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58章 給我跪下

武神主宰
     第558章給我跪下

    看到自己的少主皺眉,那跟隨著莫翔的幾名騎士立刻臉色一沉,其中一人騎著鐵甲血獸來到秦塵和斗篷人面前,一指手中的戰刀,冷喝道:“你們兩個,難道沒有看到我們少爺要進城么?還不給我滾開,站在這里,找死不成。”

    這騎士渾身怒氣騰騰,目中無人,鼻孔好像長在了天上一樣,明顯就是囂張慣了了的主。

    斗篷人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這家伙好大的膽子,敢用戰刀指向自己,忍不住冷哼一聲:“你哪只狗眼看到我攔住你和你們少爺?御獸山莊是強,但也不能這么肆無忌憚吧?”

    “你找死。”

    聞言,鐵甲血獸背上的騎士當即怒吼一聲,戰刀猛地就劈了下來,呼,凌厲的戰刀帶著呼嘯的勁風,瞬間就來到斗篷人頭頂,那強烈的勁氣,足以將一名五階初期的武宗都劈成兩半。

    斗篷人眼睛一瞇,好狠辣的手段,他什么人?雖然只是五階后期巔峰的武宗,但血蟲人魔的稱號,在整個大威王朝都赫赫有名,稱得上是響當當,什么時候竟然被一個小小的五階中期武宗,如此羞辱?

    “找死的應該是你吧。”

    淡漠的冷哼聲響起,在對方戰刀即將劈中他頭顱的瞬間,斗篷人猛地一腳踹出,踹在那鐵甲血獸的胸口之上,只聽砰的一聲,那鐵甲血獸發出一聲凄厲的吼叫,胸口頓時出現一個血洞,重重的倒飛出去,躺在地上,鮮血從血洞之中汩汩而出,眼看活不成了。

    “你竟然殺了我的血寵?!”那騎士在血獸被踹飛出去的同時,自己也坐立不穩,急忙一個翻身落地,而后就看到了血獸倒地的一幕,雙眼頓時一片血紅。

    御獸山莊的武者,每一個都會擁有自己的血寵,這些血寵對他們而言,甚至親如兄弟,頓時心中憤怒萬分。

    那輕薄青年也面色一變,怒道:“敢動我們御獸山莊的人,給我拿下他,本少主要讓他知道,得罪我御獸山莊將是什么后果。”

    呼啦一聲,其他騎士根本不用莫翔吩咐,一個個全都抽出戰刀,瞬間將斗篷人和秦塵包圍了起來,渾身散發出濃郁的殺氣。

    他們一向橫行慣了,還從來沒見到過,敢和他們御獸山莊動手的家伙。

    那濃郁的殺機,頓時引來周圍諸多武者的駭然,一個個竊竊私語。

    “這兩個家伙是誰啊?”

    “找死嗎,竟敢對御獸山莊的人動手。”

    “不要命了吧。”

    “快,快讓開。”

    所有黒沼城門口的武者,全都驚慌失措的讓了開來,而后驚恐的看著秦塵和斗篷人。

    在汴州,御獸山莊是最頂級的勢力之一,可以說是汴州的天,這兩個家伙竟然敢對御獸山莊的人動手,眾人已經全都能預料到他們兩個的結果了,不管他們是誰,有什么背景,都只有死路一條。

    御獸山莊的莫翔顯然也是同樣的想法,指著斗篷人和秦塵道:“將他們兩個給我拿下,別著急著殺他們,我要慢慢的折磨他們,好讓他們知道得罪我御獸山莊的下場。”

    “是,少主!”

    話音落下,這一群黑衣人頓時朝著斗篷人和秦塵猛地撲了上來。

    “找死!”

    見狀,斗篷人冷笑一聲,身形一晃,瞬間沖入人群之中。

    砰砰砰。

    只聽得幾道沉悶的轟鳴之聲響起,幾名氣勢洶洶的騎士,瞬間慘叫著被震飛出去,一個個從鐵甲血獸背上摔落下來,痛哼不已。

    什么?這一幕,頓時驚呆了在場所有人,這斗篷人到底是什么人,也太強了,這些御獸山莊的騎士,各個都是五階武宗級別的強者,竟然被這斗篷人幾下擊敗,就和殺雞一樣,太可怕了。

    就連黒沼城的幾名城衛,也是面色駭然。

    至于幾個御獸山莊的幾名騎士,更是大驚,躺在地上,驚恐看著斗篷人和秦塵,自從斗篷人出手的瞬間,他們就知道自己踢到鐵板了,一個個內心驚怒萬分。

    “大膽,敢傷我御獸山莊的人,你們兩個到底是什么人?”

    如此情況下,莫翔非但沒有驚慌,反而是神色大怒,控制胯下的嗜血妖狼猛地撲向秦塵。

    呼!

    猙獰的妖狼背上,莫翔死死盯著秦塵,他很清楚,幾名守護自己的騎士都敗了,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斗篷人的對手,為今之計,就是先擒拿住和那斗篷人一起的少年。

    只要擒拿住了那少年,那斗篷人自然就投鼠忌器,到時候通知黒沼城中的擎叔過來,這兩人就算插翅也難逃。

    眾目睽睽之下,嗜血妖狼的利爪,瞬間朝著秦塵揮舞了下來。

    “不好,那少年要倒霉了。”

    眾人見狀,一個個紛紛露出驚容。

    嗜血妖狼雖然只是四階玄級的血獸,但是卻以速度著稱,攻擊速度,比起普通的五階武宗還要快上許多,如今率先出手之下,就算那斗篷人想要出手攔截,都來不及。

    令眾人疑惑的是,眼看嗜血妖狼就要撲中那少年,那斗篷人臉上,竟然沒有露出絲毫的慌亂,反而嘴角勾勒起一絲淡淡的冷笑。

    “哼,就算實力強又能如何,這小子落在我手上,不管你是誰,都難逃我御獸山莊的懲罰。”

    看到眼前毫無反應,似乎腦袋一片空白的秦塵,莫翔嘴角勾勒出猙獰的冷笑。

    “孽畜,還不給我跪下。”

    突然,一道低沉的冷喝之上響起,眾人就看到那少年,在嗜血妖狼攻擊即將落下的一瞬間,竟然對著嗜血妖狼冷喝了一聲。

    眾人狂暈,一個個都快暈倒。

    這小子是白癡吧?那斗篷人明明實力這么強,怎么帶著的少年,居然是個白癡,這時候,竟然還在呵斥那嗜血妖狼,還想讓他跪下。

    大哥,這可是四階的玄級血獸啊,而且還是玄級血獸中最為可怕的嗜血狼妖,就算是五階初期的武宗,也要小心應付,你以為你呵斥一聲,就解決了?

    這個時候,妥妥的趕緊跑啊。

    一時間,眾人無語,都快瘋了。

    見過白癡的,還沒見過這么白癡的。

    這簡直就是作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