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62章 安北雙魔

武神主宰
     第562章安北雙魔

    黑奴看對方沖了過來,連忙冷哼一聲,站在秦塵面前,冷冷的看著那沖上來的瘦弱中年男子。

    瘦弱中年男子似乎也感受到了黑奴身上的殺機,但他非但沒有減緩速度,反而速度變得更快了。

    就在他即將沖到秦塵和黑奴面前的時候,他卻猛地停下了腳步,然后從身上拿出一枚儲物戒指,快速扔入了秦塵的手中,而后對著追殺他的兩名武宗冷哼道:“我知道你們想搶走我身上的東西,但是這東西我寧愿給別人,也不會被你們得到。”

    說完這話,他轉身就繞著秦塵和黑奴的身側,一下子掠過,而后朝著黑修會外面飛掠了過去,顯然是要離開這里。

    黑奴愣住了,對方這是什么意思?被人追殺,不想讓寶物給對方得到,反而是扔給了一旁的陌生人,這么好的事情塵少也能碰到?

    秦塵嘴角卻是勾勒起了一絲冷笑。

    這家伙好一招禍水東引之術,分明是想把那兩人的注意力,引到自己和黑奴的身上。

    這儲物戒指上明顯有禁制,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一瞬間就破開一名武宗的禁制,打探到儲物戒指里面的東西。

    但秦塵敢肯定,雖然不知道這個儲物戒指中有什么,但里面絕對不會有那兩名武宗想要的東西。

    不過,瘦弱武宗的計謀顯然已經成功了。

    兩名追殺那瘦弱武宗的武宗強者猶豫了一下之后,其中那名五階后期武宗立刻朝那瘦弱中年男子追逐了過去,而另外一名五階中期巔峰的武宗,則瞬間來到了秦塵和黑奴的面前。

    不等他開口說話,一股濃郁的殺機就已經從他身上爆發了開來,目光冷冷的盯著秦塵手中的儲物戒指,那凌冽的殺意一點掩飾都沒有。

    而這里的打斗,同樣也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目光,全都紛紛看了過來。

    這些人眼神中,居然一點意外和驚訝都沒有,顯然這樣的打斗,在這黑修會中應該是隨處可見,并不是稀奇的事情。

    而且秦塵還發現,周圍不少人目光看著自己手中的儲物戒指,都露出貪婪的神色,有幾個武者似乎還蠢蠢欲動,只是看了眼攔住他和黑奴的那名五階中期巔峰武宗,似乎因為忌憚對方,這才沒有沖上來。

    秦塵已經明白過來,進入這黑修會雖然需要繳納真石,但里面卻沒有一個嚴格的管理,而且不禁止打斗,或者說,在這里殺人都不會有人管,不然這么長時間,也不會沒有一個黑修會的管事出來了。

    “黑奴,我們還是抓緊時間打探消息吧。”

    秦塵懶得再繼續看下去,直接對著黑奴說道。

    “且慢,你們兩個不能走。”秦塵兩人還沒有邁步,那攔住兩人的五階中期巔峰的武宗便冷冷開口道。

    他看了眼秦塵面前的黑奴,又看了眼秦塵,這才道:“把你手中的儲物戒指交出來,然后留下五十枚下品真石,你們兩個便可以走了。”

    此人語氣冰冷,就好像在命令一般。

    秦塵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才回過神來,冷笑道,“憑什么?”

    這五階中期巔峰武宗還真是狂妄,想要那人給自己的儲物戒指,倒也不能說太過分,可竟然還想從自己這里拿走五十枚下品真石,不得不說有些過分了。

    黑奴身上更是直接釋放出一股寒意。

    那五階中期巔峰武宗皺了皺眉頭說道:“那儲物戒指,本就應該是我安北雙魔兩兄弟的,至于五十枚下品真石,則是你賠償我們兩兄弟損失的,如果不是你們兩個出現在這里,我又怎么會留下來,早就追蹤剛才那家伙去了。”

    秦塵冷笑,這是什么理由?就因為我們出現在這里,就要賠償他真石?那這兩人還浪費了自己的時間,自己是不是也能找他們要賠償?

    “滾!”秦塵直接就冷喝道。

    “你說什么?”那五階中期巔峰武宗目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他看了眼黑奴,冰冷道:“如果不是看在你長輩的份上,別說五十枚下品真石了,就算是你這個人,我也要留下,居然如此不識抬舉,現在漲價了,留下儲物戒指和一百枚下品真石,然后滾,否則……哼!”

    那武宗冷哼一聲,雖然沒有說下去,但冰冷的目光和濃郁的殺機,顯然已經將他的意思給傳遞了出來。

    秦塵氣急反笑,冰冷道:“我也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馬上滾,否則后果自負。”

    他當然知道這武宗的意思,他是看在黑奴的面子上,這才只是要了自己五十枚下品真石,似乎已經是極為仁慈的事了。

    那武宗聽到秦塵居然還敢讓他滾,頓時臉色冰冷,身上的寒氣幾乎要凝聚成冰,怒道:“你找死!”

    話音落下,轟,一股可怕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出來,抬起手,就要對秦塵出手。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身影一閃,正是那之前追蹤瘦弱武者的五階后期武宗,一下子來到這要出手的五階中期巔峰武宗身邊,皺眉道:“怎么回事?你在這搞什么鬼?這么久都沒跟上來?”

    見到這五階后期武宗,那五階中期巔峰武宗似乎忘了要對秦塵出手,急忙緊張道:“大哥,你得手了?”

    那五階后期武宗臉色冰冷,寒聲道:“那小子溜得極快,我沒來得及抓住,倒是你,一直待在這里干什么?如果你剛才也跟上來的話,我也不會追丟那小子了。”

    說到這里,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怒氣。

    “什么,讓他給跑了?”

    這五階中期巔峰的武宗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道:“大哥,這小子拿了儲物戒指不愿意交出來,所以我才耽擱了這么久。”

    “廢物,一點小事都做不到。”那五階后期武宗聽了之后更怒了,殺意一下子激發了出來:“那你和他廢話什么,不交出來,直接殺了就是。”

    說完話音還沒落下,一道黑色的刀光就從秦塵的頭頂劈了下來,濃郁的殺機將秦塵瞬間籠罩,竟然是想要將秦塵一下子劈成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