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64章 銀牌貴賓

武神主宰
     第564章銀牌貴賓

    而更讓他們心驚的是黑奴對待秦塵的態度,這樣一個高手,在秦塵這個少年面前,卻恭恭敬敬,分明是追隨秦塵的手下,那這少年又究竟是什么身份?

    大威王朝的皇子?還是王朝頂尖宗門和勢力的宗子?

    原本還貪婪看著秦塵手中儲物戒指的不少武者,全都收斂的目光,甚至低下頭,生怕引起秦塵的反感,腳步偷偷的往后撤。

    連安北雙魔都被一招擊殺,在場絕大多數人恐怕被對方所殺,也只是一招的事情。

    感受到周圍膽戰心驚的氣息,黑奴心中卻是暗自得意。

    跟著主人就是好啊!

    他敢肯定,如果不是秦塵把天魔幡送給了他,幫他祭煉了一番,并且告訴他操控的方法,就算是他以前擁有火煉蟲的時候,也不會像現在一樣,一招就能將一名五階后期武宗斬殺。

    更何況,催動著天魔幡還沒有絲毫的副作用。

    在秦塵接過黑奴遞過來的儲物戒指的時候,從這黑修會里面,不知什么地方走出來了兩名身穿同樣武袍的天級武者,兩人一人抬著一具尸體,迅速的退了出去,消失在了廣場上。

    原本躺著兩具尸體的廣場,再度恢復了干凈。

    “塵少,剛才那兩人是黑修會的清理人員。”

    看到秦塵面露疑惑,黑奴當即解釋道。

    秦塵皺了皺眉頭,沖突爆發的時候,這黑修會不聞不問,戰斗一結束,卻迅速的清理掉尸體,就算是秦塵見慣了弱肉強食,但像黑修會這樣如此的地方,還是讓他感到了陣陣不舒服。

    “我們去打探消息吧,打探完消息,就離開這里。”秦塵淡漠道。

    “是。”黑奴點了點頭。

    只是不等他帶著秦塵往前,就見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走了過來,此人身上的長袍,和之前黑修會的護衛的制式長袍的款式極為類似,除了袖子上鑲有金邊之外,其他基本沒什么區別,同時胸口也繡有黑修會的標志。

    但是他衣服的材質卻要比之前黑修會的武者要好太多了,同時身上的氣息也更加可怕,顯然也是一名五階后期的武宗。

    這老者來到秦塵和黑奴面前后,先是微微一笑,拱了拱手,這才笑道:“兩位朋友是第一次來我們黑修會么?老朽是黑修會的管事,先前見兩位身手不凡,特邀請兩位,來我黑修會的閣樓一坐,不知兩位意下如何。”

    這老者話一說出來,周圍不少武者臉上都露出了羨慕的目光,似乎都羨慕秦塵受到了這黑修會管事的邀請。

    秦塵聽到這黑修會管事的話,隱約有些明白黑修會的目的了,這黑修會不禁止武者之間動手,顯然是想從中發現厲害的家伙,然后進行拉攏。

    如此一來,這黑修會的勢力定然會像滾雪球一樣,不斷的滾起來。

    當然這里面有一個前提,就是這黑修會必須提供能夠讓這些高手們在意的東西,否則根本吸引不了人,想必這黑修會中,肯定會有什么吸引高手的寶物。

    “呵呵,好說,好說。”

    黑奴顯然知道秦塵對黑修會并不熟悉,當即笑著說道。

    “那兩位請了。”

    黑修會管事微微一笑,在他的帶領下,秦塵和黑奴很快就來到了廣場邊緣一座建筑里面。

    一走進去,秦塵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更加濃郁的天地真氣。

    “好濃郁的真氣,看來這里應該不僅僅只有一個聚氣陣,很有可能,下面還有一條真脈,就算不是完整的真脈,也很有可能是一條殘脈,否則不可能有如此濃郁的真氣。”

    同時秦塵發現,進入建筑之后,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個遼闊的大廳,在這大廳中,居然有著許多的柜臺,柜臺之中,擺放著許多驚人的靈藥。

    秦塵的眼睛一下子直了,這里擺放的靈藥,品階都不低,其中甚至有不少五階的靈藥,極為珍貴。

    之前在外面廣場之上,也有不少武者在擺攤,秦塵也看到了不少還算不錯的東西,但是和這大廳中的東西一比,卻差了許多,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

    “呵呵,兩位應該是第一次來到黒沼城吧?”

    看到秦塵的表情,黑修會管事笑著說道。

    一邊說著,一邊將兩人帶到了一個房間之中。

    “老夫就開門見山了,不知兩位,有沒有興趣成為我黑修會的貴賓呢?”

    老者看著秦塵和黑奴,“成為我黑修會的貴賓,有很多好處,最簡單的一個,就是出入我黑修會不需要繳納真石,當然,對于兩位而言,這肯定不算什么,但除此之外,兩位今后若是有什么東西需要寄賣,也可以放在我黑修會的交易大廳,我們黑修會保證,只會收取最低的傭金,除了這兩點外,還有其他的好處……”

    老者在那里解釋著,說著說著,黑奴卻笑了起來,而后從身上拿出一塊銀色的令牌,直接扔到桌上,道:“成為貴賓就不用了,其實本座本就是你們黑修會的銀牌貴賓。”

    老者的表情一下子愣住了,變得十分的古怪,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旋即才笑著道:“原來閣下是我黑修會的銀牌貴賓,老夫真是有眼不識真山了,不過為何老夫在這里,從未見過閣下?”

    老者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他在這里擔任管事,也有兩年了,還從未見過黑奴,所以才以為黑奴是最近得到消息,才來到黒沼城的高手,想要進行拉攏。

    “我是數年前成為的銀牌貴賓,這些年都沒來過,你沒見過,也是正常。”

    黑奴數年前的時候,在這黒沼城待了一段時間,但是自從得到青蓮妖火和黑色葫蘆之后,他便離開了黒沼城,并用短短的幾年時間,在外面闖下了一個血蟲人魔的綽號。

    這還是他成為血蟲人魔之后,第一次回來黒沼城,因此對方不認識也很正常。

    “我們此次前來,是得到了黑死沼澤的有異動的消息,作為銀牌貴賓,打探一下消息,應該沒什么問題吧?”黑奴淡淡道。

    “自然沒問題。”

    老者當即笑了起來:“原來閣下是想打探黑死沼澤的消息,這里有兩枚信息玉簡,兩位只需神識探察一下,就明白原因了。”

    老者當即遞上來兩枚玉簡,顯然每天來黑修會打探消息的人太多,都被制作成了玉簡,直接可以進行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