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49章 黃雀在后

武神主宰
     第549章黃雀在后

    他跨入五階武宗境界,也有許多時日,身體中的真元,提升速度幾乎已經停滯。

    而且這兩年,他在得到這黑色葫蘆之后,身體越來越不舒服,催動葫蘆的時候,總有一種殫精竭慮的感覺,仿佛身體像是老化了一般,變得越來越沉重。

    可是剛剛,他在修煉秦塵給他的口訣之后,身體中原本已經停滯不知多久的真元,竟然再一次被他調動起來,有一種隱隱提升的沖動。

    同時,之前極為不舒服的身體,先前竟有一種無比舒暢的感覺。

    這讓他如何不激動?

    僅僅只是一段普通的口訣,竟讓他苦惱多日的身體,有了這番變化,此時斗篷人再也不敢懷疑秦塵先前所說解除他身上隱患,并且讓他半年內突破的話了。

    這樣的手段,簡直如神跡一般,聞所未聞。

    秦塵不屑的看著滿臉震驚的斗篷人,嘴露譏誚,仿佛在嘲諷他沒見過世面一般,冷笑道:“我那段口訣,可以解決你身上的一部分隱患,但只是臨時解決,無法根治,不過也能讓你多活一段時日了,不超過一年,你走吧,現在回去,還可以抓緊時間料理后事,別怪我沒提醒你。”

    斗篷人面色變化,內心掙扎萬分,他猶豫許久,最終抬起頭,一咬牙道:“你說的,只需要我做你半年奴仆,是不是算話?”

    秦塵看過來,神情沒有半點變化,似乎早就料到斗篷人會有這樣的反應一般,冷笑道:“本少說過的話,自然算話,不過我怕你到時候求著我不讓你走。”

    哼,你當我下賤么?斗篷人心中怒道,忍不住勸自己:不過是做半年奴仆而已,半年之后,等自己隱患真的解除,再離開此人,想必這家伙也根本沒理由攔住自己。

    想到這里,斗篷人終于一咬牙,道:“好,我答應你了,但若是你敢騙我,就算是追你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殺了你。”

    斗篷人說完這句話,心中像是一塊大石頭落了地,不知道為何,竟升起一種莫名的解脫之情來,隱隱感覺,自己似乎做出了一個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

    連他自己也在好奇,自己為何竟會有這樣的感覺。

    秦塵冷笑道:“放心好了,對本少來說,你身上的問題,并非什么難題,不過為了防止你陽奉陰違,本少會在你身上設下一道禁制,防止你突然背叛我。”

    話音落下,秦塵突然捏動手訣。

    “天衍禁術封魂訣!”

    咻!

    一道虛無的靈魂力在秦塵手中凝聚,而后化作一道無形的波動,驀地涌入斗篷人腦海。

    “你……”

    斗篷人神色大驚,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降臨在自己精神海上空,一下子沉入自己的靈魂海中,瞬間消失不見。

    斗篷人臉色發白,雖然他不明白秦塵對自己做了什么,但這股力量進入他的身體后,他隱約有種感覺,似乎自己的一舉一動,完全在秦塵的控制之下,只要對方一個念頭,就能讓自己的靈魂崩滅,魂飛魄散。

    此刻,他心中非但沒有怨恨,反而涌現出無盡的恐懼和駭然,這秦塵到底是什么人,竟然連這等秘術都有。

    針對靈魂的封禁秘術,他以前只在書籍中看到過,至于在大威王朝,根本聽都沒有聽過。

    “好了,你也不用絕望了,我的封魂之術,只是監控你的舉動而已,只要你做出不利于我的事,我只需引爆,就能讓你魂飛魄散,靈魂寂滅,但是,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也不會無故引爆你的靈魂,而且只要半年時間一到,我自會替你解開這道禁制。”

    斗篷人此時已經什么話都不想說了,如今,他的一切都掌控在秦塵手中,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

    秦塵也不理會他心中是如何想的,抬手便是扔出一丹藥,“你先把這丹藥服下去,治療一下身上的傷勢,我過會再傳你一段口訣,你每日早晚修煉,自然能緩解你身上的蟲蠱禁制,并且提升你的修為。”

    “這竟然是五品的療傷丹?”打開玉,一股清香便是瞬間涌入斗篷人的鼻腔,令他渾身毛孔都舒張起來,頓時滿臉駭然。

    這些丹藥,十分新鮮,分明是煉制成功沒多久,那五國之中,根本沒有五品的煉藥師,即便是丹閣的穆冷峰,也只是一名四品煉藥師罷了,那這些新鮮的五品丹藥又是誰煉制的?

    根本想都不用想,斗篷人就將目光看向了秦塵,心中駭然,難道這小子還是一名五品的煉藥師不成?

    這一刻,他是徹底拜服了。

    一個五階陣法大師,而且還是一名五品煉藥大師,最關鍵的是,他還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如此天賦,即便是做他的奴仆,也沒什么丟人的。

    他心中開始極度平衡起來,反而覺得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當下也不猶豫,直接盤膝療傷起來。

    秦塵也是微微閉目,之前和斗篷人的戰斗,十分驚險,也耗費了他不少精力,需要略微恢復一番。

    僅僅一炷香之后,秦塵便站了起來,九星神帝訣吸收天地真氣的速度極快,短短的片刻時間,就已經讓他的狀態重回巔峰。

    而斗篷人也同時睜開了雙眼,面露喜色,秦塵給他的丹藥十分可怕,同樣是一炷香的時間,就讓他的身體治愈的七七八八,幾乎沒什么大礙了。

    “你讓開吧,我把陣法收一下。”

    秦塵走上前,正準備收起林中的大陣,突然眉頭一皺。

    因為他感覺到自己放置在山林中的監控陣法,居然再度被人觸動了一下,而且數量還不止一個。

    又有人來了!

    秦塵面色一沉。

    此時斗篷人也感受到了遠處的真氣的波動,連沉聲道:“主人,我之前追蹤你的時候,并沒有隱藏蹤跡,難道這些人是跟著我過來的?”

    他本來以為喊秦塵“主人”,自己心中會無法接受,但真喊出來的時候,居然沒有一絲的不舒服,連他自己也覺得十分意外。

    “哈哈哈,原來是閣下在追蹤這小子,果然好手段。”

    就在這時,一道驚喜的爽朗大笑,在這山林中驟然響起。

    唰唰唰!

    數道黑色人影,從山林中瞬間沖出,第一時間將斗篷人和秦塵包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