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27章 不是破開了

武神主宰
     第627章不是破開了

    啥,這還真是天然法陣?

    眾人一愣。

    一個個暈乎乎,差點昏倒在地,難以置信看著秦塵。

    還真被他蒙對了?瞎貓碰上了死耗子?

    “這有什么看不出的?”面對左偽的震驚,秦塵目光平淡,很自然的說道。

    左偽表情呆滯,其他一些強者也都有些發愣,眸中流露出駭然。

    原來,這廢墟之地,看似不可能,實則的確是一個天然陣法。

    只是這陣法十分隱秘,他們之前耗費了半天,也沒能弄明白,最后還是左偽出場,道出了真相。

    可如今,這秦塵,隨便轉了幾圈,就一語道破此地是一個天然法陣,讓他們如何不震驚。

    “這小子,真有那么神奇?是真的看出了這是天然法陣,還只是隨口蒙的?”

    眾人皺眉沉思。

    左偽也瞇著眼,仔細打量了半天秦塵,試圖從他身上看出一些端倪,只是秦塵表情淡定,沒有給他任何機會。

    “呵呵,閣下果然不凡,居然能認出此地是一個天然陣法,不過,光是認出還不夠,關鍵是要能破開才行。”左偽冷笑。

    天然陣法,他早就看出來了,只是之前,他一直嘗試破了半天,都沒有半點端倪。

    他相信,秦塵一個少年,即便是認出了天然陣法,想要破開,卻是不可能。

    “呵呵。”秦塵淡淡一笑:“天然陣法,有大有小,而咱們面前這個,與這黑死沼澤一方天地融合在一起,屬于大陣,因此想要強行破開,基本不可能,那等同于與天地自然的無窮之力對抗,甚至于,想要破開這大陣,就必須毀掉這黑死沼澤才行,從這一點上,顯然是根本不可能行得通的。”

    秦塵搖著頭,而后看了眼滿地的痕跡,嘲諷道:“唔,這位左偽大師,之前應該就是想利用陣法手段,強行破開這廢墟之地吧,嗯,嘗試的手法還不少,可惜啊,這點手段對于這天然大陣而言,無異于螳臂當車,蚍蜉撼樹,要是能成功才怪。”

    聞言,場上眾人全都一驚,不由得面面相覷。

    只有毀掉黑死沼澤才能破開陣法,這也太夸張了,別說他們在場這些人了,就算是大周王朝、大威王朝、大夏王朝所有的強者傾巢而出,恐怕也沒辦法毀掉這黑死沼澤之地吧。

    黑死沼澤,乃是三大王朝之間赫赫有名的禁地,存在的歷史,起碼上萬年不止,要是能毀掉,還會留到現在?

    如果秦塵所說的是真的,那他們還待在這里干什么,不如洗洗屁股回去算了。

    “荒謬。”

    左偽冷喝一聲,心中大怒不已。

    這小子,動不動就嘲諷自己,太囂張了。

    忍不住冷笑:“閣下說這天然陣法,乃是大陣,除非毀掉黑死沼澤,才能破開。這一點,老夫可不敢茍同。此地只是一處廢墟,就算是能形成天然法陣,又能有多大,恐怕閣下此舉是危言聳聽,別有用心吧。”

    左偽的意思分明是秦塵想利用言語,嚇走場上眾人,好獨吞此地。

    秦塵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嗤笑著看著左偽,“閣下真的是一名六階陣法師?”

    左偽一皺眉頭,“你這話什么意思?”

    秦塵搖頭道:“你說此地不過是廢墟形成,只是一個小陣,閣下大可看一下四周。”

    “四周?”左偽疑惑。

    秦塵站在一片廢墟之上,指著遠處被無數武者站著的沼澤之地,“閣下既然是陣法師,不如將這廢墟之地與這四周的沼澤、平原、水澤,結合在一起,可否看出點什么?”

    嗯?

    左偽皺眉,按照秦塵的指點,朝著四周看去,一開始,還沒什么,可漸漸的,眼眸中流露出驚訝之色,到后來,眼神中的駭然愈發濃烈,仿佛見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東西一般,甚至于身軀都在顫抖起來。

    “這……這……不可能!”

    他喃喃開口,仿佛見鬼一般。

    “左偽大師,你看到了什么?”

    周巡等人看到左偽的神情,忍不住疑惑詢問。

    “這……”左偽眼神呆滯,卻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呵呵。”秦塵一笑:“左偽大師自然看出來,本少沒有胡言亂語,此地陣法,只是這天然陣法的冰山一角,實則與整個黑死沼澤融為一體,這四周的水澤、沼澤、山巒,其實都是這陣法的一部分,可以說,我們進入的地下遺跡,本身就是一個無比巨大的陣法,覆蓋整個黑死沼澤。”

    當秦塵說完最后一句話的時候,左偽渾身一震,眼神呆滯木訥。

    這整個地下遺跡,竟然都是一個陣法?

    難怪自己剛才試驗了這么久,一點效果都沒有,他之前還懷疑,是哪里出了問題,現在看來,根本是方法用錯了。

    以破小陣的方法,去嘗試破開這天然大陣,要是能成功,那才叫意外。

    其他人看到左偽的表情,也都心神狂震,如此龐大的陣法,讓他們如何去破,難道真如這少年所說,要將整個黑死沼澤毀掉不成?

    即便是他們有這樣的心思,恐怕也沒有這樣的實力。

    “就算這整個黑死沼澤,都是天然陣法又能如何?小子,剛才打賭的,可是你能否破開這陣法,既然你破不開,閣下是否要任由老夫處置?”

    左偽震撼之下,迅速回過神來,猙獰大笑。

    既然這天然大陣破不開來,能夠教訓一下這小子,倒也不失為一件快事。

    左偽腦海中思緒浮動,已經想著如何教訓秦塵了。

    “是嗎?”

    秦塵淡淡一笑,不可置否,眾目睽睽之下,迅速來到場上,隨手扔出一面面陣旗。

    這些陣旗,被他隨意的放置在廢墟之中,讓人有些看不大清楚。

    但是,隨著這些陣旗落下,整個廢墟,突然開始變幻起來,一股股驚人的氣勢,在這廢墟之中彌漫開來,緊接著,轟,整個廢墟一震,竟然露出一個龐大的入口來。

    只是在這入口處,卻浮現著一道隱約的光膜,那入口深處,黝黑莫名,不知深入往何處,讓人心生驚疑。

    “你看,這不是破開了嗎?”秦塵淡淡一笑,嘲諷看著左偽。

    “這……怎么可能?”左偽瞪大雙眼,整個人驚怒交加,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