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00章 黑奴危機

武神主宰
     而后,秦塵愕然,更是啞然失笑,因為他這時才看到,原本布置在自己身邊堆積如山的真石,竟然,被耗盡了……

    想到這里秦塵暗自嘆息,本以為從別人身上掠奪了這么多真石,已經完全足夠自己突破,卻沒想到,消耗竟然如此恐怖。

    幸好,自己還擁有烏欖根這等珍稀靈藥,使得自己在突破的道理上,并未被鉗制,否則,若是因為吸收的天地真氣不夠,而導致修為暫停,那才叫郁悶。

    只是,秦塵心中也震撼,自己突破的消耗怎地如此恐怖?

    如此之多的真石,他早就已經有過計算,別說從四階玄級突破武宗,就算是從武宗巔峰突破武尊境界也遠遠足夠了,卻沒想到依然被自己耗盡。

    九星神帝訣吸收真石的能力,簡直是變態。

    這還只是從四階突破五階,今后若是突破武尊、武王、甚至武皇,又會需要多少真石?

    光是想想,秦塵就感到頭疼。

    “不管了,車到山前必有路,以我實力,豈會因為區區一些真石而被難倒。”

    旋即秦塵又是釋然,他可是血脈大師、煉藥大師以及煉器、煉陣大師,賺錢對他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只不過現在他的時間緊張,不能耗費太多罷了。

    “是時候走了。”

    將場上收拾了一下之后,秦塵身形一晃,直接朝地下遺跡頂部沖去。

    剎那間,有一種空間倒轉的感覺誕生,撲嗵一聲,秦塵頓時發現自己落在了先前入口的湖泊之中。

    這湖泊,冰涼萬分,帶著絲絲寒意。

    秦塵卻是大為驚喜,畢竟身上粘著許多污垢,極為不舒服,一通洗漱之后,秦塵從湖泊中沖天而起。

    “嘩啦!”

    水光四濺,秦塵凝視自己的雙手,發現自身好像變白了許多,站在湖泊邊,朝著湖泊中望去,只見自己的軀體,宛若羊脂玉一般,可謂是——冰肌玉骨!

    “噗!”

    差點噴出一口老血,秦塵有些發愣,簡直風中凌亂。

    湖泊中那俊美的少年是誰?

    以前的秦塵,也算是英俊瀟灑,面容剛毅,但肌膚畢竟充滿陽剛氣息,特別是修煉了不滅圣體,獨有一種男子所特有的氣息。

    可如今,膚色溫潤如玉,雖然容貌沒變,但像是又年輕了兩歲一般,帥氣的同時,更添了一份俊美。

    這簡直……

    讓人難以接受!

    “算了算了,就這樣吧。”

    最終。

    秦塵無奈,只能接受這個事實,換上一身干凈衣服,微微閉上眼睛。

    黑死沼澤中,微風吹拂,吹起他額頭的發梢,片刻之后,秦塵雙眸驀然睜開,射出冷電。

    “那個方向!”

    身形一晃,秦塵如同一道閃電,朝著左側前方暴掠而去,速度之快,如電光火石,眨眼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此時,在距離此地上千里外的一處沼澤中。

    黑奴正瘋狂催動著天魔幡。

    在他面前,劉澤和嗜血魔人鳩魔心正冷冷的凝視著他,劉澤手中有著一面古樸的銅鏡,那銅鏡之上,不斷的綻放出道道白色的光芒,籠罩住黑奴的天魔幡所在。

    之前還所向披靡,無可匹敵的天魔幡,在這白光鏡光的照耀下,卻不斷的發出嗚咽之聲,瘋狂的扭曲流動,試圖沖出白光的籠罩,但是卻怎么也沖不出來。

    “不要白費力氣了,我這離崁圣鏡,乃是至陽至剛的寶物,專克你這種陰邪之物,任你如何掙扎,都不可能逃脫老夫離崁圣鏡的包圍,說吧,還有一個小子究竟去了哪里,說出來,老夫或者可以考慮饒你們一命。”

    站在山丘之上,劉澤嘴噙冷笑,瞇著眼睛說道。

    “劉澤,你這個偽君子,想知道塵少在哪里,癡人做夢吧。”黑奴冷笑一聲,憤怒說道。

    “臭小子,都到了這等地步了,還在這里狂,找死。”

    一旁嗜血魔人怒喝一聲,身形猛地沖入戰團,一刀斬向黑奴,黑色的刀光霎時化作匹煉,出現在黑奴身前。

    黑奴臉色微變,急忙催動天魔幡,漫天黑氣瘋狂席卷間,試圖擋住黑色刀氣的進攻,但劉澤冷笑一聲之后,更加狂猛的催動手中的古鏡,立刻就將縈繞黑奴身側的黑色霧氣給鎮壓了下來。

    “噗嗤!”

    失去了黑色霧氣的保護,黑奴立刻被那刀光斬在體表,沉悶的轟鳴響起,黑奴悶聲一聲,胸口飛濺出鮮血。

    “小子,你之前在黑沼廣場上的時候不是狂的很么?怎么現在這么狼狽?”

    嗜血魔人鳩魔心獰笑著,瘋狂進攻,密密麻麻的刀光如同汪洋侵襲而來,逼得黑奴連連后退,身上不斷濺出鮮血。

    黑奴死死盯著鳩魔心,即便是這時候,還咧嘴獰笑道:“廢物一個,當初是誰被我打的怕死求饒,現在又耀武揚威?哈哈哈,不管你怎么叫囂,在我眼里,你這嗜血魔人,始終只是一個廢物。”

    “你找死!”

    鳩魔心額頭青筋暴突,黑沼廣場上被黑奴擊飛的那一幕,是他最狼狽的時刻,也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點,現在黑奴屢屢提起,更添加了他心中的憤怒。

    “吼!”

    冰冷的殺機流露,鳩魔心進攻更加狂猛,似乎不將黑奴千刀萬剮,便不罷休一般。

    噗噗噗!

    瘋狂進攻之下,黑奴身上的傷勢再度加劇,若是他有天魔幡死死支撐,恐怕早已死在了劉澤和鳩魔心手中。

    但即便如此,他顯然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看到還在那苦苦堅持的黑奴,劉澤冷笑道:“你這又是何苦,以你的修為,去到哪里不是一條好漢,何必要死活去當奴仆,只要你把那小子在哪里告訴我?我便放你一馬,我劉澤一言九鼎,你應該不至于信不過我。”

    劉澤目光閃爍。

    之前他被黑奴在黑死沼澤中耍的團團轉,好不容易才找出黑奴,卻發現只有黑奴一個,心下自然不滿。

    他很清楚,黑奴和秦塵兩人中,秦塵才做主的那一個,只有逮住了秦塵,才算是不留禍害。

    至于他對黑奴所說的,自然只是權宜之計,一旦找到秦塵,黑奴自然也會被殺死,豈能放他離開?

    不過他相信,在目前這種情況下,黑奴應該知道怎么選擇,才是最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