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87章 我是陣法師

武神主宰
     “什么人?”

    一道厲喝響起,緊接著傳來的,便是如同汪洋一般的殺氣,瞬間沖向秦塵的所在。

    葛鵬和費陽兩大高手目光瞬間盯向秦塵的位置,手中武器驀地擎起,神色警惕萬分,殺機沸騰,顯然只要一有不對勁,就會果斷出手。

    “幾位,別動手,我只是無意才來到這里的。”

    秦塵急忙站了起來,怯生生的舉起手,裝作無害的道。

    是一個少年?

    葛鵬和費陽目光疑惑,這里怎么會躲著一個少年。

    疑惑的同時,卻全都松了一口氣,他們看出來了,秦塵的修為雖然不弱,但只是四階玄級武者,根本威脅不到他們。

    “是你?”

    而那瘦弱武宗則是驚呼出了聲。

    “方田,你認識他?”壯碩大漢葛鵬第一時間就看了過來。

    “是,大哥,我之前在黑修會的時候遇到過這小子,當時這小子身邊還有一個斗篷人,那斗篷人也是武宗高手,當時安北雙魔要我交出黑鈺草,我便把一枚儲物戒指扔給了這小子,轉移安北雙魔的注意力,這才從安北雙魔手中逃脫的,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沒死。”

    “哦?還有這回事?”葛鵬冷笑一聲,對秦塵冰冷道:“小子,你躲在這里干什么。”

    話音剛落,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葛鵬的神色頓時激動了起來,瞬間來到秦塵面前,一把把秦塵拎了起來,激動道:“剛才這石臺上的寶物是不是被你拿走了,馬上交出來。”

    此話一落,其他幾人紛紛醒悟,沒錯,秦塵既然躲在這里,肯定是比他們先到來,如此說來,很有可能這里的寶物已經被秦塵先拿走了,寶物就在秦塵身上。

    一時間,幾人的目光都變得火熱起來。

    “我……”秦塵惶恐道:“沒有,我沒有拿,我來到這里的時候,那石臺上就什么都沒有了,你們也看到了,那石臺周圍的靈氣早就已經散光了,如果是我剛才拿走的寶物,怎么可能這么快靈氣就散光了。”

    “至于我躲在這里,是我看到這里有兩個陣法,所以試著把這里兩個陣法破開,誰知道你們就來了,我真的什么都沒拿。”

    秦塵一臉惶恐,被葛鵬拎著,一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聞言,眾人一愣。

    他們在這黑死沼澤生存這么久,自然不是白癡,這石臺上雖然有凹槽,但四周一點靈氣都沒有,顯然就算有寶物,也被拿走很長時間了,絕不可能是最近才拿走的。

    如果秦塵幾天前還在黑修會的話,這石臺上的寶物,還真有可能不是他拿的。

    “哼,不管是不是你拿的,你在這鬼鬼祟祟,定然不安什么好心,說不定還在等你的長輩過來,先殺了你再說。”

    葛鵬目光一寒,就要將秦塵擊殺。

    秦塵心中一冷,他之所以假裝毫無還手之力,就是想麻痹對方。

    沒想到對方二話不說,就要殺了他,秦塵目光迅速掃了眼幾人的位置,心中極速盤算,對方若是動手的話,自己要怎么出手,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占據優勢。

    “葛鵬,住手!”

    就在這時,那灰衣人突然上前,攔住了葛鵬。

    “你想做什么?”葛鵬冷冷看向費陽。

    費陽沒有理會葛鵬,瞇著眼睛對秦塵道:“你剛才說什么,你能破解這里的陣法?”

    葛鵬一愣,旋即瞬間明白過來,費陽為什么不讓他動手了。

    秦塵急忙點頭道:“是,我是一個陣法師,而且是一個四階的陣法師。”

    聽到秦塵說他是四階的陣法師,眾人全都興奮起來。

    “那你能不能破開這里的陣法?”費陽指著前方的陣法說道。

    “我可以試試,但是這里面的兩個陣法都是五階的陣法,我一個人肯定是破不開的……”秦塵怯生生的道。

    “你放心,還有我們呢,只要你能破開這個陣法,我們就饒你一命,如何?”費陽對葛鵬使了個眼色。

    “哈哈,小兄弟,他說的沒錯,只要你能破開這個陣法,我們就饒你一命。”

    葛鵬將秦塵放了下來,笑瞇瞇的說道。

    “是,晚輩一定盡全力破陣,只要你們不殺晚輩。”秦塵急忙點頭道,像是一根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

    “對了,之前在黑修會和你在一起的那個斗篷人呢?”瘦弱武宗方田突然說了一句。

    秦塵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憤怒悲傷的神色,但很快被收斂了下來,低聲道:“那是我師父,之前在黑修會的時候,你給了我一個儲物戒指,安北雙魔的人以為東西在我身上,要殺我,我師父為了保護我,結果被安北雙魔殺了,我害怕之下,就急忙來到了黑死沼澤……”

    “那斗篷人原來是你師父?唉,可惜,都怪我,導致他被安北雙魔的人殺了,你不會怨恨我吧?”瘦弱武宗方田拍了拍秦塵的肩膀,嘆息說道。

    “不,不會,我師父的死和前輩無關,都是那安北雙魔,卑劣無恥,早晚有一天,我會殺了他們,親自為師父報仇。”秦塵咬著牙,目露仇恨的說道。

    說到這里,秦塵又怯生生的道:“可惜前輩的儲物戒指被安北雙魔拿走了,否則晚輩一定會還給前輩的。”

    “算了,東西丟了就丟了吧。”方田搖了搖頭說道,“你現在只要專心破陣就行了。”

    “是,前輩,晚輩一定盡我所能,破除這陣法。”

    眾目睽睽之下,秦塵立刻來到陣法面前,專心的推演起來。

    這五階中期的陣法,并且還是一個雙生陣法,說起來是相當不錯了,可是這種陣法想要難住秦塵,卻差的太遠。

    片刻的功夫,秦塵就已經窺探出了這個陣法的本質,并且對每個陣旗的位置,以及漏洞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但秦塵沒有貿然破陣,而是繼續朝里面查探,透過這兩個五階陣法,秦塵頓時發現,在這陣法后方,果然有一片沙石地,在這沙石地上,隱約長著一株巴掌大小的苦韻芝,那苦韻芝竟然已經變成了紫色。

    萬年苦韻芝!

    秦塵當即倒吸一口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