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53章 精神拷問

武神主宰
     第553章精神拷問

    “去!”

    在秦塵的控制下,無數噬氣蟻立刻蜂擁了上來,將血鷹長老包裹的嚴嚴實實,瘋狂吸收他身體中的真力。

    僅僅片刻的功夫,血鷹長老體內的真力便被吸收的一干二凈,同時身上的衣袍破損,露出了一張瘦骨嶙峋的臉。

    然后大量的火煉蟲和噬氣蟻,在吸收了足夠的真氣之后,瞬間就回到了秦塵的黑色葫蘆之中。

    “你……你是大威王朝的血蟲人魔?”

    血鷹長老驚怒的看著秦塵,失去了真力的他,已經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了。

    “說吧,你們血魔教的大本營在哪里,都有哪些強者?”秦塵沒有回答血鷹長老,只是冷冷看著他,眼神冰冷。

    “哼,難道你還想找我血魔教報復不成?既然你聽說過我血魔教,就應該知道我血魔教的實力,我勸你還是乖乖放開我,回我血魔教認罪才是正途,否則,殺我血魔教弟子,我血魔教根本不會放過你的。”

    盡管被秦塵俘虜,但血鷹長老臉上卻沒有絲毫懼色,甚至還在威脅秦塵:“你殺了我血魔教的四名長老,我血魔教定然不會放過你的,不過,你若是加入我血魔教,并且給我血魔教帶來足夠的利益,說不定我血魔教的高層會給你一條生路。”

    “你是在威脅我么?”秦塵冷笑看著血鷹長老,這家伙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威脅你,我有必要么?”血鷹長老冷笑:“我承認,我之前是小看你了,但是我血魔教什么勢力,你們應該不會不了解吧?若非我血魔教不想大動干戈,整個大威王朝都落入我血魔教手掌中了,需要威脅你?”

    又是一個自大的家伙,秦塵懶得和對方說話,轉頭對斗篷人冷聲道:“黑奴,廢了他。”

    “是,主人!”

    斗篷人早就看血鷹長老不順眼了,自己都被俘虜了,還在這里裝逼,砰,根本不等血鷹長老說什么,直接一掌拍在他的丹田位置。

    砰的一聲,血鷹長老只覺得一股巨力襲來,丹田處的氣池瞬間破碎。

    他驚怒的看著秦塵和斗篷人,顯然沒料到兩人說動手就動手,驚怒道:“你,你竟然廢掉了我氣池?”

    說完這話,整個人像是瞬間蒼老了十多歲,精神氣一下子萎靡了下來。

    丹田破碎,氣池被毀,等于他下半輩子就廢了,在這個武者為尊的世界,沒有了丹田,沒有了實力,就像是一個任人宰割的魚肉,只能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

    如果有再來一次的機會,他絕不會選擇像之前一樣威脅秦塵。

    “現在還不說?”秦塵冷冷道,渾身散逸殺氣。

    血魔教是一個曾經威震整個西北諸國王朝的勢力,秦塵一向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雙倍奉還的準則,顯然既然血魔教要對他動手,他自然必須多了解一些情況。

    “哈哈哈,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想從我口中得知我圣教的情況,做夢。”

    丹田被毀,血鷹長老徹底的絕望了,心如死灰之下,面色猙獰的吼道:“你若是殺了我,你也活不了,不但是你,包括你的家人,你的國家,全都要被我血魔教覆滅。”

    “媽的,老子最煩你這種家伙,在本座面前,還敢裝逼,主人,你交給我,我保證把你想要的訊息拷問出來,哼,屬下血蟲人魔的綽號,可不是吹牛來的。”

    斗篷人森冷的說道,不耐煩的看著血鷹長老。

    “不用,交給我吧。”

    秦塵冷笑一聲,腦海中靈魂之力運轉,一股恐怖的精神力,瞬間沒入血鷹長老的腦海。

    “幻禁囚籠!”

    呼!

    血鷹長老只覺得,觸及道一雙幽深寒潭般的眸子,腦海一陣眩暈,那幽冷眸子,瞬間吞沒整個世界。

    下一刻,渾身冰冷的血鷹長老,瞬間現身一個幽冷的空間之中。

    幾道冰冷的鐵鏈,縱橫交錯,將他的四肢捆縛,如同待宰羊羔,動憚不得。

    “這里是什么地方?”

    血鷹長老駭然驚呼,神情驚恐,他何曾見過如此詭異的事情,之前還好好的呆在山林之中,轉瞬之間,竟來到如此一個詭異的地方。

    “這是我的精神空間。”秦塵冷笑。

    精神空間?

    血鷹長老駭然,他曾聽聞,有些精神力強大的強者,能夠將人拉入對方的世界,進行拷問、戰斗,只是從未見過,沒想到這五國中的小小少年,竟然連如此秘術都擁有!

    “說吧,談談你們的血魔教!”

    秦塵淡然自若,不徐不疾,手中浮現一道布滿鐵刺的電雷之鞭。

    “哼,即便是精神空間又如何,你休想從我口中得知任何消息。”

    血鷹長老面色大變,臉色蒼白,但還是咬著牙,寒聲說道。

    “很有骨氣!”

    秦塵冷冷一笑,手中電鞭抽打而下。

    噼啪!

    電光閃爍,血鷹長老痛聲大吼,身上出現幾道血痕,卻依舊死死咬著牙,半聲不吭。

    咦?秦塵疑惑,這血鷹長老看起來,不像是硬骨頭之人,居然能在自己的精神拷問和折磨下,堅持住不開口,倒是讓他頗為疑惑。

    “這精神空間,不過是精神世界罷了,你對我的折磨,也僅僅只是在精神層面,哈哈哈,即便是再痛苦又如何?”

    血鷹長老猙獰喝道。

    秦塵冷笑:“你若以為精神折磨只是位于精神層面,那就太天真了,你所承受的一切傷痛,盡管不會反應到上,但會呈現在你的靈魂層面,若是你無法堅持下去,到時候魂飛魄散,也是不無可能。”

    “哪又如何,想要從我口中得知消息,休想。”

    血鷹長老在秦塵的鞭笞之下,痛苦怒吼。

    精神層面的折磨,絕對比的痛苦,要強烈十倍百倍。

    但這血鷹長老,竟能死死咬牙,絲毫不語。

    “你以為你不開口說話,我就不知道了么?”

    秦塵懶得繼續拷問,如果繼續鞭笞下去,不是沒有可能問到消息,但卻要耗費不少時間,即便精神層面的時間流逝,比外界緩慢上十倍百倍,但他的精神力畢竟剛跨入五階,這幻禁囚籠,并不能堅持太久。

    “記憶搜索!”

    嗡!

    秦塵催動精神力,要進入血鷹長老的精神空間,搜索他過去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