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70章 嗜血魔人

武神主宰
     第570章嗜血魔人

    只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秦塵。

    黑色刀光還沒劈中秦塵,沈鵬眼前就浮現出一股恐怖的劍氣,那劍氣一開始極為細微,可是剎那之間,就像是無邊的汪洋一樣延綿起來,瞬間就充斥了他的整個眼簾。

    同時他手中的戰刀竟有種難以斬落的晦澀感。

    “好可怕的劍意,不好!”

    沈鵬心中頓時就大驚,他在黒沼城囂張這么多年,也不是沒有見識的人,立刻就明白過來,對方雖然只是四階的玄級武者,但實力卻是比自己強太多了,特別是在劍法的領悟上,完全超越了自己對刀法的領悟。

    “快救我。”

    他驚恐的大吼一聲,急忙想要催動體內的血脈之力,同時收刀后撤,試圖擋住秦塵的一這劍。

    但是,這種時候他又如何來得及,劈出去的戰刀甚至連一半都沒收回,秦塵的利劍,已然刺入了他的頭顱。

    “砰!”

    一聲悶響,沈鵬的頭顱被一股凌厲的劍意瞬間貫穿,下一刻,鮮血噴濺,沈鵬瞪大了驚怒雙眼的頭顱,頃刻間四分五裂,化為血霧,緊接著失去了腦袋的身軀,重重的摔倒在地,成為了一具無頭之尸。

    “當啷!”

    片刻之后,沈鵬手中的戰刀才落了下來,插入廣場之中,似乎在發出悲鳴之聲。

    周圍被吸引過來的武者全都倒吸一口冷氣,好霸道的一劍,好狠辣的手段。

    那之前攔住尹家兄妹和鎮壓住秦塵的兩名五階中期武宗也是臉色大變,特別是那鎮壓住秦塵的那人,臉色更是極為難看,甚至完全沒想到秦塵能在自己的鎮壓下,把沈鵬一劍斬殺。

    這是什么實力?

    只是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震撼的心情了,全都憤怒的看著秦塵,震驚道:“你竟敢殺死沈鵬?”

    秦塵冷聲說道:“滾,再廢話一句,本少連你們兩個一起殺!”

    秦塵此時早就明白,在黒沼城這種混亂的地方,根本就沒有什么收斂可言,只有比別人更狠、更強,別人才不會惹你。

    “嘶!”

    秦塵的話,頓時惹來周圍諸多倒吸冷氣之聲。

    一個個全都震驚萬分,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也太囂張了,沈鵬他們在黑沼廣場,已經算是囂張霸道了,但是此人顯然比沈鵬他們還要霸道,還要囂張。

    那兩名五階中期武宗聽到這話,身上的氣勢頓時瘋狂攀升了起來,渾身爆發出無盡的怒意,寒聲道:“好小子,你以為你殺了沈鵬,就能在我黑沼廣場撒野了么?”

    他們目光閃爍,嘴上憤怒的開口,卻并沒有動手。

    能夠活到現在,他們兩個都不是白癡,或許一開始的時候,根本沒將秦塵放在眼里,但是看到秦塵一劍就殺死了沈鵬,卻不得不警惕起來。

    這段時間,因為黑死沼澤的神秘爆發,導致黒沼城來了許多恐怖勢力的高手,這少年如此年輕,便修為這般可怕,很難說會不會是大威王朝某個頂尖勢力的弟子,貿然出手,甚至會給他們待來災禍。

    于是怒聲道:“小子,有種,就把你的來歷說出來,我倒要看看,你這小子,究竟有什么底氣,敢在黑沼廣場撒野,不把我們黒沼城的武者放在眼里,肆意屠戮我們黒沼城的武者。”

    這兩人倒也不是白癡,一上來,就把帽子扣在了秦塵頭上,反而他們像是變成了受害人。

    秦塵如何聽不出他們兩人口話中的意思,冷笑道:“哼,本少在黒沼廣場撒野,倒未必有這個能耐,但是在你們幾個家伙面前撒野,還是沒什么問題的,最后再說一遍,給我滾,不然你們兩個就陪這家伙一起死吧!”

    “哈哈哈,閣下好大的口氣,敢對我鳩某人的手下這么說話,我鳩某人就是欣賞你這等心氣高傲的天才。”

    一個嘶啞的大笑之聲,突然在黑沼廣場上響了起來,旋即一個身穿褐灰色長袍,臉色如同鷹鳩一般的中年男子,瞬間來到了廣場之上。

    這家伙身形不高不矮,容貌也極為普通,顯得很不起眼,但是渾身的殺氣,卻是濃郁的像是化不開一樣,一過來,便有一種滲人的殺氣,瘋狂凝聚,讓人感到極為的不舒服。

    “是嗜血魔人鳩魔心!”

    此人一過來,周圍所有武者都臉色大變,紛紛后退,廣場上更是鴉雀無聲,寂靜無比。

    而尹家兄妹的臉色甚至已經變成了白紙一般,顯然對此人極為的忌憚。

    秦塵雖然不認識這武者,但是看到這武者一身修為已經達到了五階后期巔峰,瞬間就知道此人應該就是尹家兄妹之前所說的沈鵬這個小隊中的高手了。

    “隊長!”

    那兩名五階中期的武宗看到此人前來,急忙上前躬身行禮,態度無比的恭敬,甚至帶著一絲畏懼。

    鳩魔心看都沒看兩人一眼,直接一擺手,只是將目光落在秦塵和尹家兄妹身上,陰惻惻的道:“尹家兄妹,是你們破壞老夫的好事?難道是覺得上次老夫虧待了你們?如果有什么事,盡管和老夫說,在這里破壞老夫的生意,算是怎么回事?”

    這鳩魔心雖然剛來,但卻對場上的情況極為了解,顯然是了解了之后才來的。

    尹家兄妹臉色微變,眼神中充滿了擔憂,卻是一句話都沒說。

    “這筆賬老夫回頭再和你們算。”鳩魔心冷哼一聲,旋即轉頭看向秦塵,那陰惻惻的臉上,居然擠出了一絲微笑,道:“這位小兄弟應該是第一次來黒沼城吧,好身手,居然能將沈鵬給一劍斬殺,我鳩某人在黒沼城,已經很久沒看到像閣下一樣的天才了,如果小兄弟不嫌棄,就去老夫的地方坐一坐,老夫愿意掃榻相迎。”

    鳩魔心笑瞇瞇的說道,只是這絲笑容讓別人看到,心中卻忍不住升起一股寒意。

    鳩魔心綽號嗜血魔人,手段有多狠辣,整個黒沼城的人幾乎沒人不知道,這少年剛才殺死了他的手下沈鵬,他居然還邀請別人去他的地方坐一坐,不管是什么原因,沒人相信鳩魔心是安了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