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26章 天然法陣

武神主宰
     秦塵此話一出,左偽頓時一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眾人也都愕然看來。

    這秦塵什么意思,難道他還是一名陣法師不成?

    可就算他是一名陣法師,他的修為才五階中期巔峰,而陣法師的等階,往往會受到修為的限制,也就是說秦塵便是再強,也不過是一名五階陣法師罷了,甚至還不可能。

    畢竟,陣法和武道一樣,都需要耗費大量功夫研習。

    而秦塵如此年輕,就已經是五階中期巔峰的武宗,還想在陣法方面有所成就,顯然完全不可能。

    但左偽卻是場上修為最高的陣法大師,陣道修為達到了六階初期巔峰,秦塵想在陣法上和他叫板,那恐怕是找錯了對象。

    “哈哈哈,你將這陣法破開?不可能。”左偽冷笑,完全不相信。

    他之前早就已經摸索了半天了,這遺跡中心廢墟中的陣法,十分奇特,即便是他,也都有些云里霧里,在一點點的做嘗試,秦塵想破開,簡直異想天開。

    “我說如果假如呢?”

    “假如?”左偽嗤笑一聲,“若你真能將這陣法破開,老夫便是拜師為師,又能如何?”

    “拜本少為師?”秦塵搖了搖頭,嗤笑道:“你想的倒好,看你至少也有五六十歲了吧,不過才六階初期的陣法師,也配拜本少為師?”

    “不過才六階初期陣法師?”

    左偽大怒,對方口氣也太大了吧,六階的陣法尊師,在整個百朝之地,地位高貴,就算是王朝皇族,也要對自己恭恭敬敬,尊稱一聲大師。

    這小子倒好,一個‘不過才’,太過囂張。

    眾人也都目瞪口呆,覺得秦塵的話有些過了。

    “那你想怎樣?”

    左偽心中怒火燃燒起來,打定主意,不管如何,一定要給秦塵一個狠狠的教訓。

    “唔!”秦塵摸著下巴,思忖道:“收你為徒,有些玷污本少身份,不過收你為奴,倒還勉強可以,這樣吧,只要本少破開這陣法,你便做本少的奴仆如何,本少在這黑死沼澤,也還需要一個跟班。當然,以你的實力,只能當本少片刻的奴隸,等出了這黑死沼澤,奴仆身份本少只能收回來了,畢竟,本少的奴仆,可不是任何人都能當的。”

    “噗!”

    聞言,左偽差點沒噴出一口老血,氣得渾身發抖,眸中射出駭人的殺機。

    眾人也都瞠目結舌,一個個快要發瘋。

    但是,卻沒人出言阻止,對他們而言,這根本沒有壞處。

    “好,好,老夫便答應你又如何,但是,若是你輸了呢?”

    左偽渾身冷意綻放,眸中流露濃郁殺機。

    多少年了,自從他成為陣法大師后,還從來沒人敢這么跟他說話,還是如此年輕的一個少年。

    即便秦塵真的是大陸某個頂尖勢力的弟子,也不能如此羞辱于他。

    “我若輸了?唔……”秦塵摸了摸下巴:“你讓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如何?”

    “主人?”

    黑奴一驚,連看向秦塵。

    他倒不是懷疑秦塵的陣法造詣不如左偽,而是兩人打賭的是破開這遺跡中心的陣法,黑死沼澤,在百朝之地存在了不知多少萬年,此地的陣法,也斷然不會只是一個小小的五六階陣法,所以他擔心的,卻是秦塵無法解開這遺跡中心的陣法,而被對方制住。

    只是黑奴的表情落在左偽眼中,卻反而堅定了他打賭的信心。

    “好,一言為定。”

    不等秦塵反悔,左偽立即就是答應了下來:“諸位,大家都聽到了,此人和老夫打賭,能夠破開這遺跡中心的陣法,若是破不開,便任由老夫處置,大家可都聽的清清楚楚,此人過會若是反悔,還請諸位為老夫討個公道。”

    “放心好了,本少一言九鼎,豈是那種食言而肥之人。”秦塵淡淡一笑,似乎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黑奴心中一沉,卻只能無奈搖頭,塵少的決定,他自然沒資格反駁。

    見狀,在場諸多強者,都不由嘆息搖頭。

    任性,太任性了。

    這遺跡中心,他們到來也不是一時半會了,早就進行過一番探索,此地,的確有一個極為龐大的陣法,但是以他們這些人的眼光,甚至只能看出一些端倪,至于破開,那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只有陣法造詣最高的左偽,看出了一些端倪,有微弱的把握破開,但也只是有極小的把握罷了,之前嘗試破陣了半天,也沒有成功。

    而這少年,一上來便和左偽打這賭,讓眾人忍不住嘆息。

    年少輕狂啊!

    若是這陣法這么好破,還能等到現在?

    就算是他真的來自某個大勢力,見識廣博,但陣法一途,極為專業,可不是見識多,就能破開的。

    “請吧!”

    左偽嘴角勾勒冷笑,對著秦塵揮手說道,面露嘲諷。

    眾目睽睽之下,秦塵緩緩步入廢墟之中。

    他繞著這廢墟,來回走動,左看看,右看看,顯然是在到處查看著什么。

    一圈!

    兩圈!

    三圈!

    秦塵一邊看著,一邊眼神漸漸的凝重起來,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難題。

    “怎么樣,看出什么來了?”

    看到秦塵幾圈下來,臉色愈發凝重,左偽嗤笑一聲說道。

    夏無殤忍不住嘆息一聲。

    而周巡、莫新城等人,則是心中冷笑。

    這小子,遇到難題了吧,若是這遺跡中心如此輕易就能進入,他們豈會在這里待這么久,一點頭緒都沒有?

    就在左偽以為秦塵要認輸的時候,卻見秦塵淡淡說道:“的確看出了一些東西,此地,應該是一個天然法陣!”

    “哈哈哈,天然法陣?”

    “在這沼澤之地中心,出現一片廢墟,居然說是天然法陣?”

    “噗嗤!這小子不會什么都不懂,胡亂說的吧。”

    “就算是白癡,也應該知道這里不可能會是天然形成的吧!”

    眾人一愣,旋即其中不少人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們雖然不懂陣法,但也知道,天然陣法,乃是天地在運動過程中,天然形成。

    可此地,分明是一個廢墟,如何會是天然形成?

    一個個都看向左偽,因為他們知道,秦塵這話一出,左偽大師肯定會嘲諷開口。

    可是讓他們震驚的是。

    聽到秦塵的話,左偽臉上嗤笑的表情頓時凝固,眸中閃過一絲駭然之色。

    “你能看出這是天然法陣?”

    他眉頭一皺,忍不住震驚開口。

    更多鄉村言情流行加公眾號syzjxs2閱讀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