對著秦塵連驚怒的喊道。

    他能感覺到,只要秦塵一個念頭,他必然會死在這火煉蟲的襲擊下,連尸骨都不會剩下半分。

    “不能殺你?你三番五次針對本少,憑什么本少不能殺你?”秦塵意念一動,大群恐怖的火煉蟲和噬氣蟻發出嗡嗡的聲音,如同兩團黑云,懸浮在斗篷人的頭頂,顯然只要秦塵一個念頭,這些奇異靈蟲就會瘋狂撲下。

    斗篷人顯然也知道這一點,額頭上冷汗不斷滲出,眼神恐懼的說道:“難道你不想知道我這青蓮血靈火和這些多奇異靈蟲是從哪里來的么?只要你放過我,我就將我得到這些東西的地方,告訴你。”

    “哦?”秦塵一挑眉頭,說實話,他也好奇斗篷人究竟是從哪里得來的這些東西,畢竟無論是青蓮血靈火還是噬氣蟻以及火煉蟲,都是在武域都堪稱變態的東西。

    但要讓他就此放過斗篷人,是萬萬不可能的。

    這斗篷人實力極為可怕,甚至距離六階武尊,都差不了多少,一旦對方回去之后突破了武尊,或者前往大齊國對付自己的朋友,那對他而言,都是一個無法承受的代價。

    “抱歉,我沒興趣,比你殺死你,這些東西的來歷就不算什么了,更何況,這些東西已經落入了我的手中,知不知道它們的來歷,又能怎么樣?”

    想到這里秦塵冷冷一笑,意念一動,就要控制火煉蟲和噬氣蟻吞噬下來。

    斗篷人頓時大急,他沒想到秦塵寧愿殺了自己,都不想知道這些東西的來歷,急忙脫口而出道:“難道你連苦韻芝都不想要嗎?”

    苦韻芝?

    秦塵心中一驚,那嗡嗡撲下來的火煉蟲全都停在了半空。

    “你是說那地方還有一株苦韻芝?”

    苦韻芝是一種十分奇特的靈藥,往往只會生長在一些靈氣充裕的地方,它的作用,是能夠讓武者經脈得到洗禮,甚至讓武者突破原先的桎梏,跨入更深的境界。

    但是,苦韻芝有一個特點,就是只有七階武王以下的武者服用,才有效果,一旦超過武王,服用之后,非但沒有一點用途,反而是一種毒藥,能夠破壞武王體內的經脈。

    可以說,十分的神奇。

    可就是這么一種只有武王以下的武者才能服用的靈藥,卻在天武大陸,甚至至高的武域,都堪稱至寶,哪怕是九天武帝,也會心動。

    那是因為苦韻芝除了洗禮經脈,讓武者突破之外,還有一個極為驚人的功效。

    就是解決武者根基不穩的問題。

    在武域這樣的地方,頂尖勢力橫生,天才數不勝數,二十歲一下的五階武宗,甚至六階武尊,都遍地都是。

    這是因為各大勢力擁有驚人的資源和寶物,即便是一個天賦再普通的武者,也能讓他在二十歲前,跨入武宗境界。

    但是。

    如此一來,卻有一個極為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這些武者因為使用了大量資源,服用了大量的丹藥,往往根基會比較不穩,前期突破是快了,甚至跨入武王境界也不是什么問題。

    但想要沖擊武皇,甚至九天武帝境,卻極為困難。

    而苦韻芝卻能解決這樣的問題,能夠讓一名服用了太多丹藥和資源的天才,經脈和肉身得到洗禮重生,體內的丹毒全都被祛除,一些暗疾也全都治愈。

    這樣的寶物,即便是九天武帝用不到,但九天武帝總有家人,總有晚輩,自然會引來無數人的追捧。

    再加上苦韻芝的生長條件極為艱苦,數量十分稀少,導致即便是在武域,想要獲得一株苦韻芝,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而如今,斗篷人竟然說他有一株苦韻芝,這讓秦塵如何不驚?

    如果他得到了這苦韻芝,突破五階武宗,根本就是輕而易舉之事,而不用像現在這樣麻煩了。

    “你確定那里有苦韻芝?”秦塵冷冷的看著斗篷人,似乎只要斗篷人一個說錯,這些奇異靈蟲就會瞬間將他吞噬。

    “沒錯。”斗篷人額頭上的冷汗都已經浸濕的雙眼,但是他連擦一下的念頭都沒有,只是直直的看著秦塵,沉聲道:“在我得到青蓮妖火的地方,還生長著一株苦韻芝,只要你不殺我,我就將那地方告訴你。”

    斗篷人死死的看著秦塵,心臟砰砰砰的亂跳。

    “哼,我要如何相信你?”秦塵瞇著眼睛:“而且,既然哪里有苦韻芝,你當初為什么不采摘掉,會繼續留在那地方?”

    秦塵冷笑。

    斗篷人連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塊巖石,扔給秦塵:“這塊巖石,是我當初從苦韻芝附近得來的,上面飄上了一些苦韻芝的芝粉,你是一名煉藥師,不會看不出來,至于我為什么不采摘走苦韻芝,一是因為苦韻芝當初還沒成熟,第二個是因為那個地方十分危險,當時我的還無法進入,所以才沒有采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