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21章 你說怎么辦

武神主宰
     見得秦塵被大周王朝的人針對,遠處諸多武者盡皆嘆息。

    他們本來以為,秦塵他們貿然上去,定然會被廢墟中的強者斬殺,卻沒料到,那斗篷人竟然是一名六階的武尊,還差點將地魔宗的弟子擊殺。

    可惜的是,此人雖然是六階武尊,但也太魯莽了些,如果之前不動手,或許還沒事,可現在差點將地魔宗的高手擊殺,不得不說,是個錯誤的決定。

    地魔宗的人,一向極為狂妄,黑奴敢動他們的弟子,根本不會有好下場。

    “沒錯,剛才老夫正在專門研究這陣法,剛才這家伙出手卻將老夫的思路給打斷了,雖然根據規矩,六階武尊是能進來,可若是進來個人,就能打擾老夫的破陣,那老夫什么時候才能將這廢墟破開?”

    那叫左偽的老者臉上帶著不悅之色,冷哼開口。

    “現在左偽大師都這么說了,諸位還有什么話說,這兩人,可是你們大威王朝的人,你們大威王朝怎么說?”

    地魔宗武尊冷哼看向莫新城等人。

    大威王朝一側,眾人紛紛看向穆心城的高手,此次歷練,大威王朝皇室還未得到消息趕來,因此場上地位最高的,卻是汴州州城穆心城穆心府的勢力。

    黑修會、御獸山莊、天陣門等勢力雖強,但在這種官方場面上,卻是要給穆心府一點面子。

    那穆心府帶隊的是一個褐發老者,冷冷道:“此人雖然是我大威王朝武者,但是既然我們三大王朝已經定下了規矩,自然就按照規矩來,只要幾位在規矩之內,我們自然不會插手。”

    他說這話,顯然是根本不想管這里的事。

    “哈哈哈,既然穆成長老都這么說了,我御獸山莊自然也就不插手了。”

    莫新城也是笑了起來。

    黑修會當初聽說過秦塵和黑奴的那副會長,此時也在場,也淡淡道:“此人和我黑修會沒什么關聯,我黑修會乃是講規矩之人,也不會插手。”

    心中卻在冷笑:難怪這兩個家伙當初不接受我們黑修會的邀請,原來此人竟然是一名六階武尊,當初在黑修會的時候,還假裝只是五階后期巔峰武宗,殺死了安北雙魔,哼,既然不肯接受我黑修會的邀請,現在死活與我何關?

    其他黒沼城勢力的武者也都如此說道。

    “九哥,這兩人既然都是大威王朝的武者,為什么大威王朝的人卻都不管他們的死活?”

    就在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卻是那九皇子夏無殤身邊的少女,一臉疑惑。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廢墟外諸多武者的議論。

    大威王朝各大勢力,一向極不和睦,即便是這種面對外敵的時候,各大勢力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都沒人開口幫忙,反倒是大夏王朝的人幫忙說話,實在是令人寒心和羞愧。

    “諸位也都聽到了,既然大威王朝的人都沒說什么,那么老夫也按照規矩來辦事。”

    那地魔宗的武尊哈哈大笑起來,面色冰冷的走向黑奴和秦塵,而他身后,其他地魔宗的高手也都冷笑著走來,渾身殺氣騰騰。

    “夏無殤,你不會還想出手吧?”陰冷青年周巡冷笑一聲,上前兩步,顯然是阻止夏無殤動手。

    夏無殤嘆了一口氣,卻沒再說什么,既然連大威王朝自己人都這么說,自己身為大夏王朝皇子,又能說什么?

    地魔宗宗無心緩緩來到秦塵和黑奴面前,不屑說道:“你們兩個家伙,在不知規矩的情況下,亂闖遺跡中心,還要殺我地魔宗弟子,老夫宗無心,也是講規矩之人,你們說,應該怎么辦吧?”

    他嘴上說著怎么辦,身上的氣勢卻瘋狂暴涌,一股濃烈的殺機宛若山岳一般,狠狠鎮壓在秦塵、黑奴的身上。

    “哈哈哈。”他身后的幾名地魔宗的強者也都大笑起來,特別是那被黑奴一槍洞穿肩膀的武宗,更是殺機凜冽,渾身散發冷芒,顯然只要宗無心一聲令下,就要暴起出手,將秦塵和黑奴擊殺。

    黑奴臉色鐵青,如果是在別的地方,他早就一槍刺過去了,但是此刻被這么多武尊盯著,為了秦塵的安全,黑奴只能低頭看向秦塵,低聲道:“塵少……”

    秦塵手一抬,阻止了黑奴的說話,而后看向宗無心,淡淡道:“閣下,我們剛才可沒有殺你地魔宗的弟子。”

    “哈哈哈,小子,你是在求饒嗎?”宗無心獰笑了起來,“現在再求饒,是不是晚了一點?”

    其他地魔宗的武宗也都哈哈大笑起來,笑聲肆意猖狂,得意萬分。

    見此場面,場外所有大威王朝的武者都忍不住嘆息,而周巡等人卻是嘴角噙笑的陰冷看來。

    只見秦塵搖了搖頭,道:“錯了,我說的是,我剛才可沒殺你地魔宗弟子……不過現在……”

    話說一半,秦塵眸光陡然一寒,手中神秘銹劍驟然出現,噗嗤一聲刺入還猖狂大笑著的那武宗武者的喉嚨之中。

    那武宗武者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嘴里噴涌出血沫來,鮮血不斷的噴濺而出,眼神中流露出絕望和恐懼,顯然沒想到秦塵在這個時候還敢對他動手。

    他想要反抗,但是渾身的力量伴隨著鮮血的流淌,不斷的流失,渾身越來越冷,眼神徹底的死灰了下來。

    “現在才是殺了你地魔宗的弟子。”秦塵抽回神秘銹劍,冷笑著說道。

    什么?

    這一刻,場上所有人全都驚呆了,一個個目瞪口呆,內心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狂妄!

    太狂妄了!

    那宗無心說秦塵要殺他們地魔宗的弟子,上來找麻煩,大家都以為秦塵會解釋,大事化了,卻怎么也沒想到,秦塵二話不說,直接將他地魔宗的弟子給斬殺當場。

    而且口中還說,之前不叫殺他地魔宗弟子,現在才是殺了他地魔宗弟子。

    這樣的語氣,簡直狂妄到令人發指,眾人怎也么也料不到,秦塵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這簡直根本就沒將地魔宗的人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