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66章 傳送通道

武神主宰
     第566章傳送通道

    這就有點恐怖了。

    黑修會是黒沼城最頂尖的勢力,同時在整個汴州,也是赫赫有名,屬于黑死沼澤邊緣最恐怖的勢力之一。

    可以說,成為了金牌貴賓,有了黑修會的庇護,基本上除了彼此之間有什么滔天仇恨之外,在這黑死沼澤中根本沒人敢動你。

    這已經算是一種極為恐怖的福利了,畢竟在黑死沼澤中,人人為了搜尋靈藥,經常會發生沖突和殺戮,成為了黑修會的金牌貴賓,基本就得到了一道免死金牌。

    可以說,在黑修會中,銀牌貴賓只是相當于一個會員,而金牌貴賓,才是真正的黑修會之人。

    一般而言,只有御獸山莊這種擁有武尊高手的頂尖勢力,才能享受到金牌貴賓的高手。

    當然同樣的,成為金牌貴賓既然能享受到這些福利,同樣也要有所付出,就是一旦黑修會出現什么危險,必須進行守護,同時在黑死沼澤中得到的靈藥,一旦想要出售,必須優先供應給黑修會。

    而如今那老者既然邀請自己和塵少成為金牌貴賓,顯然是將他們看在了武尊高手的同一級別。

    即便是黑奴,也忍不住激動,如果只是他一個人的話,說不定就答應了,可他現在聽秦塵的,自然不能做主。

    只是覺得塵少有些傻,既然是想要進入黑死沼澤尋找苦韻芝,那么加入黑修會,絕對只有好處,沒有什么壞處。

    當然這話,他是根本不敢說的。

    “想必兩位如此焦急,應該也是想盡早的去那地下遺跡尋找寶物吧,如今黒沼城能夠開通黑死沼澤傳送通道的勢力,只有寥寥幾家,兩位只要成為我黑修會的金牌貴賓,傳送通道也是免費使用的,兩位難道真的不想加入我黑修會?”

    那老者本來以為秦塵和黑奴肯定會毫不猶豫答應,誰知道竟然直接拒絕,愣了一下之后,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半天之后,看到秦塵正準備要走,這才又焦急開口。

    “傳送通道,什么傳送通道?”

    秦塵皺了下眉頭。

    一旁的黑奴也愣了下,感受到秦塵的目光之后,臉上也露出納悶之色。

    這黑修會的管事立刻就明白兩人從來沒聽說過傳送通道,頓時松了一口氣,笑道:“難怪兩位會拒絕成為我們黑修會的金牌貴賓,原來不知道傳送通道的事情,看來閣下至少有兩年以上沒回到黒沼城了吧。”

    那管事繼續笑著道:“其實黑死沼澤在數年前,是沒有傳送通道的,后來外圍的靈藥被搜尋的越來越少之后,但是危機卻并沒有因此而減少,所以數年前,我黒沼城的幾大勢力決定建立一個傳送通道,目的就是省去從黑死沼澤邊緣進入黑死沼澤內部的時間,也減少武者遇到的危險。”

    “兩年前,我們黒沼城的幾大勢力聯合王朝天陣門,一共建立了四條傳送通道,分別由黒沼城的四個勢力掌管,我黑修會就掌管了一條進入黑死沼澤的傳送通道。想要進入黑死沼澤探險,就必須從這四道通道中進去。而這些通道都是要收費的,并且設定有條件,閣下如果要去地下遺跡,最好成為我黑修會的金牌貴賓,不但使用通道不收費,同時傳送點距離那地下遺跡的位置,也是最近的一個。”

    秦塵明白了過來,所謂的傳送通道就相當于一個交通要塞,幫人傳送到黑死沼澤的內部。

    “那難道除了這四條傳送通道,就不能直接進入黑死沼澤了?”秦塵又道。

    “這倒不會。”老者笑了笑,而后意味深長的看著秦塵道:“但是現在黒沼城幾乎所有的武者進入黑死沼澤,都會通過傳送通道,不僅僅是因為傳送通道能夠節省數天的時間,其次,通道建立之后,黑死沼澤外圍的血獸沒人斬殺,變得越來越危險了,一開始,還有很多武者不通過通道進入,但是其中很多人都被黑死沼澤外圍的血獸給殺死在里面,久而久之,幾乎所有人都會從通道進入,這樣更安全。”

    “再者說了,兩位的目的既然是黑死沼澤內部的地下遺跡,如果不通過傳送通道,光前往遺跡所在就至少要耗費掉數天時間,那個時候,恐怕遺跡里什么寶物都沒有了,兩位覺得呢?”

    老者眼神深邃,意味深長。

    聞言,秦塵頓時有些恍然,也深深的看了老者一眼。

    對方說黑死沼澤外圍的血獸沒人斬殺,導致外圍越來越危險,秦塵是肯定不相信的。

    按照一般的道理,一個險地,肯定是外面最安全,到了里面最危險,就算是外圍的血獸沒人斬殺,導致數量多了些,但也不至于在短短的兩年時間內,就危險到這等地步。

    聯想到這通道要進行收費,秦塵敢肯定,通道剛開啟的時候,那些沒有經過傳送通道,直接進入黑死沼澤而死去的武者中,恐怕有很多根本不是被血獸殺死的,而是被這擁有通道的四大勢力給斬殺的。

    畢竟這可是一個無本買賣,就算是一個通道收取十塊下品真石,這些年來,也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為了這個利益,這黒沼城的諸多勢力就算是做出什么再過分的事情來,也不會有什么稀奇。

    想到這里,秦塵對這黑修會就更加沒有興趣了,甚至有了一絲厭惡,擺手道:“多謝閣下好意,這金牌貴賓的好處,在下承受不起,還是下次再說吧。”

    說完,秦塵轉身便要離開。

    老者臉色一變,聲音突然變冷道:“閣下真打算拒絕我黑修會的邀請?”

    他沒想到說到這地步了,秦塵竟然還是拒絕,他成為黑修會管事也有數年時間,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會拒絕他們黑修會的邀請,而是還是金牌貴賓的要求。

    秦塵皺了皺眉頭看了看那老者道:“莫非一定要答應,不答應就不行?”

    黑奴身上的冷意一下子就散發了出來。

    老者感受到房間中冰冷的氣氛之后,連忙恢復了笑容,搖頭道:“這倒不是,我們黑修會的邀請都是自愿的,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