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01章 血海深仇

武神主宰
     劉澤蠱惑的聲音在黑奴腦海中響起,不斷沖擊著黑奴的心神。

    那生存的誘惑,對于任何一個武者而言,都是無比巨大。

    “閣下聽到了沒有,劉澤會長答應放你一馬,你還在猶豫什么?說實話,閣下也算是一條好漢,這等實力,在這黑死沼澤,也不算默默無聞之輩,老夫也是頗為敬佩,何不交出那少年的所在,離開這黑死沼澤?”

    嗜血魔人鳩魔心也邊進攻,邊冷笑說道。

    “以閣下的修為,離開這黑死沼澤,哪里不是天下,何必綁死在那少年身上,做那忠義之士。”

    “魔心所說,便是老夫所想,說實話,老夫也不忍閣下如此強者,枉死在這里,何不投降,帶我們找到那小子,只要殺死那小子,老夫定然放你離去,決不食言。”

    兩人輪番出手,死死壓制住黑奴,漫天白光,瘋狂沖擊而下,將黑奴的天魔幡壓制在一個極為狹窄的角落,同時鳩魔心手中戰刀,更是化作漫天刀影,斬落在黑奴身旁。

    “噗噗噗!”

    黑奴渾身濺出鮮血,身形踉蹌。

    “怎么樣,好好考慮吧,你若不投降,過會,便是你的死期,何必如此愚忠呢。”

    恐怖的攻擊,如同汪洋,死死壓制在黑奴身上,令他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那劇烈的疼痛,宛若利刃,不斷切割著他的身體。

    投降么?

    黑奴苦笑,一顆心,忍不住為之一顫。

    的確,投降是多么的簡單的一件事!

    只要簡簡單單一句話,一切痛苦,一切糾結,都會煙消云散。

    更何況,為了活命,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里,背叛一次,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不知為何,當想到秦塵的時候,黑奴心中卻涌現一股莫名的抗拒。

    “哈哈,哈哈哈!”黑奴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來,嗤笑道:“讓我背叛塵少,我呸!”

    他吐出一口唾沫,眼神流露輕蔑和不屑。

    劉澤面色一沉,寒聲道:“你當真要執迷不悟么?”

    “執迷不悟?”黑奴冷笑:“劉澤,你算什么東西,也配讓本座投降,你勸你們還是別做夢了,我黑奴雖然不是什么頂天立地的人物,但要讓我背叛塵少,抱歉,我做不到,我黑奴,可不是你們這樣的走狗。”

    酣暢淋漓的說出這些話,黑奴內心突然前所未有的通透,仿佛重獲了新生一般。

    “你找死!”

    嗜血魔人鳩魔心聞言,頓時震怒萬分,手中的進攻更加狂猛,在黑奴身上留下道道血痕。

    “死東西,既然你要找死,我嗜血魔人就成全你。”

    鳩魔心猙獰怒喝道,那架勢,顯然是不將黑奴殺死不甘休。

    “來吧。”

    黑奴冷喝一聲,面色也更加猙獰起來,轟,在瘋狂的進攻中,他抓住機會,拼著重傷,揮動天魔幡狠狠掃在了鳩魔心身上。

    “噗!”

    鳩魔心直接噴出一口鮮血,但這舉動卻更加惹怒了劉澤和鳩魔心,兩人知道黑奴不肯投降,說出秦塵的所在,根本就不給黑奴還手的機會,將所有的戰力都爆發了出來。

    “殺了他。”

    兩人冷喝,全力出手。

    “啊!”

    黑奴慘叫,身上再添幾道傷口,張嘴噴出鮮血,但他的眼神,卻前所未有的堅決。

    “呵呵,想不到我血蟲人魔,還有這么忠義的一天。”

    他喃喃,視線逐漸模糊起來,甚至能夠感受到,體內的真力正在緩緩地散去,那是生命在流逝。

    “死!”

    嗜血魔人狂吼,臉上充滿了猙獰和狂妄,他雙手高舉戰刀,獰笑著,朝著黑奴瘋狂斬落下來。

    “要死了么?”

    黑奴心中苦澀,眼神中帶著一絲絕望。

    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曾經。

    幼時的他,出生在王朝的一個大家族,也算是王朝赫赫有名的天才弟子,從小過著無數人奢望的日子。

    但是那一夜,噩夢降臨,他的家族遭遇了滅頂之災,只有他一個人逃了出來。

    他背負著整個家族的深仇大恨,在不斷的追逃中,進入了一處絕地,他獨自在遍布危險的深山中走了整整一年,才擺脫了追殺他的敵人,最后橫跨了整個山脈,來到一個嶄新的地方,隱姓埋名。

    那一年的他,才十三歲。

    逃出生天的黑奴將血海深仇深深的埋在了心底,從來沒有和別人說,他要報仇,但是敵人的強大,讓他根本不敢想象。

    他忘卻了自己的名字,成為了一個流浪之人。

    他不斷的努力,在王朝游歷,只有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會想起那一幕幕血腥的殺戮,無聲的哭泣。

    為了報仇,他忘了什么是道德,忘了什么是尊嚴,他想盡辦法,讓自己變強,讓自己不斷的走上強者的道路。

    可是,仇敵的可怕地位,和強大實力,一度讓他感到絕望。

    直到數年前在黑死沼澤中得到了青蓮妖火和黑色葫蘆之后,他才終于看到了一絲報仇的希望。

    為了讓自己變強,他不斷的豢養靈蟲,而為了提升青蓮妖火的實力,他更是殺戮無數,在大威王朝,他獲得了血蟲人魔的可怕名頭,成為諸多勢力的公敵,欲要除之后快。

    而每當深夜降臨,他看著自己被摧殘的面目全非,只能隱藏在斗篷之下的臉,一顆心都仿佛在滴血。

    他瘋笑,他墮落,為了報仇,他甘愿成魔,手心染滿鮮血!

    可當他發現自己的修為,被卡死在五階后期巔峰,無法寸進的那一刻,他絕望了。

    因為他深深的知道,不跨入武尊,他根本無法與家族的仇敵對抗,那是一個龐然大物,以他的力量,遠遠不夠。

    哪怕是六階武尊,也只是勉強有一絲交鋒的希望罷了。

    那一天,他哭了。

    哭的撕心裂肺,心如死灰。

    這些年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過著什么樣的日子,他只知道不停的修煉,不停的殺人,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宛若癡魔。

    可最終面臨的,竟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他不甘!

    變得更加瘋魔,更加肆無忌憚。

    就是在他最絕望的時候,他遇到了秦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