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05章 熱身結束

武神主宰
     “哈哈!”

    止住身形,秦塵忍不住仰天長嘯,內心暢快。,

    多久了,他已經多久沒有經歷過如此暢快的戰斗了?

    突破武宗之后,秦塵感覺自己身體中的真力達到了一個境界,實力前所未有的澎湃。

    對于別的武者而言,武宗境界,是一個全新的境界,武宗,代表了武者跨入宗師境界,每一步的感悟,都需要大量的時間,需要對自身的力量進行熟悉。

    但秦塵不同。

    前世是巔峰武皇的他,對武宗境界太過了解了。

    對秦塵而言,他所要做的,便是不斷的恢復自己的實力,實力每恢復一點,提升一些,前世他所掌握的那些驚天殺技,便能更加自如的施展。

    這也是秦塵和劉澤交手上百招之后,還能安然無恙的原因所在。

    他修為每提升一絲,真正的實力,可能便會成倍的提升,完全迥異于一般的武者。

    “嘶!”

    此時被秦塵震飛出去的黑奴,也都倒吸一口冷氣,不敢相信的看著秦塵,面色呆滯。

    他知道秦塵的可怕,也知道秦塵的天賦,甚至凌駕在大威王朝的諸多天驕之上,但從來沒有想象過,秦塵剛突破武宗,就能和劉澤這樣的武尊進行交鋒。

    天才之所以是為天才,的確是能做到越級挑戰,但也不可能變態到秦塵這種地步吧?

    剛突破,就能和劉澤這樣的武尊進行戰斗,那要是再給他一些時間,又會強大什么地步?

    哪怕是黑奴對秦塵再有信心,現在依然被秦塵逆天的出手震撼住了。

    “塵少竟然這般可怕?”黑奴驚嘆不已的開口,此時此刻,他早已忘卻了自己還在危險之中,腦海中涌現的,是無盡的狂喜。

    對他來說,秦塵越強大,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就越值得。

    跟隨這樣的主人,何愁將來自己的仇恨不能得報?

    “你不是要殺我么?就這點實力,也想殺我秦塵?做夢吧!”

    此時秦塵長嘯之后,立刻恢復了平靜,而后冷冷看著面前的劉澤,嗤笑說道。

    同時秦塵將身上的青蓮妖火,也收斂了起來。

    青蓮妖火的釋放,對精神力的消耗太大,現在周圍的寒冰氣息早就已經被他消融掉了,他也沒必要一直將青蓮妖火給釋放出來。

    更何況,他之前釋放出青蓮妖火,也是因為黑奴在附近,生怕黑奴在這寒冰氣息的襲擊下,受到傷害,現在黑奴已經被他震出攻擊范圍,這青蓮妖火,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你給我去死!”

    劉澤瞬間感覺自己武尊的身份被秦塵侮辱了,他知道自己和秦塵之間,根本不可能善了,根本就什么話都不說,怒吼之后,手中寒冰長槍再度揮舞而出,似乎不將秦塵擊殺他不能罷休。

    “噗!”

    在揮動寒冰長槍的時候,劉澤更是直接一口精血噴了出來。

    “轟!”

    頃刻間,劉澤體內的真力像是沸騰了般,此時的他,已經徹底的將秦塵當成了自己的大敵,哪怕是冒著燃燒精血的風險,也必須將秦塵擊殺在這里。

    同時揮出長槍的瞬間,劉澤倏地服用下了幾枚丹藥,這些丹藥一入體,他體內的真力瞬間更加凝聚。

    “爆元丹!”

    這是一種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他的真力修為提升一倍,卻有極大副作用的丹藥。

    本來這種丹藥,不到危機時刻,他根本是不會服用的,但此時為了擊殺秦塵,一切都顧不得了。

    轟隆隆!

    寒冰長槍挾裹著比之之前強悍數倍的威勢,暴涌而來,漫天的冰寒白芒,籠罩虛空,比起剛才的寒冰氣息明顯更為可怕。

    他等著秦塵釋放出青蓮妖火,他看得出來,秦塵施展青蓮妖火,雖然能抵御他的寒冰攻擊,但卻對秦塵自身的消耗也極大,只要秦塵的精力一被牽制,他就有機會將秦塵斬殺。

    豈料秦塵根本沒有釋放出青蓮妖火的打算,他甚至沒有去抵擋著寒冰氣息,而是瞬間沖入這寒冰氣息之中,一劍刺出。

    在秦塵看來,劉澤的寒冰氣息雖然可怕,但也只是武尊級別的攻擊,或許對他能有一定阻礙,但對修煉了不滅圣體的秦塵而言,卻沒有太大的殺傷效果,與其想辦法去抵擋,還不如自己將更多精力,用在進攻之上。

    所以秦塵這一次根本就沒有抵擋劉澤的寒冰攻擊,而是直接殺入了寒冰氣息之中,對劉澤發動了進攻。

    這家伙瘋了不成?

    劉澤沒想到秦塵竟然會如此自大,震驚之下,立即就是狂喜。

    秦塵雖然實力驚人,天賦極高,但也太狂妄自大了點,竟敢無視自己的寒冰攻擊,他血脈之力結合寒冰長槍所形成的寒冰之氣,就算是別的武尊過來,也只有被殺的份,更何況他一個武宗,如此闖進來,豈不是找死?

    更何況,此時的他,服用了爆元丹,更是燃燒了精血,實力比之前,強了何止一倍?

    劉澤立刻就瘋狂催動離崁圣鏡,無數帶著恐怖毀滅之力的白光,瞬間將秦塵籠罩,同時將體內的寒冰之力釋放到極致。

    “噗噗噗噗噗!”

    兩大可怕的力量侵蝕之下,秦塵身上立刻感到了劇痛,就算是他不滅圣體再強,面對如此可怕的進攻,也不能說一點事都沒有,畢竟他的修為太低了些。

    但秦塵卻是沒有絲毫退縮,長嘯一聲之后,更加狂猛的沖入了戰團之中。

    “轟!”

    神秘銹劍和寒冰長槍再度碰撞在一起,一股驚天的劍意,沖天而起,像是將天幕了撕裂了開來。

    “噗!”

    下一刻,劍光爆閃,劉澤狂噴一口鮮血,再度狼狽倒飛出去,他能感受到,秦塵在他的寒冰氣息中,竟然一點都不受影響,甚至出手的威力比他還要可怕。

    他急忙抬頭看去,就看到秦塵身上,衣甲破碎,原本身體中的鎧甲,也爆碎開來,但是整個人,除了氣息有些萎靡之外,卻一點事都沒有。

    “這怎么可能?”

    劉澤狂震,這樣的攻擊,都殺不了秦塵,那他還怎么殺?

    “莫非你還是一名煉體武者不成?”劉澤驚駭說道。

    “呵呵。”秦塵冷冷一笑,并未回答,只是搖頭道:“差不多了,剛才只是熱身,現在熱身結束,下一招,我要你命。”

    之前戰斗這么久,秦塵只是熟悉一下自己的戰力罷了,如今熟悉結束,他已然準備,一招斬殺劉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