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52章 奪寶

武神主宰
     第552章奪寶

    轟!

    黑色的天魔幡立刻再度暴漲,那黑色的魔氣縱橫,幾乎將整個天空都遮蔽住,爆發出駭人的氣息。

    魔氣滾滾,血鷹長老眼神赤紅,顯然已經被怒火沖的失去了神智,因為秦塵之前所殺的四個血魔教長老,其中有一個就是他的弟弟。

    “這寶物還有點意思。”

    看著頭頂席卷而來的黑色魔云,秦塵居然評論般的點了點頭,在這魔云之下,他感覺到體內真力都受到了一絲影響,運轉變得緩慢起來,難怪黑奴在那家伙的天魔幡下,不是對方的對手。

    有了這樣的一個寶物,相當于對手的實力被限制住了至少百分之二十以上,如同是同級別的武者,這絕對是一個極為驚人的數字了。

    “臭小子,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看到秦塵在自己的攻擊下,竟然還有閑情逸致在點頭評足,血鷹長老頓時更加憤怒了,他已經打定,要讓秦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怒吼之下,真力促動到極致,那浩蕩的魔氣,眼看就要將秦塵包裹。

    就在這時,秦塵突然冷笑著捏動了手訣。

    轟轟轟轟轟!

    無數道驚人的光柱,瞬間沖天而起,之前布置下對付斗篷人的五階困陣,頓時再度被激活,剎那間,整個山林中的天地真氣被瘋狂切割,那漫天黑氣也在這陣光的籠罩下,被分離了開來。

    轟!

    最終轟落在秦塵頭頂的,只是原本滔天魔氣的數十分之一。

    嗡!

    青蓮妖火光芒大盛,在秦塵的催動下,瞬間將那滔天魔氣給阻隔了開來,消弭為虛無。

    “怎么回事?”

    血鷹長老頓時大驚,剛才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自己施展出的天魔幡氣息,竟然被分割成了那么多塊,震驚之中,他急忙環顧四周,立刻就明白了原因,自己竟然被困在了一個大陣之中。

    本來,普通的陣法,根本不足以讓他吃驚,可在感受到這陣法的等階之后,血鷹長老更是大驚,這竟然是一個五階巔峰的陣法。

    這山林中怎么會有一個五階巔峰的困陣?

    血鷹長老震驚的無以復加,他什么眼光,雖然對陣法不是很了解,但還是能看出來,這五階困陣,并不是某一種陣盤激發,而是無數被鑲嵌在山林中的陣旗激發,也就是說,這五階陣法是一個陣法大師,現場所布置。

    “這斗篷人竟然還是一名五階陣法大師?”

    血鷹長老駭然的看著斗篷人,不對,突然間,他猛地反應過來,如果這斗篷人是一名五階陣法大師的話,剛才在他的進攻下,為什么不將陣法給催動起來,反而是向秦塵求救?

    難道說……

    想到這一個可能,血鷹長老徹底驚呆了,駭然看著秦塵,眼珠子幾乎都快瞪爆了開來。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此子自己都只是一個四階巔峰的玄級武者,怎么可能布置出來五階的大陣?

    血鷹長老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

    “哈哈哈,你剛才還不是猖狂的很么,現在怎么不猖狂了?”

    大陣之中,看著吃癟的血鷹長老,斗篷人卻是興奮的冷笑起來,之前他也在秦塵的這大陣之下,吃了個大虧,如今見到血鷹長老也同樣吃虧,內心別提有多暢快了。

    不遠處,秦塵臉色卻一沉:“黑奴,和他費什么話,還不把他給拿下了。”

    正大笑著的斗篷人,臉上的笑容突然就凝固了,瞬間變得無比古怪,心中郁悶的要吐血,連喊道:“主人,我不叫黑奴。”

    “不管你叫什么,在我這里你就叫黑奴了。”秦塵根本不理會他的申辯。

    “我……”斗篷人無語,殺人的心都快有了,差點抓狂。

    “啊!”他憤懣無比,郁悶之中,大吼一聲,朝血鷹長老撲了上去。

    他又不能反駁秦塵,只能找血鷹長老撒氣算賬。

    “哼!”血鷹長老心中雖然大驚,但最終還是強忍著震驚鎮定下來,冷哼一聲,面色陰沉無比地道:“你們以為有這么一個五階困陣,就能困住我么?”

    話音落下,他張嘴噴出幾口鮮血,那鮮血懸浮在虛空中,竟然并不落下,而是化作一道道詭異的血紋,這些血紋散發妖艷的氣息,在他振振有詞之下,瞬間融入到了上方的天魔幡中。

    “嗚嗚嗚嗚……”

    在融入到了精血之后,那天魔幡更加恐怖了,發出驚人的嗚咽之色,就像是鬼哭神嚎一般,恐怖的黑色氣息,幾乎要將整個山林天空都要遮蔽了。

    位于天魔幡下的斗篷人,頓時感受到一股無比巨大的壓力,原本在陣法幫助下流暢自如的體內真力再度凝滯起來,臉色頓時暗變。

    “嗯,好重的怨氣,這天魔幡祭煉成功,究竟吸收了多少人的怨憤氣息?簡直傷天害理。”

    秦塵面色一沉,一抬手,無數的噬氣蟻和火煉蟲頓時化作兩道蟲河,浩浩蕩蕩撲向了天空中的天魔幡。

    “雷霆血脈!”

    轟!

    同時秦塵催動雷霆血脈,頓時一道驚人的雷光沖天而起,在噬氣蟻和火煉蟲的幫助下,轟入天空之中。

    嗤嗤嗤!

    無數怨氣和魔氣被消融,血鷹長老頓時驚恐的感受到,自己和天魔幡之間的聯系,竟然在逐漸的被減弱。

    “你想奪走的我的天魔幡?”血鷹長老臉色驚怒,臉色大變,急忙想要收回天魔幡的控制權,但是秦塵早就算好了時間點,在血鷹長老催動的瞬間,猛地將自己五階的精神力轟了出去,瞬間將血鷹長老和天魔幡之間的聯系,一下子沖斷開來。

    “噗嗤!”

    血鷹長老心神震動之下,張嘴就噴出一口精血,臉色蒼白如紙,驚怒的盯著秦塵,顫抖道:“你……你……竟然奪走了我的天魔幡!”

    他感覺到,自己和天魔幡之間的聯系,已經徹底斷絕了。

    秦塵冷笑一聲,也不搭話,手一抬,漫天的魔氣瞬間消失不見,同時那幡狀寶物失去了控制,立刻縮小,落入了秦塵的手中。

    “黑奴,你還等什么?”

    秦塵冷漠的聲音傳來,斗篷人眼角頓時抽搐了一下,心中憤懣,撲擊向血鷹長老。

    失去了天魔幡的血鷹長老驚恐萬分,連奮力抵擋,但在困陣之下,本身就不是斗篷人對手的他,如何能是斗篷人的對手,瞬間就傷痕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