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86章 被發現了

武神主宰
     倉促之下,秦塵根本無處可躲,一旦對方來到這片巨石附近,肯定能發現躲在巨石后的他。

    握緊神秘銹劍,秦塵目光一冷,如果對方真的發現了他,那么就沒有辦法,到時候只能一戰。

    只是對方有兩大五階后期巔峰武宗,還有兩名五階后期武宗,在沒有提前布置陣法的情況下,秦塵很清楚,憑自己想要擊敗四人,難度之大,甚至有些不可能。

    但是為了苦韻芝,哪怕拼著危險,他也絕不可能退讓。

    眼看那女子就要來到近前,即將發現秦塵。

    “快看,這里似乎有什么東西。”

    一道低喝聲傳來,立刻將那女子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秦塵立刻就知道,這四人應該已經發現了苦韻芝的陣法所在。

    果然,低喝聲響起之后,這四人全都來到了苦韻芝的地方。

    “嗯?這里似乎有一個陣法。”

    “里面肯定有什么寶物。”

    “哈哈哈,太好了。”

    四人全都神情激動,眼神火熱的盯著面前的陣法。

    “這里既然布置了陣法,里面肯定就有東西,不然誰會沒事在這里布置一個這么復雜的陣法,讓我先來試試。”那壯碩大漢葛鵬第一個上前,手中出現了一柄足有半人高的黑色狼牙棒,怒喝一聲后,朝那陣法所在一下子就劈了下去。

    “轟!”

    巨大的黑色狼牙棒重重的砸在陣法之上,只見道道璀璨的陣光瞬間亮了起來,倏地抵擋住壯碩大漢的全力一擊,同時一道道驚人的陣光,從那陣法中驀地噴吐出來,瘋狂劈在那壯碩大漢所站立的位置。

    轟轟轟!

    驚人的轟鳴聲響起,那壯碩大漢站立的所在,瞬間被無數的陣光給籠罩,絢爛一片。

    站在周圍的幾人,嚇了一跳,擔心的看向陣光籠罩的所在,驚呼道:“大哥,你怎么樣了?”

    那陣光襲擊的地方,轟的一聲炸開,壯碩大漢一臉狼狽的從中走了出來,身上衣袍不少地方被撕裂開來,灰頭灰臉,不少肌膚被陣光割裂開來,滲出了鮮血。

    “大哥,你沒事吧?”那瘦弱五階后期武宗和少婦急忙圍了上來。

    “我沒事,媽的,這竟然是一個殺陣,好在我早有準備,不然還真要危險。”

    壯碩大漢心有余悸的說道。

    “我們現在怎么辦?”那坑過秦塵的瘦弱武宗第一個冷靜下來,看著壯碩大漢說道。

    “能怎么辦?這里面肯定有寶物,必須得破開這陣法,才能知道里面有什么,讓我繼續試試。”

    那壯碩大漢,二話不說,再度來到陣法近前,這一次,他高高舉起狼牙棒,一股驚人的氣息從他體內散逸出來,竭盡全力的轟落下來。

    “轟!”

    這一次,爆發出來的陣光更為可怕,整個地下世界似乎都在這一擊下顫動起來,無盡的殺戮陣光,一下子將壯碩大漢層層圍住。

    “噗!”

    一口鮮血噴出,壯碩大漢蹬蹬倒退兩步,臉色蒼白,顯然再次受到了一些小傷。

    “大哥,你沒事吧?”瘦弱武宗和性感少婦再次圍了上來。

    “媽的,這到底是什么陣法,怎么這么變態?居然一點被破壞的痕跡都沒有?”壯碩大漢對自己身上的傷勢,一點都不關系,只是盯著面前的陣法。

    經過他兩輪攻擊之后,那陣法氣息居然沒有一點減弱,顯然并沒有被破壞到分毫。

    這讓那壯碩大漢郁悶萬分。

    如果破不開陣法,他們等于是入了寶山空手而歸,那感覺會讓人發瘋。

    “費陽,難道你只會傻看著,不知道想想辦法?破不開這陣法,你也什么都得不到。”壯碩大漢葛鵬暴怒之下,對著灰衣人冷冷喝道。

    “讓我來試一下。”

    那灰衣人一直在旁邊看了半天,此時當即跨步向前。

    他沒有像壯碩大漢那樣肆意出手,而是在陣法的幾個方位都試了一下,而后一臉陰沉的走了回來。

    “怎么樣?”葛鵬三人連看了過來,他們知道這費陽,雖然修為和他們差不多,但見識卻極廣,比他們要更甚一籌。

    只見費陽臉色陰沉道:“我剛才試了一下,這陣法的威力很強,足以滅殺五階的武宗,但對我們兩個來說,只要小心防范,倒也不至于有性命之憂,顯然,這里面的殺陣,是一個五階的陣法,但是應該沒有達到五階巔峰級別,否則以你的修為,剛才就不止是輕傷那么簡單了。”

    “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五階的殺陣,以我們四個的修為,不停出手,早晚會有破開這陣法的時候。但是我剛才又觀察了一下,發現我們的攻擊進入這殺陣中后,對殺陣本身的損耗極為細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計。而且每一次出手,看似攻擊在殺陣的同一個地方,實際上卻并非如此。”

    “由此可見,在這殺陣之上,應該還有一個別的陣法,并且等級不在那殺陣之下,否則不會出現這樣的后果,至于具體是什么陣法,我不是陣法師,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葛鵬皺眉道:“那依你看,我們四個要怎么才能破開這陣法?”

    費陽搖搖頭,沉聲道:“如果有一個陣法師在這里,我們或許還有破開這陣法的可能,但光憑我們四個,遇到這么一個雙生陣法,想要破開,幾乎不可能。”

    場上四人臉色全都鐵青起來。

    “那怎么辦?難道還要先出去找一個陣法師,再進來破解這陣法不成?”葛鵬臉色鐵青道,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地下遺跡,竟然不可得,內心自然憤怒至極。

    “這里除了這陣法,難道沒有其他寶物了?”

    葛鵬憤怒之下,猛地朝四周揮舞出了他的狼牙棒,無數的棒影帶著驚人的真力,瞬間轟在四周的巨石柱上,轟轟轟,大量巨石柱在這一擊下粉碎開來,化為灰燼。

    無數碎石四散飛濺,將整個地下遺跡弄的煙塵彌漫。

    其中大量的碎石飛濺的所在正是秦塵的方向。

    要被發現了!

    秦塵心中一嘆,他本來以為對方破不開陣法,會離開這里找陣法師,沒想到竟然四處破壞起來,這些碎石一旦落在他身上,不管他躲不躲避,都定然會被發現。

    果然,當密密麻麻的碎石落在秦塵身上之后,那葛鵬和灰衣人費陽都感到了不對勁,頭猛地一下轉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