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594章 他才是最強

武神主宰
     第594章他才是最強

    僅僅是一瞬之間,祁玉剛就發現自己竟然失去了對陣法的掌控權,甚至那無窮的殺機,正朝著自己瘋狂涌動而來。

    “不可能,你到底是誰,才玄級,怎么可能會有這么深的陣法造詣。”

    祁玉剛驚駭出聲,面露駭然,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之所以對秦塵如此輕視,完全是因為清楚的感應到,秦塵身上的氣息,的確只是四階玄級,按照大陸規律,就算是秦塵在陣法方面造詣再高,最多也只是四階的陣法師罷了。

    所以,秦塵之前任由他布置陣法,他雖然感到古怪,但只是以為秦塵在陣法方面造詣不高,無法阻止他而已。

    可現在,秦塵眨眼就組成了一個反控陣法,將他精心準備的殺陣瞬間反控過來。

    頃刻間讓他徹底明白,面前這個玄級武者的陣法水平要遠遠的超過他,絕對不止四階陣法大師那么簡單。

    可是這怎么可能?

    他的內心在狂叫。

    對方看起來如此年輕,怎么可能有這種陣法修為?就算是從娘胎里面修煉陣法,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啊。

    陣法一途,浩瀚無窮,他辛辛苦苦,耗費數十年,才也成為一名五階中期的陣法宗師,可面前這少年,分明才二十歲不到,并且只是玄級的武者,竟然至少是五階巔峰的陣法宗師了。

    別說以前沒見過,就算是如今親眼看到了,祁玉剛依舊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葛鵬幾人也徹底驚呆了,本以為祁玉剛出手,秦塵會瞬間隕落,沒想到眨眼的功夫,事情的發展竟然陡然大變。

    幾人完全懵掉了,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你不是四階的陣法大師,你是五階的陣法宗師,先前你說你不懂祭煉陣,根本就是在騙我!”

    震驚過后,祁玉剛瞬間清醒過來,死死盯著秦塵,猙獰吼道。

    秦塵淡淡一笑:“沒錯,我的確知道祭煉陣,不但是祭煉陣,甚至于你偷偷布置的那個噬真陣,我也很清楚,只是我沒說出來而已。”

    “你”

    祁玉剛直接就噴出一口鮮血,自己竟然在一個比自己還強的陣法大師面前做小動作,現在他終于知道對方為什么在他布置陣法的時候不動手了,因為對方根本就有恃無恐。

    “可是你之前為什么不阻止我?”

    祁玉剛想不明白,如果對方看穿了他的計劃,為什么還會任由他出手?

    秦塵淡笑道:“我說過了,我為什么要出手,這幾個家伙本來就是在利用我,你和他們狗咬狗,我只需要在一旁看著不就行了。”

    祁玉剛面陰沉了下來,他終于清楚,秦塵和葛鵬幾個家伙,也不對頭,早晚會爆發沖突。

    而自己的出現,給這小子找到了機會,他很清楚,自己想要奪得苦韻芝,肯定會先將對方這幾個五階后期巔峰的武宗給除掉。

    于是他便一直隱忍在后面,等自己和這幾個武宗沖突之后,再坐收漁翁之利。

    好卑鄙的小子!

    祁玉剛心中冰冷一片,這等心機,讓他渾身發寒。

    “你以為靠著陣法困住了我,就能殺死我了么?放我離開,我愿意交出身上的東西,不與你為敵。”

    祁玉剛很想殺了秦塵,但是此刻的他,卻不敢動手,實在是秦塵的心機太重了,對方這么有恃無恐,肯定還有后招。

    他只有先從陣法中出去,等脫困之后,再想辦法怎么殺了秦塵,他相信以自己五階后期巔峰武宗的修為,對付一個四階玄級武者,并非什么難事。

    “放了你?你覺得可能么?”

    秦塵冷笑,祁玉剛的心思,他會不知道?

    心念一動,恐怖的殺陣瞬間啟動,大量的殺氣陣光如同汪洋一般,朝著祁玉剛席卷而來。

    祁玉剛沒想到秦塵說動手就動手,在陣法啟動的瞬間,猛地將暗中扣在手中的幾枚陣旗瞬間扔了出來。

    那陣旗落入陣法中后,立刻發出一陣陣光,讓殺陣的威勢減弱了幾分,同時他整個人化作一道黑光,擎著細劍,瞬間朝秦塵刺了過來。

    “咻!”

    一道璀璨的劍光,化作驚鴻,驀地刺過長空,出現在秦塵面前。

    “死!”

    祁玉剛面猙獰,暴吼出聲,轟隆一聲,他身上真力沸騰,體內血脈之力催動到極致,現在是爆發出了全部的戰力。

    他很清楚,在這五階的殺陣之中,他的戰力會被大大的限制,一旦陷入陣法的汪洋之中,定然會落入下風,只有暴起而擊,第一時間擊殺秦塵,才有可能換回主動權。

    所以一上來,他幾乎是用盡了全身力量。

    “叮!”

    只是讓祁玉剛驚怒的是,他手中的細劍,眼看就要刺中秦塵,突然一道雷光黑影閃過虛空,一下子與他刺出的劍光碰撞在一起。

    轟!

    恐怖的力量爆發,祁玉剛只覺得一股驚人的劍意傳遞而來,整個人止不住身形,向后倒飛出去。

    而他這時候才看到,阻止他進攻的,竟然是秦塵手中的一柄銹劍。

    怎么可能?

    祁玉剛大驚,秦塵在陣法上的造詣比他恐怖,他如果說已經勉強接受的話,那么如今對方一個玄級巔峰武者,竟然擋住了自己一個五階后期巔峰武宗的全力一擊,讓祁玉剛感覺像是做夢一般。

    不僅是他,同樣被陣法籠罩的葛鵬等人也是目瞪口呆,眼珠子幾乎都快瞪爆了。

    他們一直以為秦塵是在場最弱的一個,所以才對秦塵沒放在心上,甚至威脅他破除陣法,現在才明白過來,其次這小子,一直在扮豬吃虎,實力強的可怕。

    他才是最強的。

    “走!”

    僅僅是一劍,祁玉剛心中徹底驚醒過來,他知道自己想要在殺陣中擊殺秦塵,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秦塵的強大,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危急之際,只有先從殺陣中出來。

    想到這里,祁玉剛轉身就要沖出殺陣,這殺陣雖然被秦塵控制住了,但畢竟是他布置的,對殺陣的整個結構極為了解,從中沖出去,并非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想走?”

    但是秦塵又怎么可能會讓祁玉剛逃出去?

    又是幾根陣旗扔出,整個殺陣外,光芒閃爍,瞬間再度出現了一個困陣。

    同時秦塵手中突兀地出現了一個黑葫蘆,黑葫蘆上,爆發出黑芒,從那葫蘆口中,瞬間沖出無數黑東西,朝著祁玉剛瘋狂包裹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