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92章 蠢得可以

武神主宰
     第592章蠢得可以

    除了葛鵬之外,費陽承受的陣法沖擊是第二強的,而妖嬈女子和方田雖然站在陣法后方,沖擊沒有葛鵬和費陽大,但也有些氣血翻涌。

    如今聽到葛鵬驚怒的話音之后,紛紛試圖停下真力的注入。

    但是他們同樣也驚恐的發現,就算是他們不想將真力往陣法中注入,也被陣法不斷的吸收進去。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們無法停止真力注入?”所有人都驚怒的喊了起來。

    “幾位不用著急,祭煉陣就是這樣,一旦開啟,必須破開禁制之后,才會主動停下,幾位稍安勿躁,只要等面前的禁制一破開,陣法自然就會停下。”

    那白發老者一邊說著,一邊不斷的丟出陣旗,然后發動陣法。

    “閣下,你是想和我們幾個作對么?馬上停下陣法,否則的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葛鵬等人就算不是陣法師,也感到了不對勁,對方根本不是停不下陣法,而是不想停下,分明就是想獨吞這苦韻芝。

    秦塵卻冷笑一聲,停下陣法?葛鵬等人還不了解噬真陣的威力,這噬真陣目前還只是吸收真力而已,一旦等陣法積聚到一定的程度,就不是吸收真力,而是吸收精血了。

    對方分明從一開始,就已經做好了暗算他們的準備。

    不過秦塵卻沒有絲毫動手的意思,他也假裝無法掙脫陣法,臉上露出了驚恐之。

    “轟轟轟!”

    又是幾道驚人的轟鳴聲響起,那禁制受到的攻擊越來越強,反彈出來的威力也越來越強,這些威力,絕大多數都落在了葛鵬和費陽兩人的身上。

    秦塵注意到,那白發老者的臉上也充滿了緊張和關注。

    “噗!噗!噗!”

    劇震之下,葛鵬幾人直接狂噴出一口鮮血,怒聲道:“你這個畜生,馬上停下陣法,不然不對,我的精血”

    只是他的話才說一半,立即就臉大變,右手祭出狼牙棒,毫不猶豫就朝自己身前的左手臂轟了過去,那架勢,顯然是寧愿毀了自己手臂,也要讓自己從陣法中脫身。

    白發老者看到葛鵬的舉動,立即就冷笑一聲,而后一把抓住數枚陣旗丟了出去。

    嗡嗡嗡嗡!

    整個大陣瞬間亮起璀璨的光芒,甚至連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全新的大陣,顯然是這白發老者根本不愿隱藏下去了。

    恐怖的陣光之下,葛鵬的狼牙棒甚至沒能轟出去,就發出一聲慘叫,哇的再度噴出兩口鮮血,臉蒼白如紙。

    “在老夫祁玉剛的陣法之下,你還想反抗?天真!”白發老者冷笑了一下,獰笑道:“你們幾個,就乖乖在老夫的陣法之下,成為老夫的工具吧,哈哈哈!”

    老者目光猙獰,死死盯著陣法外的禁制。

    “咔嚓!”

    而外界的禁制在經過如此攻擊之后,竟然真的裂開了一道縫隙。

    轟!

    一股恐怖的力量從禁制中沖了出去,整個大陣頓時劇烈晃動起來。

    就在這時,在一旁臉蒼白,始終不曾說話的費陽,眼神中閃過一絲兇狠,手中突然出現一張符箓,瞬間就扔了出去。

    嗡!

    一股驚人的真力波動,驀地從那符箓中席卷了出來。

    祁玉剛感受到那股符箓波動之后,臉大變,急忙抓住一把陣旗,就要將那符箓困住。

    但是還沒等他把陣旗扔出去,轟的一聲,整張符箓猛地爆炸開來,那爆發出來的威力,簡直恐怖到驚人,一下子就將整個祭煉陣給包裹在其中。

    秦塵只覺得一股恐怖的巨力沖在他的身上,像是遭受了重重一錘,整個人猛地倒飛出去,直接飛出去數十米遠,將一根粗大的石柱撞斷之后,這才跌落在地。

    煙塵散去,原本祭煉陣的所在,已然化成一片廢墟,而在場的六人除了那老者臉鐵青的站在那里之外,其他五人全都和秦塵一樣橫七豎八的躺在四周,身上血跡斑斑,狼狽不堪。

    “真沒想到,你身上還有一張六階的符箓,居然把老夫的祭煉陣給破去了,真是該死啊。”

    抹去嘴角的鮮血,祁玉剛目光冰冷的看著費陽,瞥了眼尚未打開的禁制,聲音中蘊含無盡的憤怒。

    “我就說你剛才為何如此鎮定,原來在你身上,還有這般恐怖的寶物,哼,你剛才應該是打算將老夫直接殺死的吧,可惜,老夫在這祭煉陣上,還帶著一個防御陣法,你的打算落空了。”

    老者一邊說著,一邊來到費陽的身前,掃了眼眾人后,身上散發出無盡的殺機,顯然心中已經起了殺意。

    此時葛鵬幾人都驚恐的看著祁玉剛。

    費陽眼中則是閃過一絲失望,嘆息道:“沒錯,我剛才的確是有這樣的打算,只是沒想到,你竟然這么怕死,還給自己單獨設立一個防御陣法。我只恨,剛才我們太白癡了,竟然輕信了你,讓你這么個白眼狼給我們破陣,早知道你這么卑鄙,我們應該先殺了你。”

    “白眼狼?哈哈!”祁玉剛突然放聲大笑,而后面目猙獰道:“這禁制里的寶物,本就是老夫的,是你們想要偷走老夫的寶物,老夫這么做,只是想拿回屬于我自己的東西罷了。”

    “你的?”

    葛鵬等人都是一愣。

    旋即臉大變,“你的意思是”

    “不然你們以為呢?”祁玉剛冷視了一眼幾人:“此地本就是老夫先行發現的,甚至之前那兩個陣法,也是老夫在半年前所布置,可笑,你們幾個竟然以為老夫是第一次來到這里,甚至為了破開老夫半年前布置的陣法,讓老夫加入,老夫自然就只好將計就計,將你們一網打盡了,你們這幾個家伙,還真是蠢得可以。”

    “你”

    葛鵬等人都震驚的看著祁玉剛,眼中流露出懊惱的神情。

    “還有這個小子,也是一個白癡,還什么陣法大師,連之前兩個陣法,是老夫布置的都看不出來,而且老夫在布置祭煉陣外,還加上了一個噬真陣,這小子竟然一點都沒察覺,也是夠蠢的。”

    祁玉剛又看向秦塵,一臉不屑和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