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06章 斬殺劉澤

武神主宰
     第606章斬殺劉澤

    “就憑你?”

    劉澤雖然震驚,但秦塵狂妄的口氣,卻讓他更加震怒起來。

    是,秦塵的確是強,甚至于連他都無法給秦塵帶來傷害,但是,他要跑,難道那小子還能攔住自己不成?就憑他武宗的修為,能攔住自己這個武尊?

    “不知天高地厚。”

    冷哼一聲,劉澤冷漠道:“小子,你等著,在這黑死沼澤,我劉某若是不殺了你,就不在黒沼城混了。”

    話音落下,劉澤身形一晃,竟然就要離開這里。

    先前秦塵的實力,讓他感到可怕,他很清楚,想要擊殺秦塵,已經是不太可能了,為今之計,只有先回到黒沼城,通知谷風商會的會長,親自前來,將其斬殺。

    “此子如此年紀,修為便這般可怕,修煉的功法、秘技,絕對是萬中無一,必然在我谷風商會之上,更何況,此子身上還有一朵至少六階的血靈火,會長大人,必然會感興趣。”

    劉澤心中鎮定,只要會長大人愿意出手,擊殺秦塵,定然只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至于秦塵的蹤跡,劉澤卻是并不擔心。

    進出黑死沼澤的傳送通道,只有四個,谷風商會再次經營多年,勢力自然根深蒂固,和每一個勢力關系都不錯,而秦塵如果想要直接闖出黑死沼澤,劉澤也并不擔心。

    黑死沼澤外圍,其實有許多他們四大勢力布下的陷阱,這也是他們能夠坐擁傳送通道,獲得源源不絕利益的根本。

    除了這些陷阱外,也有不少他們四大勢力布下的探子,可以說只要秦塵一出現,就定然會被發現。

    “可惜了,本來此子身上的寶物,都歸老夫所有,現在通知了會長大人,只能得到其中一小部分。”

    甚至劉澤郁悶的,還是通知了會長之后,他無法得到秦塵和黑奴身上的大部分利益,像那天魔幡,他早就覬覦很久了,但若被會長發現,最終定然落不到他手中。

    只是現在為了斬殺秦塵和黑奴,他也沒有其他辦法。

    心念急死電轉之下,劉澤瞬間沖天而起,朝著相反的方向暴掠而去,心中憤憤不已。

    “想走?”

    秦塵冷笑,對方想殺他就殺他,想走就走,哪有這么好的事情。

    “幻禁囚籠!”

    目光一凝,一股凌冽的精神力沖擊,已然朝著劉澤沖了過去。

    “精神力攻擊?”

    劉澤本以為以自己的速度,想要離開,秦塵根本無力追趕,可突然之間,一股恐怖的精神風暴沖入自己腦海,他頓時覺得腦海一暈,身子仿佛要被拉入一個無盡幽冷的黑暗魔窟,心中頓時大驚。

    劉澤立即就明白這是精神攻擊,而且是極為恐怖的精神攻擊,甚至這精神沖擊的等階,絕對達到了六階級別,不然不會對他的感知造成如此巨大的影響。

    “怎么會?此子明明才是武宗境界,怎么會擁有如此可怕的精神攻擊?這不可能!”

    劉澤內心狂震,像是卷起了驚濤駭浪,但是此時此刻,他顧不得其他,趁著自己意識還清醒,“噗”朝手中離崁圣鏡上噴出一口精血,而后朝著秦塵瘋狂照耀了過來。

    “轟!”

    一道璀璨的白光,帶著浩蕩的古樸毀滅氣息,如同一掛銀河落下九天,瞬間轟擊在秦塵身上。

    “小子,是你逼我的!”

    “寒冰,給我爆!”

    同時他怒吼一聲,手中寒冰長槍像是瞬間爆裂了開來,從那寒冰長槍之上,陡然亮起無數璀璨的符文,這些符文每一道,都蘊含驚人的恐怖氣息,爆發出無數恐怖的光影。

    頃刻間,無數奪目的白色寒冰長槍碎片帶著刺耳的尖銳呼嘯之聲,瘋狂一般的涌向秦塵,迅猛無比,每一道,都堪比之前劉澤的全力出手,強悍到讓人感到變態。

    這些寒冰槍影,不但帶有刺耳的呼嘯之聲,還有一種嗚鳴的厲嚎響徹天地,回蕩在秦塵耳邊,仿佛能將人的靈魂都沖垮開來。

    “這是什么寶兵?竟然還有符文陣法封印?”

    秦塵大驚,那漫天槍影白光和圣鏡的光芒照耀,秦塵瞬間感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縈繞心頭,竟能威脅到他的生死。

    危機之中,秦塵面色不變,手中神秘銹劍陡然飛了出去。

    “御劍術!”

    “叮!”

    古樸神秘銹劍,穿透虛空,帶起一道犀利的劍光,瞬間斬在那離崁圣鏡之上,強烈的劍意暴涌而出,嘭的一聲,直將劉澤催動的離崁圣鏡轟的偏離了原有的位置。

    同時秦塵手中黑色葫蘆出現,黑色葫蘆上,光華涌現,瞬間大量的噬氣蟻和火煉蟲暴涌而出,原本籠罩住秦塵的漫天槍影白光,被噬氣蟻瘋狂吞噬之下,不斷的消融,緊接著無數的噬氣蟻和火煉蟲,瞬間就將劉澤給包裹了起來。

    “這是什么鬼東西?給我滾開!”

    看見自己拼命般的殺手锏也被秦塵輕易粉碎,而且秦塵的手段還層出不窮,強到變態的飛劍和這漫天飛蟲,這些東西之前對方根本就沒拿出來,劉澤內心早已充滿了恐懼。

    他瘋狂的舞動寒冰長槍,試圖將這漫天的蟲子給掃開,但是沒用,這些蟲子強悍的可怕,以他的攻擊,打上去竟然發出鏗鏘之音,死去的根本沒有幾只,反倒是這些蟲子,瘋狂吞噬他身上的真力和寒冰之氣,根本就阻止不了。

    “這么變態的奇異靈蟲,你是……血蟲人魔?”

    “不對,傳聞血蟲人魔只是五階武宗,而且根本不是什么少年,你到底是誰?”

    劉澤怒吼咆哮,在死亡的威脅下,瀕臨失態,他瘋狂后退,試圖脫離蟲群的包圍。

    “我是誰,你就別想了,死吧!”

    都到了這地步了,秦塵豈能讓對方逃走?精神力催動之下,神秘銹劍再次劈出,帶著無盡的劍道殺意,斬落而下。

    劉澤感受到了神秘銹劍的強烈殺氣,他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手中急忙出現一面盾牌,咔嚓一聲,這道盾牌只是擋住了神秘銹劍眨眼的時間,就被一斬兩斷。

    “噗……”

    劍氣斬入血肉的聲音響起,劉澤的半個手臂瞬間被斬飛出去,在劍意的攪動下爆為血霧,劉澤慘叫一聲,還沒來得及說出求饒的話,漫天噬氣蟻和火煉蟲已然將他重重包裹,緊接著一道更加凌厲的劍光瞬間將他湮滅,化為虛無。

    下一刻,漫天蟲群回歸黑色葫蘆,秦塵手中也多了一柄長槍、一面古鏡和一枚儲物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