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46章 黑死沼澤

武神主宰
     第546章黑死沼澤

    秦塵接過巖石的一瞬間,就知道斗篷人所說的應該是真的,在這巖石上面,的確有一絲苦韻芝的氣息。

    苦韻芝秦塵前世的時候也見過兩次,那種氣息,再熟悉不過了,別說是飄上了一些芝粉的,就算是僅僅是生長在苦韻芝旁邊的巖石,都會沾染上,很長時間都不會消散。

    聞了下手中巖石上的苦韻芝氣息,秦塵只是隨意一吸,身體中就有一種十分舒暢的感覺,仿佛體內有什么雜質正在被洗滌一般。

    秦塵知道,這是自己體內的丹毒在苦韻芝的氣息下被洗滌的緣故。

    只是這種感覺,僅僅持續了一瞬間,就消失不見。

    秦塵微微一嘆,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手中有整株的苦韻芝,現在就能直接跨入五階武宗的境界,而且將再沒有絲毫后患。

    收起石頭,秦塵冷冷的說道:“說吧,你究竟是從哪里看到這苦韻芝的?”

    聞言,原本緊張的肌肉緊繃的斗篷人頓時心中一松,長長吐出了一口氣。

    他最害怕的就是秦塵對苦韻芝也不感興趣,只要秦塵感興趣,那一切就好辦了。

    臉上的恐懼,微微收斂,斗篷人盯著秦塵道:“你只要先放我出去,我就告訴你,那苦韻芝究竟是在哪里。”

    “放你出去?”秦塵冷笑:“你先說出來,我或許可以考慮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不行,你必須先放我出去。”斗篷人急忙搖頭。

    在這大陣中,他的生死基本是由秦塵控制,一旦他將地點告訴了秦塵,秦塵若是不放他離開,那他豈不是死定了?

    “你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格么?”秦塵冷笑。

    “你……”

    斗篷人臉色一窒,郁悶的吐血,如果是別的少年敢這么對他說話,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只能咬牙道,“那要我如何能信你?”

    “信我?本少什么人物,豈會和你弄虛作假?只要確定那地方有苦韻芝,我說放你一條活路,自然就放你一條活路。”

    秦塵冷笑,斗篷人殺不殺死,對秦塵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只要他得到苦韻芝,實力突破五階武宗,即便是沒有火煉蟲和噬氣蟻,這斗篷人也休想從他手中掀起花浪。

    斗篷人盯著秦塵,見秦塵沒有半點退讓的意思,內心忍不住掙扎起來。

    “如果你不想說的話,可以不說,我現在就能殺了你。”

    意念一動,嗡嗡嗡,斗篷人頭頂上無數火煉蟲和噬氣蟻立刻躁動起來,似乎要撲擊而下。

    一種濃烈的危機感,籠罩斗篷人的心頭,他有種感覺,只要他不說出來,秦塵肯定會第一時間殺了他,不會有半點猶豫。

    臉色一變,急忙咬牙道:“好,我說,我說,希望你能信守承諾。”

    斗篷人咬牙,沉聲道:“我這青蓮血靈火和諸多奇異靈蟲,都是我從大威王朝的一個險地黑死沼澤中找到的。”

    “黑死沼澤?說詳細點。”

    秦塵皺眉,對大威王朝的險地,他根本沒什么了解。

    “對,就是黑死沼澤。”斗篷人咬牙道:“黑色沼澤,是我們大威王朝一個極為恐怖的險地,位于大威王朝南部邊境,并且與周邊的大夏王朝和大周王朝接壤,那里環境惡劣,血獸橫行,每年在里面隕落的武者,不知凡幾。”

    “但是……”

    斗篷人凝聲道:“因為黑死沼澤中生長有大量的靈藥,而且似乎是遠古的一個戰場所在,里面有不少奇珍異寶,導致每年三大王朝還是有許多武者會進入其中,尋找機緣。”

    “我便是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進入了黑死沼澤之中,才找到了這青蓮血靈火和這些奇異靈蟲,那苦韻芝也是我在那里看到的,具體的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大體的位置,我都記錄在了這張地圖上,你只需按著地圖的線路過去,就能找到那苦韻芝了。”

    斗篷人手一抬,一張地圖立刻就飛了出來,落入秦塵手中。

    秦塵低頭一看,只見這地圖,十分潦草,顯然是斗篷人當初臨時繪制,但是具體的方位都標記的清清楚楚,雖然沒有指出苦韻芝的真正位置,但卻畫了一個區域,這個區域根據地圖的大小來看,也就數十里方圓,應該不是很難找到。

    “現在你可以放了我了吧?”斗篷人沉聲道。

    “就這些?”秦塵看了眼地圖,冷笑道:“光憑一張簡陋的地圖,也想讓我放你一條生路,你也太天真了吧?”

    斗篷人臉色一變,氣得頭皮都發麻了,怒道,“你難道是想反悔么?當初說好了我告訴你苦韻芝的位置,你就放我一條生路,難道你竟說話不算話不成?”

    他氣得渾身發抖,眸中射出憤怒的寒芒來。

    秦塵冷哼一聲,“本少是什么人,豈會耍賴,只不過你說的東西,應該不盡如實吧?”

    秦塵似笑非笑說道。

    “你什么意思?”斗篷熱臉色大變。

    秦塵冷哼道:“根據你剛才給我的那塊巖石來看,本少雖然不知道那黑死沼澤的情況,但也知道,這種巖石,根本不是沼澤這樣的地方能夠誕生的,也就是說,你發現苦韻芝的地方,就算是在這黑死沼澤之中,要么是沼澤的一個秘境里,要么是某個別的地方,類似地底、石窟一類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只是在沼澤里面,你給我這么一張地圖,說的不清不楚,就想讓我放過你,是不是太可笑了一點?”

    “你……”

    聽完秦塵的話,斗篷人臉色大變,駭的血色全無:“你怎么知道?”

    他發現苦韻芝的地方,的確不是沼澤表面,正如秦塵所說,黑死沼澤,只是一個入口而已,他也是機緣巧合,才發現那個入口,否則,黑死沼澤存在這么多年,青蓮血靈火豈會不被人發現?

    “你如此欺騙我,還想我放你離開?難道不是在耍我?”

    秦塵面色一寒,一股濃烈的殺機,瞬間籠罩斗篷人,令對方情不自禁一個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