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37章 瘋狂煉制

武神主宰
     “怎么樣?老夫知曉閣下是一名陣法大師,若是加入破陣的隊伍中,能替老夫破開這陣法禁制,老夫愿意給出兩成的利益給三位,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讓這三大勢力的人幫忙給自己破陣之后,天魔長老立即看向秦塵,對著正在石臺上仔細打量的秦塵三人高喝道。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呵呵,多謝這位前輩的好意了,不過本少現在只想找到出去的出口,對著陣法禁制,本少卻不是特別感興趣,抱歉了。”

    秦塵連對天魔長老拱了拱手。

    心中卻是冷笑:“這家伙,三番五次故意邀請我,甚至為了讓我相信,還故意給這三大勢力讓出這么大的利益,還真是煞費苦心。”

    如果天魔長老不找他,秦塵還以為這或許是個意外什么的,可是天魔長老屢屢針對他,立即讓秦塵醒悟,對方極有可能是沖他來的。

    “看樣子,我殺死血魔教長老的事情,已經被血魔教的人知曉了,這家伙,應該就是來針對自己!”秦塵眼瞳中射出幽冷寒芒。

    派出來一個六階中期巔峰的武尊,血魔教還真是看得起自己。

    不過,對方不找自己麻煩還好,若是真敢找自己麻煩,他不介意給對方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天魔長老見這樣秦塵都不答應,心中再度冷了一分,為了防止秦塵和其他人懷疑,他也沒有再繼續邀請秦塵,只是轉過身,聯合那三大勢力的人一同開始破陣。

    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剛出現的時候秦塵就已經識破了他的身份。

    隨著所有人都開始進攻陣法禁制,整個山谷中只剩下隆隆的轟鳴之聲。

    而秦塵在查看了半天石臺之后,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凝重,半晌之后,他轉頭對著左偽道:“從現在開始,給我一刻不停的煉制六階的基礎陣旗。”

    “難道我們真的放棄這些陣法禁制了?這里面可是有不少寶物的?”

    左偽愕然的看著秦塵,他不明白,秦塵為什么放棄這些陣法禁制,反而是讓他煉制陣旗。

    難道他對寶物不感興趣嗎?

    “我讓你煉制陣旗就煉制陣旗,沒聽懂嗎?給你一個時辰時間,若是煉制不出十根六階基礎陣旗,本少要你好看。”秦塵冰冷的看著左偽冷喝道。

    “黑奴,你來監督他。”

    “是,塵少,看什么看,還不快開始煉制!”

    黑奴瞪著左偽,脾氣暴躁的喝道。

    瑪德!

    左偽罵人的心都有了。

    一個時辰煉制十根六階基礎陣旗,這家伙怎么不去死呢?

    如果可以的話,左偽恨不得一掌將秦塵拍成肉泥,但是先前秦塵和黑奴聯手之下,幾招就殺死了地魔宗的宗無心副宗主。

    他雖然是也六階初期的武尊,但是論實力也就和宗無心在伯仲之間,因此在秦塵和黑奴虎視眈眈之下,他根本不敢有任何反抗,只能忿忿不平的開始煉制六階基礎陣旗。

    而秦塵在一旁,也沒有休息,同樣開始瘋狂的煉制起了陣旗。

    一時之間,整個山谷顯得極為和諧,每個人都在做自己的事,互不干擾。

    不得不說,這幾個陣法禁制相當的強悍,經過了半天時間的攻擊,這幾個陣法禁制似乎并沒有多大的松動。

    而且一開始眾人心中還有些擔心陰魂獸會進入山谷,因此進攻禁制的時候,還時不時的查探四周,可半天過后,發現那些陰魂獸一直待在白霧里面,連一頭都沒進來過之后,眾人的心也完全的放了下來。

    全身心的投入到陣法禁制的破解中。

    事實上,如果說在場的所有人,都聯合在一起,同時先攻擊一個陣法禁制的話,說不定第一個陣法禁制早就破了。

    可是此時,眾人就像是約定好了一般,每個人都認真的進攻自己的陣法禁制,沒有人提出這個想法。

    而攻擊了半天之后,每個人體內的真力都有了不小的消耗,很多的武者都開始休息,一邊休息,一邊破解禁制,防止體內的真力會消耗的太多。

    本來眾人以為這禁制,攻擊個一天半天也就破了。

    可令眾人沒想到的是,三天后,還沒有一個陣法禁制被攻破,如果不是這陣法禁制在原有的基礎上又殘破了許多,變得更加虛弱的話,很多人甚至都以為這些陣法禁制根本破不開了。

    而這三天里,秦塵還是在不停的煉制陣旗,甚至光是左偽煉制的六階陣旗,都不下有一百多根了。

    “塵少,咱們這得煉制到什么時候啊?你到底要布置什么陣法啊?”

    連續三天的煉制,左偽的精神力幾乎都快枯竭了,到了后來的時候,他幾乎是一邊服用恢復精神力的丹藥,一邊煉制的。

    “我需要布置什么陣法,需要你知道么?”秦塵冰冷的看了眼左偽:“讓你繼續煉制就繼續煉制,再廢話,本少廢了你。”

    “我就只是問問而已。”

    左偽嘟囔了兩句,低下頭,眼底深處流露出一絲濃烈的怨毒和殺意。

    “這臭小子,這把自己當奴隸了么?也好,不管他要布置什么陣法,只要用到老夫煉制的陣旗,老夫就有把握弄死他。”

    左偽心中怨毒的吼道,一邊煉制,一邊在自己煉制的每根六階基礎陣旗之上,都做了一個小小的手腳。

    “這小子,也才五階的修為,之前只是眼界高,才開啟了入口罷了,老夫在這六階陣旗上做手腳,他能看得出什么,等到時候,他所布置的陣法完全受控于老夫的時候,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感覺,哼!”

    左偽咬著牙,一邊怨恨不已,一邊不斷煉制著。

    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他豈會真這么努力的煉制陣旗?

    而當煉制到第四天的時候,秦塵停下了煉制,開始利用之前煉制的陣旗,在石臺周圍布置起了陣法來。

    一個個陣旗被他扔到石臺周圍,逐漸形成了陣法的基礎結構。

    “開始布陣了么?難道是這家伙想要用陣法打開一個出口?”

    左偽見狀,心中陰冷了笑了兩聲。

    更多鄉村言情流行加公眾號syzjxs2閱讀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