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54章 骷髏舵主

武神主宰
     第554章骷髏舵主

    “嗯!”

    只是秦塵的精神力,剛進入血鷹長老的記憶之中,突然,從血鷹長老的精神空間中,彌漫出一股極為驚人的氣息來。

    “是誰,膽敢窺探我血魔教的隱秘。”

    一道雷霆般的怒吼,在這片精神空間隆隆響徹。

    緊接著秦塵就看到,一道巍峨高大的虛無人影,從血鷹長老的記憶之中,瞬間走出,渾身散發驚人的氣息。

    “是滅魂印!”

    這一刻,秦塵終于明白血鷹長老為何能死死咬住牙關,什么都不說了。

    有人在他的靈魂之中,下了一個封印,只要他一但說出任何有關血魔教的秘密,這封印就會爆發,讓他魂飛魄散。

    而這滅魂印,同樣能夠阻止別人對血鷹長老進行搜魂,一旦有人觸及這布下的封印,就會驚動這滅魂印的主人。

    “嗯?這里是精神空間?閣下是誰,竟敢對我血魔教的長老下手,在找死嗎?”

    巍峨的人影,僅僅是一道黑影,但卻散發驚人的精神波動,一雙空洞的眸子,冷冷注視秦塵。

    “閣下又是誰?”秦塵皺眉,暗自心驚。

    滅魂印的布置,極為困難,想要在別人腦海中留下自己的靈魂印記,絕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哪怕是六階的武尊也沒有這個能力,至少也是七階武王以上的強者。

    至少,以現在秦塵的修為,還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那黑色靈魂虛影,并未回答秦塵,只是冷哼一聲,轟隆一聲,直接朝秦塵抓攝過來,強橫的精神氣息瘋狂席卷,竟是要反搜秦塵的記憶和靈魂。

    秦塵心中頓時大怒,這家伙還真是狂妄,如果是本人親自而來,自己說不定還不是對手,僅僅只是一道靈魂印記,也想搜索自己的記憶,未免太不將自己放在眼里了。

    “破!”

    秦塵低喝一聲,強大的靈魂力瞬間席卷而出,將對方的靈魂沖擊一下子轟的粉碎。

    “有兩下子,難怪敢對我血魔教的弟子下手,可惜還差了點,滅魂術!”

    強橫的精神氣息被沖破,那黑色人影并未驚訝,反而是從那精神氣息之中,飛掠出來一道靈魂之力,那靈魂之力,極為奇特,以一種詭異的角度侵蝕而來,瞬間沖破秦塵的靈魂防御,要通過這精神空間與秦塵的聯系,入侵他的腦海。

    什么?好詭異的手段,秦塵頓時大驚。

    他的靈魂力何等強大,即便精神力只有五階,但組成的精神空間,也極為可怕,可現在竟然有人能沖破他的靈魂防御,根據精神空間的坐標,對他的本體進行攻擊,這樣的手段,讓他如何不震驚。

    危機之中,秦塵再也顧不得其他,直接催動青蓮妖火,瞬間就將那黑色人影的靈魂之力焚為虛無,而秦塵精神力所形成的幻禁囚籠,也瞬間破碎開來。

    “噗嗤!”

    山林中,秦塵精神回歸本體,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主人,你沒事吧?”

    斗篷人緊張無比。

    “我沒事。”

    秦塵抹去嘴角的鮮血,搖搖頭,而后皺眉看著面前已經魂飛魄散,沒了氣息的血鷹長老,神色凝重萬分。

    “真沒想到,這血魔教竟然還有如此強者,竟能布下滅魂印,難怪當年西北幾大王朝,都不是這血魔教的對手,不過,血魔教分配這么強的一股力量,關注在這五國又是為何?”

    之前那靈魂力本體的修為,至少在七階武王以上,這等實力,足以碾壓五國,而對方卻在一名五階武宗的身上留下了滅魂印,這讓秦塵怎么也想不明白。

    畢竟想要施展出滅魂印,等于是分出自己一部分靈魂之力,任何強者都會慎之又慎。

    唯一的可能,是這五國之地,有他極為關注的東西。

    “而且之前那靈魂體施展的靈魂之術,十分詭異,我在武域的時候,也從未見過,這血魔教又是從哪里得來的?”

    秦塵前世在武域從未聽說過這血魔教,可見這血魔教雖然曾經縱橫西北,但在整個大陸層面上來看,卻并不是什么逆天的勢力,可就是這樣的一股勢力,竟能施展出秦塵從未聽說過的靈魂秘術,令他如何能不驚訝。

    此時,在距離此地無數距離的一處恐怖山脈地底。

    轟!

    一座地底宮殿深處,原本靜置在大殿中央的一門棺材突然打開,從中坐起了一名渾身縈繞黑霧的身影。

    “是誰,竟然破了本座的滅魂印?”

    這黑色人影,竟是一具黑色骷髏,全身沒有半點血肉,只有頭骨眼眶之中,兩團幽冷的火焰在燃燒,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舵主大人,發生什么事了?”

    聽聞動靜,大殿之外,一群身穿黑袍的強者惶恐的走了進來,連跪在地上,身形顫抖。

    這群人身上的氣息,極為恐怖,每一個都遠在率領魔厲他們前往五國的魔心長老之上,顯然都是武尊級別的高手,但在這黑色骷髏面前,卻瑟瑟發抖,如同奴仆見到了主人一般。

    “說,血鷹去了什么地方?”冰冷的聲音在大殿響起。

    “回舵主,血鷹和魔心去了五國之地,參加古南都大比去了。”又一名黑衣人顫抖道。

    “古南都?五國之地?”黑色骷髏喃喃,那聲音冰冷,讓在場每個人都靈魂戰栗,為之顫抖:“是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出手了么?為何血鷹在被人搜魂?”

    “搜魂?這不可能!”那黑衣人驚聲道:“根據魔心長老傳回來的消息,此次五國之行,十分順利,我分舵的教子魔厲奪得了大比第二,完美接受了古南都傳承,目前魔心長老正帶著魔厲教子他們回來,不對……”

    黑衣人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道:“根據魔心長老傳回來的消息,血鷹長老被他派去捉拿那古南都大比排名第一的少年秦塵去了,難道是那秦塵……”

    “秦塵?”黑色骷髏喃喃沉聲道。

    黑衣人立刻將古南都的情報,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沒想到,五國之中,竟然出了這么一個天才,在古南都得到的傳承,甚至超過了我血魔教的魔厲?剛才準備對血鷹搜魂的家伙,莫非就是他?”黑色骷髏眸中的火焰,愈發的森冷,不知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