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89章 又來人了

武神主宰
     之前他們對這陣法攻擊,最大的問題就是攻擊到陣法之后,根本不會對陣法造成絲毫破壞。

    這種情況下,他們消耗真力,但陣法卻安然無恙。

    而現在,殺陣雖然依然存在,威力也沒變,但是他們的攻擊,卻結結實實落在了殺陣之上,不管這殺陣有多厲害,他們連續進攻之下,總有被破開的時候。

    想到這里,葛鵬幾人連紛紛出手。

    只聽得轟轟聲不斷,殺陣受到攻擊后不斷射出驚人的陣氣,攻向幾人,但殺陣本身,同樣在連續的攻擊下,開始逐漸晃動起來。

    十來次的進攻之后,肉眼可見,殺陣上的光芒明顯弱了一分。

    “哈哈哈,看來這辦法還真的有效。”葛鵬興奮的笑了起來,同時瞥了眼秦塵,眸光中閃過一絲冷厲,而后對瘦弱武宗方田使了個眼色,殺意流露。

    這個舉動雖然輕微,但秦塵卻看得清清楚楚。

    心中頓時冷笑,他知道這葛鵬是要卸磨殺驢了,可現在甚至連陣法都還沒破開,這家伙也太著急了點吧。

    心中冷笑,秦塵手上動作卻不停,在葛鵬他們進攻停頓的時候,繼續朝陣法中扔出兩桿陣旗,同時裝作很吃力的道:“幾位,千萬不要停手,我這陣旗只是四階的陣旗,想要影響這迷陣,必須源源不斷的扔入陣旗才可以,你們得以最快的速度將那殺陣破開,否則一旦我煉制陣旗的材料不夠,無法控制住迷陣,那就前功盡棄了。”

    原本已經停下攻擊,退出來準備對秦塵動手的方田一愣,連看了眼葛鵬。

    “你是說我們不及時破開殺陣,這迷陣會重新籠罩住殺陣?”葛鵬皺眉道。

    秦塵點頭道:“就是這個意思,而且我估計我堅持不了多久,最多一炷香的時間,你們得抓緊了。”

    “瑪德!”葛鵬罵了一句,對方田怒罵道:“你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過來破陣。”

    秦塵心中冷笑,他知道葛鵬已經暫時打消了殺自己的想法,但是一旦等殺陣破開,他肯定還是會第一時間動手。

    不過到那個時候,自己的布置也已經結束了,死的會是誰,可就不一定了。

    當下,葛鵬等人的進攻更加迅猛了起來。

    那殺陣在幾人的連續攻擊下,不斷晃動,表面的陣光上面,甚至開始出現了道道裂紋。

    “差不多了,可以動手了。”

    而秦塵,也已經將自己的陣旗布置完成。

    他之前拋出去的陣旗,雖然只是四階的陣旗,但是在陣旗的里面,還加了幾道極為隱晦的禁制,一旦爆發出來,就會形成一個全新的陣法。

    這陣法結合之前的迷陣和殺陣,瞬間會形成一個連環陣法,到時候三個陣法結合起來的威力,可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

    就在秦塵準備動手的時候。

    嗡!

    在他的感知中,突然出現了一道真力波動。

    有人來了。

    秦塵的心立即就一沉,連停下舉動,他沒想到,在這么關鍵的時刻,竟然還會有人過來。

    葛鵬幾人顯然也感應到了真力的波動,紛紛停下手,警惕的看向入口的所在。

    只見虛空中,一道人影突然出現,落在了這地下遺跡之中。

    來人是一個須發花白的老者,看上去都有六十多歲了,身上氣息極為濃厚,比葛鵬和費陽絲毫不弱。

    此人一進來,就直接看到了場上的秦塵幾人,同時看到已經開始殘破的陣法,目光瞬間一凝。

    “這里是什么地方?”他狐疑的看了眼四周,似乎對這地下遺跡,極為震驚。

    “閣下是誰?”

    葛鵬幾人顧不得攻擊陣法,瞬間將老者圍了起來。

    轟!

    他們一停下對陣法的攻擊,注意力轉移的時候,秦塵連一揮手,悄然將陣法中的陣旗,轉變了一番,然后站在一旁。

    但失去了葛鵬等人的進攻,之前原本已經有所撼動的陣法,立刻就恢復了過來。

    “老夫是一個陣法宗師,無意中發現此地,沒想到遇到了幾位,幾位放心,老夫沒有惡意。”

    白發老者急忙舉起手來,溫和說道。

    “沒有惡意?”葛鵬冷笑一聲,和費陽對視了一眼。

    這老頭身上的氣息,比起他們絲毫不弱,如果要動手,他們兩個必須全力出手,才有留下對方的可能,即便如此,也未必一定能行。

    “幾位不要緊張,我只是無意中來到此地,對這里的寶物,沒有什么念頭,我看剛才幾位似乎在進攻一個陣法,老夫是一名五階陣法宗師,若是可以的話,老夫愿意助幾位一臂之力。”

    “你是一名五階陣法宗師?”葛鵬幾人頓時震驚起來。

    這年頭,怎么是個人都是個陣法師,什么時候陣法師這么泛濫了?

    “沒錯,老夫是一名五階陣法宗師,對幾位先前進攻的陣法,頗為好奇,如果幾位愿意,老夫可以幫你們破開那陣法,至于里面如果有什么寶物,老夫絲毫不取,當然,如果幾位看在老夫有苦勞的份上,給老夫分哪怕那么一點點,老夫自然更加感激不敬。”

    “幾位若是信不過老夫,老夫可以現在就走,絕不會給幾位帶來絲毫的麻煩。”

    葛鵬幾人暗中交流了一下,讓老者離開,顯然是不可能的,必然會走漏消息。

    為今之計,只能先將對方留下,再做打算。

    “既然如此,閣下就看看能不能將面前的陣法給破了吧!”葛鵬瞇著眼睛說道。

    “呵呵,讓老朽來看一下。”

    老者來到兩個陣法之前,仔細端詳一番,突然看了眼一旁的秦塵,笑道:“這位小兄弟也是陣法大師?”

    “在前輩面前,晚輩不敢自稱大師,不過晚輩的確是一名四階陣法師。”秦塵說道。

    “有意思,這面前的兩個陣法,老朽若是沒看錯,應該是五階的劍戮陣和迷蹤陣,閣下能以四階的陣旗,破壞兩者之間的聯系,陣法造詣很深厚啊。”

    “不敢,只是碰巧運氣好罷了。”被老者一夸,秦塵頗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閣下,這陣法,閣下能不能破?”葛鵬沉聲道。

    “呵呵,自然能破。”

    老者二話不說,隨手扔出去十多根陣旗,這些陣旗一落入大陣中,只見道道陣光升騰而起,原本閃爍著恐怖陣光的兩大陣法,竟然迅速的瓦解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