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83章 聲東擊西

武神主宰
     這道印記,十分隱蔽,而且手法極為古怪,以至于他的精神力竟然始終都沒有發現。

    事實上,之前秦塵催動青蓮妖火覆蓋全身的時候,已經隱隱的察覺到了一些古怪,但是當時的他,注意力集中在那暗紅色的陰魂獸身上,導致他沒有在意。

    再加上,這印記還是留在了他的袖子之上,而并非身上。

    “好狡猾的家伙。”

    如果對方將印記留在他身上,以秦塵的小心,恐怕早就發現了,但是留在了他的袖子之上,秦塵也不會無緣無故用青蓮妖火焚燒自己的身體,反而是要保護住衣服,以至于第一時間沒能發現。

    “塵少,怎么了?”這時黑奴也看了過來,沉聲道:“難道對方在我們身上留下了印記?”

    他不是白癡,從之前劉澤他們的對話,以及秦塵的表現來看,也明白了自己身上應該是被下了追蹤印記,否則對方是不可能這么快就找來的。

    秦塵點點頭。

    而且此時他也已經想明白了,對方下印記的機會,就應該是當初在黑沼廣場上給丹藥的時候。

    難怪這劉澤會主動說要賠償他們丹藥,而且那丹藥不但放在了藥里面,還專門用一個玉盒包裝了起來。

    看樣子,手腳應該就在那玉盒之上。

    “這卑鄙的家伙,本座早晚要讓知道什么叫后悔。”黑奴目露寒芒說道。

    而后對著秦塵道:“塵少,既然你發現了印記,就把這印記毀掉,我身上應該也有,如此一來,我看這兩個家伙還怎么去追蹤我們。”

    “不行。”

    誰知道秦塵居然搖了搖頭。

    他面色凝重,寒聲道:“現在還不能將印記扔掉,而且現在最關鍵的,還是劉澤和鳩魔心居然知道了我們要去的方向。”

    秦塵語氣沉重。

    這才是他最為擔心的地方,以劉澤的修為,一旦路過黑奴所說的那個地下遺跡,未必會發現不了端倪。

    如果是這樣,那情況就危險了。

    想到這里,他急忙轉頭看向黑奴,沉聲道:“黑奴,我有個任務交給你,不過會有一些危險。”

    “塵少你說,黑奴定然完成任務。”黑奴倒是十分果決。

    經歷這么多,他也明白了,依靠自己,想要突破六階武尊,太困難了,但是跟著秦塵,卻很有可能會很簡單。

    “好。”

    秦塵沒有再說什么,他小心翼翼的打出一道道禁制,將自己袖子上的追蹤印記給剝離了下來,拿出一個玉盒,放了進去。

    接下來,他也將黑奴身上的追蹤印記找了出來,同樣用禁制剝離了出來,放入了玉盒之中。

    “這里便是那劉澤之前布下的兩個追蹤印記,我需要你帶著這個玉盒,快速的離開這里,往被的方向走,越遠越好。”秦塵把玉盒交給黑奴,沉聲道。

    “你是想讓我把劉澤他們引走?”

    黑奴立即就知道了秦塵的目的,疑惑道:“可若是我走了,你怎么找到那個地下遺跡?”

    “你不是給了我一張地圖么,而且,具體位置,你也標示在了上面,雖然哪里有一個極為強大的隱匿陣法,但有了這些信息,本少想要找到那個地方,還是很容易的,更何況我身上還有尋靈蟲,尋靈蟲對天才異寶極為敏感,只要到了地方,不至于會發現了不了禁地的位置。”

    黑奴臣服了秦塵之后,尋靈蟲自然也就到了秦塵手中。

    “我懂了。”黑奴沉思了一下之后,立刻就明白了這個方法的確是行得通的。

    唯一的問題就是,他能不能躲過劉澤他們的追蹤。

    “你不需要帶著這玉盒一直跑,只需要引走他們足夠的距離后,將這玉盒放到這黑死沼澤的某些血獸身上,而你就可以脫身了。”秦塵道。

    黑奴目光瞬間就亮了起來:“我明白了。”

    就好像之前的泥龍,他只要將這玉盒扔入泥龍的口中,到時候劉澤他們自然就只能追蹤泥龍的去向,而他就可以順利脫身。

    商議下了計劃,秦塵把一道青蓮妖火之力打入黑奴體內。

    “這黑死沼澤中,最危險的還是那陰魂獸,你有天魔幡,又有我打入你體內的這道青蓮妖火之力,就算是遇到陰魂獸,也不會有什么危險,一旦甩開劉澤他們,你可以你找個地方隱蔽起來,我得到苦韻芝之后,會第一時間過來找你。”

    “嘿嘿,塵少,你就放心好了,這里距離我發現的地下遺跡的位置很近,老黑我幾年前在這里,闖蕩過很久了,對這里的地形很熟悉,那劉澤想要抓住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既然如此,塵少,那我就先走了。”

    黑奴把話說完,立刻就出了隱匿陣法,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快速飛掠了過去,身形很快就消失不見。

    此時在數百里外。

    “嗯?”

    正在一路向東南的劉澤猛地停下了腳步。

    “劉會長,怎么了?”鳩魔心也愕然的停了下來。

    劉澤皺著眉頭,看著手中的圓盤,疑惑道:“那兩個家伙身上的追蹤印記,又能感應了。”

    “這……”鳩魔心愣住了:“那我們怎么辦?”

    劉澤思忖了片刻,沉聲道:“這追蹤印記的位置,就在之前附近,應該是他們兩個進入了某個古怪的地方,或者什么原因,導致儀器探測不到追蹤印記的信號,后來離開那個地方之后,信號便又出現了。”

    “不過古怪的是,這一次他們沒往東南方向過來,反而是朝東北方向去了。”

    鳩魔心猜疑道:“莫非是他們發現了追蹤印記?”

    “絕無可能。”劉澤搖搖頭,自信道:“我這追蹤印記,哪怕是六階武尊,都未必能察覺出現,他們兩個五階武宗,又怎么可能發現,應該是意外。”

    說到這里,劉澤獰笑一聲:“走,我們馬上過去,之前讓他們躲過一劫,這一次,他們就沒那么好運了。”

    話音落下,劉澤和鳩魔心換個了方位,迅速的朝著移動中的追蹤印記的所在飛掠而去。

    秦塵在隱匿陣法中等了片刻之后,才收起隱匿陣法,朝著東方方向掠去。

    半個時辰之后,秦塵已經來到了黑奴在地圖上標記的位置附近。

    “就在這附近。”

    收起地圖,秦塵飛掠片刻,前方突然出現一個湖泊,說是湖泊,其實只是一個大一點的水澤而已。

    “就是這里了。”

    秦塵目光亮了起來,眨眼落在了湖泊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