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38章 真是藥田

武神主宰
     對他來說,秦塵用他的陣旗越多,對他就越有利。

    一枚枚陣旗落下,在石臺周圍形成一個個驚人的陣紋結構,一開始,左偽還能看的明白一些,可到了后面,左偽的臉色漸漸的凝重起來。

    因為他發現秦塵所布下的陣法結構,表面上看起來并不復雜,甚至看上去都沒達到六階的程度。

    可是當一個陣環一個陣環結合起來之后,卻形成了一個極為復雜詭異的大陣,甚至連他這個六階的陣法大師,都看不大明白,有種云里霧里的感覺。

    “難道這家伙真的來自百朝之地外的頂尖勢力?”

    左偽暗暗心驚。

    他也算是大周王朝最頂尖的陣法師之一了,雖然稱不上最強,但整個大周王朝比他強的陣法師,也就那么寥寥幾個,各個都是開宗立派的頂尖大能,或者是皇室供奉。

    可即便是以他的眼光,竟然無法看出來秦塵布下陣法的作用,這讓他如何不心驚。

    這種陣法造詣,絕不是百朝之地擁有的水準。

    “哼,不管這小子什么身份,布下的是什么陣法,只要用到老夫的陣旗,一旦等陣法催動起來,老夫自然能明白這陣法的運轉規律和作用,到時候,老夫再利用陣旗上設下的暗門,瞬間反控陣法,到那個時候,這小子還不是任由我處置?”

    “甚至于,從他身上,老夫還能得到許多前所未有的陣道知識!”

    左偽的心一下火熱起來,如果秦塵身上真有遠超百朝之地的陣法書籍,一旦被自己得到,以自己六階的陣法造詣,那自己甚至一躍成為整個大周王朝最強的陣法師,也不是沒有可能。

    到那個時候,就連各大王朝的皇族也要對自己共恭恭敬敬,尊稱大師。

    光是想想,左偽便熱血沸騰。

    想到這里,左偽再也顧不得腦海中精神力枯竭,不需要秦塵催促,更加瘋狂的煉制起了六階的基礎陣旗來。

    因為他很清楚,只有秦塵布置的陣法用道越多他的陣旗,他才能對陣法的運轉更加的熟悉,反控起來也更加容易。

    就這樣,雙方各懷心思,都陷入煉制之中。

    到了第五天的時候,一陣劇烈的震動響起,一股濃郁到極點的靈藥香氣彌漫了開來,就是正在布陣中的秦塵也忍不住抬起頭,他猜測,應該是有一個陣法禁制被打破了。

    他抬起頭,果然看見遠處的一個陣法禁制被打破了,打破陣法的竟然是那一對玄音閣的女子。

    她們只有兩人占據一個陣法禁制,可謂是場上比例最大的一對了,可周巡、夏無殤他們卻連什么話都沒說,甚至她們打破禁制的速度竟然最快,這讓秦塵忍不住微微震驚訝異。

    此刻兩人面前的陣法禁制已經被打破,一股濃郁的靈藥香氣從被打破的陣法禁制中散發出來,其余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攻擊,紛紛看向那個已經被打破的陣法禁制。

    當看到陣法禁制里面的東西之后,周圍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起來,這陣法禁制里面果然是靈藥,而且還不是簡單的靈藥。

    只見里面郁郁蔥蔥的一片藥園,其中等階最低的也是五階靈藥黃芪花,而更多的是六階的懷牛膝、沙棘籽。

    這些還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竟然還有幾株化尊草,這可是足以令六階武尊瘋狂的靈藥!

    其中黃芪花是煉制五階凝血丹的主要材料,也是六階凝血丹的主要輔材,一旦煉制出六階的凝血丹,能夠讓六階武尊一旦受傷,便可以以極快的速度恢復,是六階療傷丹藥中功效最可怕的一種。

    而凝血丹更強的還是,在使用之后,武者能夠極快的恢復戰斗力,甚至一邊療傷,一邊戰斗。

    要知道,對于一名武者而言,最擔心的就是在戰斗的過程中受傷,一旦受傷,戰斗力自然就會大大減弱,而在接下來的戰斗中,自然會越來越艱難,甚至于隕落。

    可一旦身上有那么一凝血丹,一旦受傷,直接服用之后,對戰斗力幾乎沒什么影響,這是何等的功效?

    簡直是每一個在刀口舔血武者必備的良藥。

    而因為黃芪花極為稀少,使得這種以黃芪花為主材的凝血丹,在王朝各地的丹閣都極為少見,幾乎不可能購買到,只有在一些拍賣會上,才有可能會遇到。

    懷牛膝和沙棘籽都是六品真力丹的材料,由這兩種靈藥煉制出來的真力丹,號稱是六品之中最好的恢復真力丹藥,它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將武者體內消耗的真力恢復,除此之外,還沒有任何的副作用。

    這兩種靈藥和之前的凝血丹一樣,幾乎是武者戰斗中最為寶貴的丹藥了。

    同時這兩種靈藥極為稀少,否則幾乎是任何武尊強者在外必備的丹藥。

    可這里面最可怕的還是那幾株化尊草,化尊草是六階巔峰的靈藥,同時是煉制六品化尊丹的最核心主材。

    化尊丹一聽名字,就知道是讓人突破的丹藥,它是五階巔峰武宗突破六階武尊境界頸的最好丹藥,同時對六階武尊武者突破也有非常好的效果。

    能夠讓處于六階小境界中的武者,有一定幾率突破下一個小境界的概率。

    這是什么一個概念?

    也就是說只要得到了這化尊草,讓一名六品巔峰的煉藥大師煉制成化尊丹,足以使一個勢力的幾名五階巔峰武宗,一齊突破到六階武尊,等于是多幾名武尊。

    這是何等的可怕?

    更驚人的是,這些化尊丹甚至能讓一些六階初期巔峰的武尊,突破到六階中期,甚至讓六階中期巔峰的武尊,突破到六階后期。

    這對于場上的這么多強者來說,簡直是能讓人瘋狂的東西。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火熱起來,貪婪的盯著那破開的陣法禁制中的靈藥。

    那玄音閣的落英長老看到周圍諸多武者的貪婪目光,頓時冷冷的說道:“這里有七個陣法禁制,我們只是打破了一個而已,我想諸位還是關注一下自己的陣法禁制吧。”

    果然落英長老這么一提醒,所有眼紅的人紛紛清醒過來,更是不要命的瘋狂攻擊自己的陣法禁制。

    既然第一個陣法禁制中有這么多的珍稀靈藥,那么他們的陣法禁制中,顯然也未必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