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28章 出爾反爾

武神主宰
     雖然面前的洞口,極為幽深,看不出什么端倪,但身為陣法師,他自然清楚,秦塵的確是在這天然陣法之上,打開了一個通道,才會出現這么一個洞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因此這個洞口,還真有可能是進入遺跡中心的通道。

    這怎么可能?

    左偽內心狂震,幾乎發狂。

    他不敢相信,自己想盡辦法,都無法破解的陣法,在秦塵手上,竟然如此簡單就被破開了,實在是讓人吃驚和意外。

    更讓他震驚的是,他是親眼看到秦塵布陣的,可如今回過頭來,他依舊不明白,秦塵是如何在這天然陣法打開的通道。

    換句話說,讓他自己來布陣,依舊做不到。

    這給了左偽內心無比巨大的打擊。

    甚至對自己的陣法造詣第一次產生了懷疑。

    “這有什么不可能的?”秦塵臉上的微笑依舊平淡,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般,淡淡道:“任何陣法都有破綻,面前這陣法雖然是天然陣法,同樣如此。而且正因為它是天然陣法,天然形成,所以更加不可能完美無缺,必然會有薄弱點,我們陣法師要做的,便是沿著這些薄弱點的路徑,進行布陣,自然便能破解開這天然陣法。若是像閣下這般,非要強行破開,那當然不行。”

    聞言,眾人都是若有所思。

    只有左偽,臉色陰沉無比,苦笑連連。

    這道理,他會不懂?但是懂歸懂,想要做到,卻不是簡簡單單一句話就可以的。

    至少到現在為止,他依舊連這天然陣法的一絲破綻,都沒能看出來。

    “這家伙還真的是一個陣法師,而且是不弱于左偽的的陣法師,這怎么可能?”

    場上除了左偽之上,也有一些人在陣法上略有造詣,雖然不明白秦塵的破陣方法,但是卻明白,這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的黑色洞口,還真有可能是破開這天然陣法后出現的遺跡入口,一個個都震驚萬分。

    最終,他們只能歸結于,秦塵見識驚人,看出了左偽大師根本沒看出來的陣法破綻,這才打開了通道,而并非在陣法造詣上,真的超過左偽大師了。

    “你說什么?”

    “這黑色洞口是遺跡的入口?”

    “莫非這黑死沼澤秘境中的寶物,就在這洞口之內?”

    此時整個場上徹底熱鬧起來,所有人都躁動不堪,震驚的看著秦塵。

    之前三大王朝那么多強者聚集在這里,耗費這么久,都未能破開陣法,可是這少年,才來多久,就將陣法破開,這也太可怕了!

    更讓他們激動的是,一旦陣法破開,顯然就代表他們已經能夠進入這遺跡之中,這還等什么?

    就在場上議論嘈雜的時候。

    “嗖!”

    那廢墟之中,一名臉色鷹鷙的男子甚至身形一晃,直接化作一道流光,來到黑色洞口之前,就要沖入那黑色洞口之中。

    “有人要闖進去。”

    “好奸詐的家伙。”

    人群立刻躁動起來,甚至之前被三大王朝強者攔在外面的上千武宗強者,此時也都躁動起來,紛紛就要往廢墟之中沖過來。

    眼看此人就要沖入洞口。

    砰的一聲,一道白光在那洞口驟然出現,那中年男子撞在白光之上,仿佛撞上了一堵鐵墻,直接被震飛出去,跌落在地上,差點摔了個狗啃屎。

    此人立刻從地面上一躍而起,冷然看向秦塵,臉色變得十分憤怒,沉聲道:“怎么回事,為什么本尊進不去?”

    后方的人群也都躁動起來,入口分明已經打開了,為什么進不去?

    秦塵冷笑一聲,此人不經自己允許,直接沖向入口,還問自己為什么進不去,自己欠他的嗎?

    所以他根本沒有回答對方的話,而是繼續看向左偽。

    此人見秦塵根本不搭理他,頓時就要發怒,不過他旁邊的一名同樣是六階武尊的同伴拉住了他:“別魯莽,先看看他怎么說,這么有這么多高手,輪的到你出頭?”

    那鷹鷙男子一愣,立即驚醒過來,朝四周一看,只見周巡等人正冷冷看著他,頓時心中一驚,額頭冒出冷汗。

    的確,連大周王朝周巡皇子他們都沒動,自己第一個就想沖進去,恐怕已經惹怒了場上的不少人了。

    進不去?

    此時廢墟之中,也有其他武尊身形晃動,嘗試進入遺跡入口,但飛掠之下,都被洞口處的一道白光反彈回來。

    頓時紛紛看向秦塵,疑惑道:“這位小兄弟,閣下不是已經將這天然陣法破開了么?為何這洞口無法進入?”

    此刻他們已經不敢將秦塵看做是一個普通少年了。

    秦塵淡淡看了眾人一眼,拱手道:“諸位先不用著急,此天然陣法,的確已經被本少破開,相信大家也都看出來了,過會只需本少再補上一些陣旗,自然就能讓洞口完全打開,供諸位進入。但是在破陣之前,諸位是不是忘了,本少可是還有事情沒處理完!”

    有事沒處理完?

    眾人一愣。

    卻見眾目睽睽之下,秦塵直接看向左偽:“左偽大師,你我之間的打賭,在場這么多武者全都親眼見證的,現在本少已經破開了陣法,閣下是不是要履行約定,成為本少的奴仆?”

    “你……”

    左偽臉色難看,他本來以入口一經打開,眾人肆意闖入之下,秦塵根本無暇顧及他,可沒想到秦塵如此狡詐,竟然未曾將入口完全打開,反而是趁這時機對他發難。

    他一時語結,無言以對。

    讓他一個六階陣法師,拜秦塵為主,打死他他都不愿意。

    “哼,閣下只是在陣法上打開了一個入口,還未讓眾人進入,恐怕還不能算是打開吧。”左偽狡辯說道。

    秦塵目光一冷,寒聲道:“閣下這是想耍賴么?”

    他一字一句道:“你我之間的約定,是只需破開這天然陣法,你便做本少奴仆,難道閣下想出爾反爾?”

    “呵呵,閣下此言差矣。”就在這時,那周巡突然笑了起來:“左偽大師所說,倒也未必是在耍賴,閣下雖然在陣法上打開了一個入口,但既然暫時無法進入,的確還不能算是破開了陣法,諸位,本皇子說的,應該不錯吧!”

    他笑瞇瞇的開口,看著秦塵的眼底深處卻掠過一絲陰冷。

    更多鄉村言情流行加公眾號syzjxs2閱讀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