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69章 狠辣的人

武神主宰
     第569章狠辣的人

    “沈鵬,這位小兄弟沒說接受了你的邀請,你這樣,可是違反了黒沼廣場的規矩!”尹鋒見長臉中年男子渾身殺氣,似乎就要動手,頓時面色一變道。

    “哈哈哈,違反規矩?此人剛才明明已經都跟我走了,如果不是你們兩個插手進來,恐怕已經從我這里的通道進入了,今天老子把話放在這里,這小子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從我谷風商會的通道走,否則,就等死吧!”

    “至于你們兩個,馬上滾,否則連你們兩個一塊殺。”

    說完這話,長臉中年男子根本不管秦塵樂不樂意,直接朝秦塵的左手就抓了過來。

    “唰!”

    突兀地

    劍光一閃,鮮血飛濺,那長臉中年男子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抓向秦塵的右手,突然間齊腕而斷,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噴濺了出來。

    “啊!”

    長臉中年男子發出一聲痛吼,死死的握著自己斷掉的右手,憤怒的盯著秦塵,怒吼道:“小子,你竟敢砍掉老子的右手,你死定了知道嗎,你今天死定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發出一道訊息,眼眸憤怒的盯著秦塵,恨不得將秦塵生吞活剝了一般。

    尹家兄妹也都看呆了,完全沒料到面前這個看起來不大的少年,竟然直接就動手,而且直接將沈鵬的右手給斬斷,也太狠辣了。

    更讓他們吃驚的還是秦塵的實力,這少年看起來年紀不大,身上的氣息似乎也只是玄級境界,竟然一劍,就斬斷了修為已經達到了五階初期的沈鵬的右手,甚至快到沈鵬來不及反應。

    他們有種感覺,如果換做他們上去,恐怕也未必能躲過這一劍。

    “小兄弟,你快走,這沈鵬雖然不是谷風商會的人,但也是這黒沼城的一霸之一,背后有一個小隊,你斬斷了他的右手,肯定沒好果子吃,快,趕緊離開這里,離開黒沼城,以后都不要回來了。”

    看到長臉中年男子發出訊息,尹家兄妹急忙驚恐的對著秦塵說道,眼神中滿是緊張和焦急。

    “想走,你們走得掉么?敢傷我沈鵬,你們死定了,知道嗎,死定了。”沈鵬死死的盯著秦塵,憤怒的說道。

    秦塵沒有理會長臉中年男子,反而是看向尹家兩兄妹,道:“兩位,在這里殺人會怎么樣?”

    尹家兄弟徹底愣住了。

    這少年什么意思?傷了沈鵬非但不走,還問殺人怎么樣?難道是想以一人之人對抗沈鵬一伙人么?

    想到這里,兩人徹底的呆住了,這少年也太瘋狂了,以為只有沈鵬一個人,就可以動手了么?這是根本不知道沈鵬背后小隊的可怕啊。

    不對,難道是說,這少年想的是,沈鵬他們不敢在黒沼廣場上殺他?

    很快,兩人又想到一個可能,頓時嘆了一口氣。

    這少年想的太天真了。

    臉上充滿了憂色,急道:“你還是別考慮在這里殺人會怎么樣了,黒沼廣場的確有無辜不得殺人的條款,但是,很多人根本不會理會這里的條款,更何況剛才還是先動的手,而且,沈鵬他們能在這里拉客,他們小隊也不是易與之輩。”

    說完,尹鋒看了眼長臉中年男子,沉聲道:“這沈鵬所在的小隊,有一個五階后期巔峰的高手,一般人根本不敢去得罪,你還是快點走吧,我們兩個也要趕緊走了,否則一定會惹禍上身。”

    說完急忙就要離開。

    嗖嗖!

    就在這時,兩道流光已經飛掠了過來,瞬間就落在了秦塵和尹家兄妹的面前,同時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回蕩在三人耳畔:“想走,往哪里走?”

    只見來的是兩個五階中期的武者,身形修長,但是面容削瘦,加上常年在黑死沼澤中討生活,導致臉色暗沉,顯然是吸收的瘴氣過多,身上的氣息也顯得格外的陰冷。

    看到這兩人,尹家兄妹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眼眸中閃過一絲擔憂。

    這兩人掃了一眼秦塵三人,而后又看了眼斷掉一只手腕的沈鵬,其中一人陰冷道:“沈鵬,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鵬看到這兩人過來,臉上的陰冷之色更重,立即囂張的指著秦塵,憤怒寒聲道:“是這小子,剛才答應了從我們的傳送通道進入黑死沼澤,沒想到又反悔,我只是阻攔了一下,被他偷襲砍掉了一只手腕。”

    “是這小子動的手?”兩人愕然的看了眼沈鵬,又看了眼尹家兄妹,他們一開始還以為沈鵬的手腕是被尹家兄妹砍斷的。

    不過對兩人來說,是誰砍得根本不重要。

    “哼,廢物,連一個小子都不是對手。”其中一人冷哼一聲,攔在尹家兄妹身前,冷冷道:“雖然不是你們兩個動的手,但我估計這件事和你們兩個脫不了干系。”

    說著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殺機。

    另一人更加直接,五階中期的武宗氣息,如同汪洋一般席卷而出,瞬間鎮壓在秦塵身上,而后對沈鵬道:“這小子估計又是一個想在黑死沼澤碰運氣的人,竟然敢動我們幾個的兄弟,既然如此,干脆就別進去了,殺死在這里算了,你去殺了他!”

    “是!”沈鵬獰笑一聲,他右手的鮮血已經被止住了,左手瞬間抽出腰間戰刀,一道就朝秦塵頭頂砍了下來,那架勢,顯然是要將秦塵一刀劈成兩半,從頭頂一直分到腳下。

    秦塵心中冷笑,顯然知道這兩個武宗是想鎮壓住自己,然后讓沈鵬殺了他。

    區區五階中期的修為,也想憑氣息壓制他?秦塵甚至感到可笑,至于沈鵬五階初期的修為,更是不被秦塵看在眼里,直接一劍刺了出去。

    沈鵬眼中綻放出嗜血的光芒,他在黒沼廣場囂張這么久,什么時候吃過這么大一個虧,而且是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剛才被斬去手腕,他只認為是自己沒有注意,被秦塵偷襲,吃了暗虧。

    所以這一刀,他將自己所有的修為全都爆發了出來,戰刀之上,有驚人的刀氣縱橫,宛若汪洋。

    他要讓所有人都看到,得罪他沈鵬的下場是什么,那就是被刀光劈成兩半,然后被刀氣攪成碎片,連尸體都不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