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02章 誰敢殺我奴仆

武神主宰
     這個少年,奪走了他的一切,搶走了他的青蓮妖火。

    所以他瘋了似的追蹤秦塵。

    在他的心目中,青蓮妖火絕不容失,這是他唯一能報仇的希望。

    可最終,他卻非但沒能奪回青蓮妖火,反而成為了秦塵的監下囚。

    正當他再次絕望的時候。

    秦塵,卻給了他一個選擇,做他奴仆的選擇。

    他被迫接受,卻不曾料到,秦塵的強大,令他重新看到了報仇的希望。

    所以他轉變心態,心甘情愿的跟隨秦塵,不僅僅是因為秦塵能讓他突破,更是因為秦塵,讓他看到了報仇的希望。

    為了這,他愿意拋棄一切,哪怕是死后墮入地獄,也在所不惜。

    可現在……

    一切都要結束了。

    “轟!”

    黑色的刀氣,遮蔽一切,如同汪洋般傾瀉而來。

    黑奴竭力的想要抵擋,但是天魔幡被死死克制,他體內的真力,也已所剩無幾。

    眼淚,從他的眼角悄然滑落。

    自從滅族的那一晚,看不到希望的那一晚,他悲痛的哭過之后,這數十年來,他從來沒有再流淚過,但是現在,他哭了。

    “對不起,父親,對不起,母親,對不起,妹妹,對不起,大家……”

    黑奴哽咽,眼淚肆意流淌。

    最終,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凄涼的笑容。

    “想不到我血蟲人魔,一生為惡,做過那么多壞事,為了生存,什么手段沒用過,到最后,竟然會成為一個忠義之士。”

    他苦澀的笑了,在恐怖的刀光面前,閉上了眼睛。

    “哈哈哈,你也知道求生無望,甘愿受死了嗎?!放心,雖然你不愿說出那小子的下落,但是我們早晚會找到他的,到時候,我們會送他陪你一起去下地獄。”

    看到黑奴絕望的表情,嗜血魔人內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手中的戰刀,不顧一切的斬落了下來。

    眼看那黑色刀光,即將劈中黑奴。

    突兀地——

    “誰敢殺我奴仆?”

    一道雷霆般的怒吼之聲,陡然在嗜血魔人耳畔響起,緊接著一道凌厲的劍光,像是天外飛仙,從遠處的天際,暴掠而來。

    這劍光犀利無比,挾裹著穿透一切的恐怖威勢,瞬間來到嗜血魔人的面前。

    “誰?”

    嗜血魔人大驚,危機之中,急忙催動手中戰刀,不顧一切的斬向那犀利劍光。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在這方天地瞬間響起,恐怖的劍氣,蘊含著誅滅一切的毀滅之力,瞬間沖入嗜血魔人體內,直將他劈的倒飛出去,張嘴噴出一口鮮血。

    “什么人?”

    嗜血魔人大驚,和不遠處的劉澤,猛地轉頭看向那劍光襲來之處。

    “嗖!”

    在兩人目光注視之下,一道人影迅速逼近,快若閃電,初時還極為渺小,可眨眼就來到了戰場之上,攔在了黑奴面前。

    正是突破之后,一路趕來的秦塵。

    之前的交鋒,秦塵雖然未曾趕到現場,但他的感知,卻早已窺探了過來,自然知道黑奴所做的一切。

    “塵……塵少……”

    黑奴本以為自己必死,可剎那間,就被一股渾厚的真力籠罩,抬起頭,就看到秦塵手持神秘銹劍,傲然在他身前。

    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眼眶都濕潤了。

    “黑奴,你做的很好,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本少吧,你在一旁,好好休息。”

    秦塵看了眼黑奴,手中出現幾枚丹藥,迅速的扔入黑奴手中。

    黑奴服用下丹藥之后,沒有第一時間離開,而是緊張的看著秦塵道:“塵少小心,那劉澤非常厲害,手中的離崁圣鏡,完全壓制天魔幡,你趕緊逃走,千萬不要被他的離崁圣鏡裹住……”

    “是你!”

    看到秦塵之后,劉澤和鳩魔心臉上卻露出狂喜之色,他們沒想到,秦塵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好小子,你還真是有膽,既然來了,就別走了。”劉澤一臉猙獰道:“在我劉澤面前,你覺得你有逃走的機會的嗎?”

    秦塵卻不理會劉澤的話,只是對黑奴道:“你趕緊去一邊療傷,這兩個家伙,就交給我殺了,你放心,他們兩個竟敢動我秦塵的奴仆,難道他們不知道,我秦塵的奴仆,除了本少自己,任何人都不能動的嗎?”

    秦塵拎著神秘銹劍,氣息冰冷無比。

    劉澤和鳩魔心都愣住了。

    “哈哈哈。”鳩魔心更是大笑起來,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東西一般,對著劉澤拱手道:“劉會長,這小子就交給屬下了,屬下倒要看看,他一個小子,究竟有什么能耐,敢說出這么狂妄的話來。”

    話音落下,根本不等劉澤回答,鳩魔心已經擎出戰刀朝秦塵殺了過來。

    在他看來,沒有了黑奴保護,秦塵這么個十來歲的少年,再強又能強到哪里去,不過是一刀的事情,他們之前忌憚秦塵,只不過是忌憚秦塵可能有什么背景罷了。

    轟!

    獰笑聲中,鳩魔心的黑色戰刀,瞬間就來到了秦塵頭頂。

    “當初在黑沼廣場的時候,本少已經放了你一馬,既然你不想要自己的狗命,那么本少就收了。”

    秦塵冷哼一聲,目光同樣無比冰冷,在鳩魔心出手的瞬間,同樣一劍斬出。

    “哈哈哈,臭小子,你是想和老夫比拼刀法嗎?”

    鳩魔心獰笑起來,體內真力瘋狂運轉,剎那間,他手中的戰刀嗚鳴起來,發出鬼哭神嚎之音,那恐怖的刀意,沖天而起,瞬間形成一股驚人的刀氣漩渦,吞沒一切。

    鳩魔心已經能夠想象,這一刀落下后的場景了,秦塵四分五裂,死無全尸。

    只是,當他的攻擊落下的時候,他的臉色突然變了。

    一股驚人的劍意襲擊而來,瞬間沖跨他釋放出的刀意氣息,那劍意,凌厲駭人,像是一名絕世劍客,施展出了他的驚世一劍。

    “啵!”

    鳩魔心釋放出的刀氣,就如同脆弱不堪的泡沫一般,在那無堅不摧的劍氣之下,頃刻間粉碎開來,砰,整個刀氣漩渦轟然爆裂,緊接著,一道凌厲到極致的劍光,倏地出現在他的面前。

    “不好……”

    鳩魔心心臟驟然收縮,臉色大驚,倉促之中,急忙就要后退抵擋。

    但是,那劍光太快了。

    “噗嗤!”

    劍影閃過,鳩魔心瞪大驚怒的雙眼,倒退的身形驀地停了下來。

    一顆頭顱,沖天而起,鮮血瞬間濺出去數丈遠,喋血長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