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12章 再遇尹家兄妹

武神主宰
     第612章再遇尹家兄妹

    兩人在這地下遺跡中,快速的飛掠著。

    本來以為在這地下遺跡中,會有不少靈藥存在,可秦塵一直飛掠了許久,都沒看到一株的靈藥。

    不過倒也不是一點收獲沒有。

    在這地下遺跡中,同樣飄散著諸多的瘴氣,這些瘴氣經過秦塵分析,應該就是引發外界瘴氣變化的原因所在。

    “這么說來,黑死沼澤中瘴氣突然變得可怕起來,應該就是有人發現了這地下遺跡的入口,結果導致地下遺跡中的瘴氣,散逸到了外界的黑死沼澤中,兩者之間的瘴氣發生了交融,產生了新的瘴氣,所以才會使得原本的解毒丹失去效果。”

    “只不過之前那靈藥香氣又是什么?”

    秦塵想不通的,是那在外界地下遺跡入口的淡淡靈藥香氣,那些靈藥香氣,的的確確存在,而且從氣息上來看,絕對都是一些高階靈藥。

    可是通過通道進入地下遺跡中之后,那股靈藥香氣反而不見了。

    如果是別的武者,說不定就會以為自己是聞錯了,可秦塵卻很清楚,自己絕對沒有聞錯,的的確確是那股靈藥香味,突然之間消失了。

    “塵少,這里應該有不少人來過。”

    路過一些地方的時候,黑奴和秦塵看到了不少戰斗的痕跡,還有一些在黑死沼澤中的足跡,可見,此地在這之前已經有不少人路過了。

    “我們還是來的晚了一些,就算這里有靈藥,也應該被搜刮一空了。”

    黑奴郁悶說道。

    “嗯?”

    突然,秦塵在一片凌亂的沼澤地邊停了下來。

    “塵少,怎么了?”黑奴疑惑的看了過來,只見面前是一片沼澤地,地面上頗為凌亂,甚至還有不少的腳印,但是此地卻一個人都沒有,也沒有任何的靈藥。

    黑奴不知道秦塵停下的原因,但秦塵的精神力卻在這里掃到了一處被攻破的隱匿禁制,這個禁制應該是年份久遠自己破碎的,但就算是這樣,一般的人也看不出來。

    但秦塵卻是一個陣法大師,精神力掃過之后,立即就看出來這里是一個隱匿禁制,而根據這外圍的凌亂蹤跡,秦塵敢肯定,這處禁制肯定已經被不少人給發現了。

    “跟我來。”

    低喝一聲,秦塵帶著黑奴進入隱匿禁制之中。

    兩人立即就進入到了一個全新的地方,看到禁制里面的景象后,兩人全都愣住了,這里和外界黑死沼澤荒蕪的場景截然不同。

    映入兩人眼簾的,是一片不小的山谷,山谷中全是翠綠一片,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只是此刻這翠綠色的地方已經被踐踏的凌亂不堪,近百名武者在這凌亂不堪的山谷中到處搜尋著什么。

    而在山谷的入口處,還有幾個人在守護著,這在這幾個人身邊的地方,躺著七八具尸體,鮮血流了一地。

    但可以看出來,這些人被殺死的時間并不長,而且很很有可能就是被這守在門口的幾名兇悍武者給殺死的。

    空氣中,縈繞著一股淡淡的靈藥清香。

    秦塵心中立刻就是一喜,他什么眼光,瞬間就看出來,此地應該是一個藥田,而且是一處品階不低的藥田,否則這里的靈藥氣息不可能這么濃郁。

    只不過,放眼望去,這山谷中幾乎已經被掃蕩一空,明眼上已經看不到有什么靈藥了,但還是有上百人在這里到處搜尋著。

    讓秦塵疑惑的是,在這山谷中,秦塵看到了之前在黑沼廣場上和他們有交集的尹家兄妹兩個,此時兩人并沒有在搜尋靈藥,而是站在山谷處不遠的地方,臉色陰沉無比。

    而且兩人身上,明顯都受了傷,其中尹鋒身上的傷勢極為嚴重。

    秦塵和黑奴來到山谷中之后,立刻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其中一名身上氣息最為彪悍的半步武尊看到兩人之后,眉頭立即皺了一下。

    “塵少,你們怎么過來了?”尹家兄妹看到秦塵和黑奴之后,臉上立即露出了驚喜,可隨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急忙閉上了嘴。

    “你們兩個怎么在這里?”起床呢很捉著眉頭看了眼渾身是傷的尹鋒,緩緩走上前去,疑惑道:“這里又是什么地方?”

    那幾名守在谷口的武者原本準備上去呵斥,見到秦塵似乎和尹家兄妹認識,忽然冷笑了一聲,反而停下了腳步,沒有阻攔秦塵,譏諷道:“又來了兩個家伙,這兩個家伙還是你們的朋友,還說你們沒得到東西?今天你們若是不把東西交出來,休想離開這里。”

    尹鋒臉色有些難看,沉聲道:“我說過了,我們在這里得到的東西,已經全都給你們了,這兩位我們也只是恰巧認識,和他們有什么關系!”

    “呵呵,說的好聽,有沒有關系,可不是你們說了算的。”那幾名武者再度冷笑了一聲。

    “你……”

    尹家兄妹氣急,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秦塵掃了一眼場上,發現場上最強的,也只是一個半步武尊,頓時收回了目光,他現在關心的,是這藥田里究竟有什么,這些靈藥又去了什么地方。

    想到這里,秦塵來到兩人面前,先給了兩人一枚療傷丹,而后皺眉道:“兩位,你們怎么在這里,還有這藥田,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還說和他們沒關系,連藥田他們都知道了。”一名守護在谷口的武者突然冷笑了一聲。

    秦塵目光一冷,如果不是沒弄清楚情況,他早就廢了這個家伙了,只是這時候,他先想聽尹家兄妹說說具體情況。

    “塵少,你們來的真是太是時候了,這次我們可是要連累你們了……”尹鋒苦笑了一笑。

    “怎么說?”秦塵一臉疑惑。

    “我們來這邊說吧。”尹鋒看了眼谷口的幾人,帶著秦塵來到了山谷的一個偏僻角落。

    那幾名武者,只是冷冷的看著秦塵他們走到角落之處,嘴上噙著冷笑,卻沒有多說什么,那眼神,似乎已經吃定了秦塵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