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35章 震懾全場

武神主宰
     剩下的幾個沒占據到陣法禁制的武者見狀頓時急了,因為他們知道,一旦等秦塵占據了陣法禁制,就肯定不會有他們份了。

    所以根本不等秦塵,幾人身形一晃,就要沖上去占據最后一個陣法禁制。

    然而還沒等他們沖上去,突然一道人影閃過,已然落在了最后一個陣法禁制前,冷聲道:“這個陣法禁制是老夫的了。”

    正是天魔長老!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那突然出現的人影,這才發現,占據最后一個陣法禁制的竟然是一個他們都不熟悉的黑衣老者,渾身散發著陰冷的氣息,顯然也是一名武尊強者。

    這突如其來的場景,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那幾個沒占到陣法禁制的武尊強者臉上更是涌現出了憤怒之意。

    此人他們之前都沒見過,顯然是最后才趕來的武者,竟然如此猖狂,直接就占據一個陣法禁制,還說這個陣法禁制是他的了,未免也太囂張和狂妄了。

    當他們所有人都為無物么?

    更關鍵的是,此人這么一占之后,他們幾個一下子就失去了先機。

    “老東西,你找死!”

    生怕秦塵會開口的他們,根本不等秦塵說話,身上的殺意立即就涌現了出來。

    其中一名三角眼的中年男子,身形一縱,手中出現一柄戰斧,直接就朝天魔長老斬殺了下來。

    “轟隆!”

    那黑色戰斧,瞬間就爆發出驚人的轟鳴,滔天的斧影浮現在虛空之中,猶如狂濤駭浪一般,挾裹著無可匹敵的威勢,瞬間就來到天魔長老的頭頂。

    為了第一時間斬殺對方,這中年男子一出手便是全力,根本就沒有絲毫留手。

    同時還對著另外三名武尊冷喝道:“你們還等什么?”

    那三名武尊此時也反應過來,知道這是他們占據最后一個陣法禁制的最好機會,面色一冷之下,也全都沖了上來,渾身綻放冷冽殺意,顯然是要第一時間將天魔長老擊殺或者逼迫開。

    “這家伙還真是白癡。”

    看到這一幕,周圍其他人都無語的搖了搖頭,顯然是覺得天魔長老太魯莽了。

    這陣法禁制是那么好占據的么?除了兩大皇子和玄音閣的人之外,其他勢力,幾乎都是數個勢力聯合在一起,才能占據一個。

    可這老者倒好,不但沒有聯合任何勢力,甚至還是孤身一個人。

    這種行為跟作死也沒什么區別了。

    眾人甚至已經能夠猜想到那老者的下場了。

    就在眾人都搖頭嘆息的時候,天魔長老突然獰笑一聲,眸中閃過一絲厲色,面對漫天斧影,直接伸出了他的右手。

    這黑色手掌落入漫天斧影之中,就好像風中的浮萍一般,可是那中年男子臉上卻露出了極度駭然之色。

    因為他驚恐的發現,自己手中的戰斧,就好像劈中了泥沼一般,變得無比緩慢和艱難起來,同時一股恐怖到極點的反震之意,隨之傳遞了出來。

    “轟!”

    頃刻間,漫天斧影被一股驚人的陰冷之力轟碎,脆弱的不堪一擊。

    “找死的應該是你吧!”

    緊接著一道冰冷的獰笑聲響起,天魔長老探出的黑色手掌仿佛穿透了虛空一般,一瞬間就抓攝住中年男子的脖頸,將他拎了起來。

    “你……放開我!”

    中年男子神色驚恐,一股邪惡陰冷的力量瞬間涌入他的身體之中,一瞬間,他體內的真力瞬間禁錮了,甚至連運轉都運轉不起來。

    下一刻。

    “咔嚓!”

    天魔長老輕輕一擰,直接將他的脖子給擰斷,而后尸體扔在了地上。

    那巨大的黑色戰斧就直接掉在他的腳邊,徹底黯淡了下來。

    直到這時候,那剩下的三名武尊甚至還沒有來得及沖上來。

    而那率先出手的中年六階初期武尊,卻已經成為了一具尸體。

    那三名武尊臉上露出驚恐之色,紛紛停下腳步,全都驚懼的看著天魔長老,眼神中的憤怒和殺意早就消失得一干二凈,留下的只有恐懼。

    “嘶!”

    同一時間,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氣之聲在場上響起,所有人都駭然的看著天魔長老,眸中流露出凝重忌憚之意。

    一招!

    僅僅一招!

    一名六階初期的武尊就被這黑衣老者斬殺,雖然說也有對方大意的原因,可這種實力,不得不說,瞬間就震懾住了在場的其他強者。

    “六階中期武尊,甚至是六階中期巔峰的武尊!”

    就連周巡和夏無殤身邊的宗衛隊長、以及玄音閣的落英眸中也都流露出極度的凝重和忌憚之色。

    他們是場上最強的幾人,很清楚,這黑衣老者能夠做到這一點,在修為上絕對不會比他們弱上半分。

    沒想到在入口開啟的最后,還來了這么一個恐怖的武尊高手!

    幾人心中立即就沉了下來。

    多一名強者,對他們來說倒還好,但對他們要保護的皇子而言,無疑是多了一分的危險,這才是他們最為忌憚的。

    “你們三個,還想不想動手,想動手的話就快一點。”

    收起中年男子的儲物戒指,天魔長老冷冷的看著剩下的三名武尊,獰笑著說道。

    “不,這陣法禁制就讓給前輩你了,以前輩的實力得到這陣法禁制,實至名歸。”

    這三名武尊哪里還敢動手,他們都是六階初期的武尊,比之前被殺的中年男子強不了多少,在伯仲之間。

    真要上去,恐怕也只是一招的事情。

    寶物雖好,可也要有命拿才可以!

    “哼,算你們識相。”天魔長老冷笑了一聲,而后將目光看向秦塵和黑奴。

    此時場上也就秦塵沒占據到陣法禁制了。

    “兩位又怎么說?”天魔長老瞇著眼睛說道。

    “有好戲看了。”

    周巡心中瞬間興奮起來。

    這黑衣老者,一看便是心狠手辣之輩,若是秦塵也想占據一個陣法禁制,必然會和這家伙沖突上。

    若是那小子身邊的斗篷人被這黑衣老者殺了,自己又被黑衣老者逼到絕境,那就好玩了。

    周巡兩眼放光,心中無比的希冀。

    這樣一來,秦塵先前所說的武道分身,立即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