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93章 反控陣法

武神主宰
     第593章反控陣法

    他本來還擔心秦塵會看出點什么來,因此布置祭煉陣的時候,極為小心警惕。

    卻沒想到秦塵在陣法方面的造詣那么爛,什么都沒看出來。

    害的他白擔心那么久,還想了一堆的理由。

    此時葛鵬等人也徹底明白過來。

    原來這老者,早就在半年前就來過這地下遺跡,并且在苦韻芝外設下了兩個陣法,準備等半年以后苦韻芝成熟了再來采摘。

    而他們這些白癡,還以為對方是無疑中闖入進來,甚至還為對方是一名五階陣法宗師而驚喜。

    現在想想,心中卻是無盡的懊惱。

    “好了,既然你們知道了老夫曾經就來過這里,那么也應該知道,老夫是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

    祁玉剛冷笑了一下,繼續道:“本來你們這幾個家伙聯手,老夫還有些擔心,現在好了,一個個全都廢了,還替老夫打開了禁制的一角,可真是幫了老夫大忙了。”

    “既然你們知道真相了,那么也可以去死了,殺了你們,老夫才好專心的破除禁制,拿走苦韻芝。”

    祁玉剛拿出一柄細劍,緩緩的走向費陽。

    費陽看見祁玉剛走過來,臉一沉,顫聲道:“祁兄,不要動手,在下有眼不識真山,不知道此物是祁兄最先發現的,費某愿意將寶物拱手相讓,而且我儲物戒指里的東西,祁兄看中了盡管拿。”

    祁玉剛冷笑道:“說你白癡,還真是白癡,殺了你,你儲物戒指里的東西,豈不是一樣都是我的!”

    費陽臉一窒,道:“祁兄,你殺了我也沒有好處,只要你放過我,費某愿意跟隨祁兄左右,為祁兄效犬馬之勞。”

    此時費陽心中已經顧不得其他,只是一心求命。

    “對,我等愿意跟隨閣下左右,為閣下服務。”

    葛鵬幾人也都驚恐的喊起來,此時他們再也沒有一開始的囂張,有的只是恐懼。

    甚至那妖嬈女子更是顫抖著將自己的上衣拉了下來,露出了只有一半的褻衣,那白嫩的肌膚立刻就暴露在了空氣中,顫聲道:“不要殺我,只要前輩放了我,我什么都可以愿意為你做。”

    看到妖嬈女子的舉動,祁玉剛冷笑一聲,目光在妖嬈女子身上掃了兩眼,最后居然落在了秦塵身上。

    “他們都在向我求饒,你為什么不求饒?”

    祁玉剛面露好奇,在場這么多人中,葛鵬和費陽都在求饒,只有秦塵在一旁沒有說話。

    “我為什么要求饒?”

    秦塵突然冷笑了一聲。

    祁玉剛一愣,顯然沒料到秦塵竟然敢說這樣的話,皺眉道:“難道你不怕我殺了你?”

    “你殺的了我么?”

    秦塵此時也懶得再裝下去,緩緩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胸口的塵土。

    “你居然沒受傷。”

    祁玉剛看著安然無恙的秦塵,忍不住震驚道。

    葛鵬幾人此時也都駭然的看著秦塵。

    怎么回事?這小子修為最低,剛才明明被轟飛了出去,怎么一點傷都沒有?

    祁玉剛瞳孔驟然一縮,他看得出來,秦塵明明只是四階玄級巔峰的武者。

    而剛才那六階符箓的一擊,哪怕是有防御陣法保護的他,都受了點輕傷,至于葛鵬和費陽,更是幾乎被廢,一點戰力都沒有,可秦塵看起來竟然一點傷勢都沒有,這怎么可能?

    秦塵淡淡一笑:“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剛才那符箓爆炸的地方,距離我最遠,威力自然也就最小。”

    祁玉剛看秦塵說的輕松,可他心中卻沒有絲毫放松,如果他現在還看不出來,秦塵是扮豬吃虎的話,那么他也太傻了。

    不管秦塵用什么辦法,使得自己沒受傷,但是能夠悄無聲息的做到這一點,就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裝模作樣,你既然沒受傷,為什么不逃?莫非你還以為你能得到苦韻芝不成?還是說,想救下他們幾個呃?”祁玉剛沉聲道。

    他一邊說著,一邊手中已然再度出現幾面陣旗,朝著四周扔了出去。

    他生性極為警惕,雖然看到秦塵只是四階玄級的武者,但卻能在之前的爆炸中,一點傷都沒有,顯然絕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簡單。

    因此哪怕知道自己實力遠超秦塵,但還是在第一時間連忙布置陣法,將之前自己布下的陣法修補起來。

    “這苦韻芝本就是我的,至于他們幾個,我和他們不熟,為什么要救他們?或者說我還要多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還要動手殺了他們幾個,多麻煩。”

    出乎祁玉剛預料的是,秦塵竟然無視他手中的陣旗,反而朝禁制的所在走去,顯然他的目標還是禁制中的苦韻芝。

    這家伙是白癡嗎?還是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而葛鵬幾人此時完全都已經看呆了,他們根本不明白,秦塵一個四階陣法師,四階的玄級武者,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底氣。

    甚至任由祁玉剛在布置陣法。

    他們都震驚,秦塵也是一名陣法大師,難道不知道祁玉剛的陣法一旦布置成功,不管他有什么底牌,都將沒有一點反擊的余地嗎?

    祁玉剛在不停的扔出陣旗的同時,總覺的事情有些古怪,只是哪里古怪,卻又說不出來。

    看著秦塵越來越靠近苦韻芝,片刻后,祁玉剛終于將陣法修補完成了。

    當陣法布置完成的瞬間,祁玉剛立即就冷笑起來:“小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敢在我面前這么裝”

    話音落下,祁玉剛猛地催動自己的陣法。

    原本黯淡的陣光,再度升騰起來,瞬間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法,將所有人都籠罩在了里面。

    “哈哈哈,小子,現在我第一個就先殺你。”

    祁玉剛面猙獰,只是他那殺陣還沒朝秦塵發動進攻,就見秦塵手中同樣出現數枚陣旗,丟入他剛才布置的陣法當中。

    嗡!

    原本涌向秦塵的殺陣光芒瞬間變了,變成了一個反殺的陣法。

    祁玉剛瞬間驚呆了,在他的感知中,他對陣法的掌控,竟然因為那數面陣旗,逐漸的消失起來。

    不對,不僅僅只是那數面陣旗,還有一開始那小子破自己兩個大陣的諸多陣旗,此時竟然徹底結為和一體,與他所布置的陣法融合了起來,反控住了他的陣法。

    “你不是四階的陣法師。”

    祁玉剛立即就驚呼起來,面露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