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03章 武尊意境

武神主宰
     天空中。

    鳩魔心沖天而起的頭顱兀自睜大著雙眼,帶著難以置信之色。

    鮮血飛濺之中,他眼神驚恐,顯然到死,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會被秦塵一劍斬殺。

    而秦塵在揮出劍光之后,隨手收起一枚戒指,劍光一閃,鳩魔心的頭顱倏地被劍氣絞碎開來,化為血沫。

    此時鳩魔心的下半截身體,還站在地上,直到秦塵做完這些動作后,都兀自沒有倒下。

    “什么?”

    不遠處,嘴角帶著笑容的劉澤表情瞬間凝固了,目光流露出驚怒之色。

    他怎么也沒有料到,鳩魔心竟然不是秦塵的對手,一招就被斬殺了。

    這怎么可能?

    “塵少,你突破了?”

    黑奴也完全木然了,脫口驚呼。

    此時他才發現,秦塵身上的氣息,比之分開的時候強了許多,分明已經跨入了武宗境界。

    這么說來,塵少已經得到了苦韻芝,并且服用了?

    黑奴心中立即就充滿了驚喜。

    對秦塵的實力,他太了解不過了,當初還是玄級后期巔峰的時候,就能利用陣法,困住五階后期巔峰的自己。

    如今突破武宗之后,修為定然有了突飛猛進。

    雖然還未必會是劉澤的對手,但兩人聯手起來,未必不能從劉澤手中,逃出生天。

    “好小子,原來你是五階中期巔峰的武宗,之前一直在隱藏實力,好卑劣的手段!”

    此時劉澤已經回過神來,猙獰怒吼。

    秦塵沒出手還罷了,一出手,身上的五階中期巔峰氣息,根本無可隱藏。

    也難怪鳩魔心會被一劍斬殺,以有心算無心,鳩魔心大意之下,自然會被暗算。

    “今天老夫不殺你,老夫就不是劉澤,給我去死!”

    爆喝聲中,劉澤手中驟然出現一柄寒冰長槍,那寒冰長槍化作一道乳白的影子,瞬間掃向了秦塵。

    秦塵如此年輕,便是五階中期巔峰的武宗,將劉澤心中的殺意,催動到了極致。

    這等天才,甚至比他們谷風商會都要可怕,身后定然有一個極為驚人的龐大勢力。

    如今雙方既然已經結仇,哪怕即便是拼了老命,也一定要將這兩人斬殺在這里,否則一旦讓兩人逃了,到時候死的,必然是他劉澤。

    “轟!”

    剎那間,漫天白色槍影彌漫著驚人的冰寒氣息,化作漫天蛟龍席卷而出,槍影迷蒙間,尚未轟中秦塵的身體,周圍的溫度就急劇的下降,似乎連這黑死沼澤中的空氣都被凍結住了。

    “這是,六階寶兵?不好,塵少,快后退!”

    黑奴急忙驚呼一聲,連催動天魔幡,試圖要抵擋這恐怖槍影。

    黑奴見多識廣,光從氣勢上便能看出,劉澤手中的寒冰長槍,絕對是六階的寶兵,也只有六階的寶兵,才能釋放出如此恐怖的寒冰氣息,連他這個五階后期巔峰的武宗,在沒被轟中之前,就有被凍成冰塊的感覺。

    這樣的一擊,一旦轟中塵少,即便塵少天賦再高,也難逃重傷,甚至一死。

    驚呼聲中,天魔幡頓時嗚咽起來,大量的黑色魔氣瘋狂席卷,不斷的膨脹,顯然是要沖出白光的籠罩,并且擋住這寒冰之氣的侵蝕。

    只是黑奴剛一動,劉澤便冷笑了一聲,似乎預料到黑奴會有所行動一樣,手中離崁圣鏡上的光芒,一瞬間更加恐怖起來。

    “轟轟轟轟轟!”

    接二連三的白光瘋狂傾瀉而下,黑奴立刻就悶哼一聲,原本在丹藥下略微恢復的傷勢,再一次的擴散開來,嘴角溢出鮮血。

    黑奴這時候才明白過來,六階武尊和五階武宗之間的差距,顯然之前劉澤還沒施展出全力,否則憑借離崁圣鏡和這六階的寒冰長槍,對方之前完全足以斬殺自己。

    但是他咬著牙,身形巋然不動,瘋狂催動天魔幡,眼神猙獰,顯然是寧愿自己死去,也不愿秦塵去承受這寒冰之氣的恐怖攻擊。

    同時對秦塵驚吼道:“塵少,我來擋住他,你先退出這里!”

    “想走?”

    劉澤直接冷笑一聲,手中寒冰長槍舞動成一團白色的煙云,那驚人的寒氣,如同一片白色的場合,已經完全封住了周圍的空間。

    這一刻,四周的冰霧形成了寒冰海洋,在寒冰長槍的帶動下發出咯咯的聲響,顯然連空氣都已經被凍結了,天空中出現了無數的冰渣,無數的寒冰霧氣交織在一起,一柄帶著更加刺骨寒意流光,已然從漫天寒氣之中倏地穿透而出,直接出現在秦塵面前。

    黑奴臉色大變,劉澤的這一擊太強了,他甚至有種完全被困住的感覺,他能感受到,如果是他被這一槍擊中,哪怕是有天魔幡,也定然會重傷,甚至隕落,更何況是剛剛突破武宗境界的塵少了?

    “塵少,快退!”

    眼神變得無比堅決和猙獰,黑奴怒吼一聲,身形猛地撲向秦塵前方,顯然是要替他擋住這一槍。

    只是,不等他來到秦塵面前,就看到秦塵突然轉頭,露出不滿的神情,那平靜的眼神中,并沒有驚慌,有的只是一股濃濃的責備之意。

    “黑奴,讓你在一旁療傷,你就乖乖在一旁療傷,這個家伙,交給本少就行了,你在這里添什么亂?”

    添……亂?

    黑奴一個趔趄,差點沒摔倒,都快哭了。

    塵少,我這是怕你危險,替你防守呢,你倒好,一句添……亂!

    這話實在太扎心了。

    黑奴郁悶、無語,劉澤聞言,震怒的同時,卻是冷冷一笑。

    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

    體內真力瘋狂催動,這一刻,漫天寒氣愈發狂暴,那迷蒙的槍影,仿佛能刺透一切。

    特別是那股禁錮之力,愈發強悍到可怕,讓人根本無處躲避。

    如果是普通的武宗,別說抵擋,就算想要撤退,都不可能。這些寒冰氣息,封鎖四周一切,讓人根本無處可退。

    可秦塵什么眼光?這一招寒冰意境的運用,屬于武尊才有的尊境力量,但在前世是巔峰武皇的秦塵眼里,卻是錯漏百出,到處都是破綻。

    “轟!”

    身形一震,直接將黑奴從寒冰氣息的禁錮中震飛出去,秦塵幾乎在這寒冰氣息籠罩住他的瞬間,祭出了青蓮妖火,同時手中神秘銹劍直接揮斬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