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04章 酣暢戰斗

武神主宰
     青蓮妖火在得到苦韻芝的滋養突破之后,威力早已提升了數倍,光論火焰強度,足以堪比六階巔峰的血靈火。

    因此當青蓮妖火一祭出來之后,那原本即將困住秦塵的寒冰之氣,瞬間像是被燒紅的鐵塊投入的冰雪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起來。

    青蓮妖火燃燒,一股驚人的熱量,以秦塵為中心幅散而出,剎那間,整個寒冰之氣猛地一震,伴隨著青蓮妖火熱量的擴散,那寒冰霧氣中甚至發出了嗤嗤的刺耳之聲。

    整個過程說來漫長,實則在一瞬之間,秦塵的青蓮妖火一出現,原本的寒冰領域,瞬間支離破碎,土崩瓦解。

    而秦塵手中的神秘銹劍卻沒有半分停留,帶著一道絢爛的劍光,直接斬在劉澤手中的寒冰長槍之上。

    “叮!”

    一股驚人的劍意沖天而起,那劍意,孤絕傲然,仿佛一個絕世高手,在傲劍長空,帶著無可匹敵的摧殘之力,驀地涌入槍身之中,瘋狂蔓延向劉澤的右手。

    “嗡嗡嗡!”

    劉澤手中的寒冰長槍瘋狂抖動起來,在秦塵劍意的侵蝕之下,他臉色猛地一白,寒冰長槍差點拿捏不住,幾乎脫手而出。

    “給我穩住。”

    劉澤怒吼,體內爆發出一股更加可怕的真力,艱難抵擋住秦塵的劍意進攻,而后才駭然看著秦塵。

    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棘手的少年,甚至已經不能算是棘手了,而是足以給他帶來一定的威脅。

    “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歷,為什么身上竟會有這等恐怖的異火?”劉澤震撼。

    他那寒冰長槍的威力,他再清楚不過,六階的寶兵,結合他自身的武尊修為,釋放出來的寒冰攻擊,足以讓一般的六階武尊都無法抵擋,要身受重傷。

    可秦塵身上的那青紫色火焰,就如同烈日一般,讓他全力施展出的寒冰攻擊瞬間煙消云散,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這說明,秦塵身上的異火,至少也是六階級別的血靈火,否則根本無法抵擋住他的寒冰攻擊。

    六階血靈火啊!

    異火的等階越高,就代表獲取的難度越高。

    想要得到六階的血靈火,必須先行斬殺一頭體內擁有血靈火的六階尊級火系血獸,并且在那血獸死后,將血靈火完整保存下來。

    這還只是準備工作,更難的是得到六階的血靈火之后,要如何安全的將其轉移到這少年的身體之中。

    秦塵只是五階的武宗,一個不小心,六階的血靈火便會將他瞬間焚為灰燼,因此想要安全的轉移,所需準備的材料,絕對是一個逆天數目。

    想要做到這一點,簡直比獵殺一頭尊級的血獸還要難。

    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無不是整個大威王朝最為逆天的幾大勢力,實力遠在他谷風商會之上。

    這還不是讓劉澤最為心驚的,最讓他心驚的,還是秦塵剛才的那一劍。

    別人看不出來,但劉澤自己清楚的知道,秦塵神秘銹劍所斬的位置,正好是他寒冰長槍最為薄弱的位置,可以說是他這一招的破綻所在。

    這是什么樣的眼力?

    以五階的武宗修為,看破他這個六階武尊的進攻。

    光是想想,劉澤便感到渾身發寒。

    “不行,此子今天必須得死,他不死,這天下將無我立足之地。”

    雙眸中爆射出猙獰的寒芒,劉澤渾身殺意沸騰,手中的離崁圣鏡,不再對黑奴出手,而是迅速轉移目標,一下子籠罩在秦塵身上。

    “嗡!”

    一道道白光席卷而來,帶著至陽至剛的氣息,立刻讓秦塵肌膚感到陣陣的刺痛,那白光帶著極為驚人的毀滅之力,不斷的想要沖入秦塵的身體之中。

    那種毀滅之力,讓秦塵臉色暗自變色,如果不是他修煉了不滅圣體,肉身強度達到了一個變態的地步,換做別的五階后期巔峰的武宗來,恐怕在這白光的籠罩下,頃刻間便會四分五裂,支離破碎,而后被消融為虛無。

    全力催動離崁圣鏡,劉澤更是將自己的血脈之力釋放了出來,嗡,一道驚人的寒冰氣息從他身體中彌漫而出,寒冰血脈,結合寒冰長槍,劉澤再度出手,那白色槍影,一瞬間像是化作一條白色寒冰蛟龍,朝著秦塵猛撲而來。

    轟!

    離崁圣鏡的恐怖攻擊結合劉澤的全力一擊,天空都為之震顫,像是末日來臨般,帶著無盡的毀滅氣息。

    那攻擊尚未落在秦塵身上,槍影的周圍就形成了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寒冰巨網,這些巨網就好像被那寒冰蛟龍牽引著一般,朝著秦塵籠罩了過來。

    “來的好!”

    秦塵大笑一聲,臉色如常,沒有半分驚慌,面對那恐怖的攻擊,他不退反進,手持神秘銹劍,與那白色槍影蛟龍瘋狂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

    秦塵身形如電,在這漫天槍影之中穿梭,竟然自如至極。

    他的每一擊,都落在劉澤攻擊最為薄弱的地方,讓劉澤極為的難受,渾身的力量有種使不出來的感覺。

    “我就不信了!”

    “冰封千里!”

    劉澤怒吼,槍影一閃,變得更加可怕,轟隆隆,漫天槍影瞬間與秦塵手中的神秘銹交織在一起,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驚天威能。

    “咔咔咔咔……”

    兩股力量瘋狂的絞殺在一起,這絕對是單純力量的比拼,到處都是咔咔破碎之聲,有的是槍影粉碎,有的則是劍光被撕裂。

    碰撞成百上千擊之后,一寒冰長槍與一灰褐銹劍結結實實的碰撞在一起,發出驚天巨響。

    兩人肆無忌憚的釋放出自己的真力,都想要利用這一擊,占據上風。

    轟!

    一股強大的尊級真力襲來,秦塵被激蕩的倒飛出去,直飛出去數十米遠。

    但劉澤自己也并不好過,一擊之下,他渾身劇震,臉色發白,一股絕強的劍意襲來,嘴角更是溢出一絲鮮血。

    “怎么會?”

    劉澤臉色鐵青,幾乎發瘋。

    他可是六階初期的武尊,而秦塵只是五階的武宗,可是雙方全力一擊之下,吃虧的反而是他,這簡直完全顛覆了劉澤以往的認知。

    此時他已經明白過來,秦塵雖然只是五階中期巔峰的武宗,可是戰斗經驗絲毫不比他差了半分,甚至真力也完全不比他弱,不然也不會一擊之下,結果會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