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40章 傳送陣

武神主宰
     “這石臺是設置了防御陣法么?為什么我靠近不了了?”夏無殤愕然的說道。

    秦塵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九皇子,這石臺周圍我已經布置了陣法,所以暫時不能靠近了。”

    “你這是……”

    九皇子愣了下,不明白秦塵布下陣法的目的是什么。

    這石臺他們之前也看過了,除了一些詭異的紋路之外,其他什么都沒有,在這里布置防御陣法,難道是怕別人對他動手么?

    可剛才秦塵什么靈藥都沒得到,現在眾人的心思,都在各自和別人得到的靈藥上,哪有心情找他麻煩?

    見夏無殤滿臉疑惑,秦塵此時也終于停下了陣法的布置,但卻沒有解釋。

    數天的功夫,不眠不休,他在整個石臺周圍已經布下了數百根的六階基礎陣旗,可以說,如今在秦塵的控制范圍,已經密密麻麻全都是六階的陣旗了。

    一旁左偽也終于停下了煉制。

    感受到石臺周圍的場景之后,他整個人頓時吃了一驚。

    成為六階陣法師這么久,他還是第一次一次性煉制這么多的基礎陣旗,幾天下來,他整個人精神都有些渾渾噩噩,消耗的極為嚴重了。

    可他內心,卻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之感,那酣暢淋漓,不顧一切的煉制,令他的精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歷練。

    到了最后的時候,他煉制一根六階基礎陣旗的時間,甚至只有一開始的一半。

    “不可思議,只是簡簡單單的煉制陣旗,竟然令我的陣法造詣,無形中再度提升了一籌。”

    左偽內心震撼,如果給他時間,他完全能夠令自己的陣法造詣,在原有基礎上再次突破。

    但此時他卻沒有時間去感悟,回過神來的他,注意力立即就集中到了石臺周圍的陣旗上去。

    數百根的基礎陣旗,其中有一大部分可以說是他煉制的,每一根陣旗上,他都做了手腳,所以盡管秦塵布置的極為雜亂,并且將陣旗隱匿了起來。

    但左偽的腦海中,還是能清晰的感受到這些陣旗的。

    “如此恐怖的陣法,此子圖謀必然不小,我必須盡管了解整個陣法的運作,再想辦法將控制權收入自己手中,到那個時候……”

    左偽看了眼秦塵,眸底閃過一絲陰冷之色,而后低下頭,細細感知每一根陣旗的位置和整個陣法的結構。

    此時秦塵已經將陣法完全布置完成,他抬頭看著山谷中諸多強者,朗聲說道:“諸位,我想大家進來后又得到了大量的珍貴靈藥,現在一定是迫切的想要出去吧?”

    秦塵的話立即就吸引了場上所有的武者。

    事實上正如秦塵所說,得到珍稀靈藥后短暫的狂熱之后,很多人清醒過來,那七個陣法禁制已經全都被破了,可依舊沒能找到離開的出口。

    這讓每個人心中沉甸甸的。

    靈藥再珍貴,可是出不去,也等于是白搭,更何況這山谷外還有那么多的陰魂獸,一個不小心,甚至有可能隕落在這里。

    “你小子問這話什么意思?莫非你有辦法出去?”

    周巡轉過頭來,冷然的開口道。

    秦塵冷冷看了他一眼,見周巡態度不好,根本懶得回答他的話。

    “你……”秦塵那輕蔑的眼神,頓時讓周巡火冒三丈,渾身殺意激蕩。

    他剛想開口,卻見玄音閣的落英長老看過來,凝聲到:“莫非閣下發現了出口?若是閣下有辦法讓我們離開,我倒是可以送幾株靈藥給你。”

    落英長老是所有人中最先打破陣法禁制的,所以她在收集完所有靈藥之后,仔仔細細的再次檢查過了山谷,依舊沒能發現出口,所以對怎么離開此地很不樂觀。

    現在見秦塵這么開口,立即明白過來這家伙應該是知道些什么。

    秦塵微微一笑,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他看著落英長老微笑道:“這位前輩說的沒錯,在下倒還真的發現了出口,有辦法讓諸位離開。”

    “什么?這家伙發現了出口?”

    “難道就是在那石臺之上?”

    “不可能,那石臺我們之前早就看過了,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石臺,怎么會有出口?”

    聽說秦塵找到了出口,眾人一下子就炸鍋了。

    如果這句話是別人說的,他們或許還將信將疑,可是秦塵說的,眾人頓時產生了極大的信服。

    畢竟他們之所以能夠進來,就是因為秦塵破開了外面廢墟中的天然陣法,可以說是場上陣法造詣最高的一個,以他的陣法造詣找到出口,也不是不可能。

    秦塵笑了笑,淡聲說道:“諸位猜測的沒錯,這石臺其實就是一個傳送陣,只不過這是一個遠古陣法,并且已經有些不完整了,在下也是耗費了極大的精力,才弄清楚整個陣法的運作規律,并且在諸位大發財的時候,辛辛苦苦,嘔心瀝血,將這個傳送陣重新布置完成,修補成功,使得它完善起來。”

    秦塵的話還沒完全說話,山谷中立刻就像炸開了鍋,驚人的喧嘩之聲直沖云霄,整個山谷嗡嗡直響。

    “這石臺竟然就是離開的傳送陣?”

    周巡面露驚愕,身形一晃,急切的就要沖向石臺,可是他敢靠近石臺數十米的范圍,砰的一聲,虛空之中突然浮現一道白光,一下子就將周巡給震飛了出去。

    “殿下。”

    周巡身邊的老者臉色一變,急忙扶起周巡,其他心中急切沖上來的人見周巡被彈飛出去,也一個個停下腳步,眉頭皺了起來。

    他們這才發現,整個石臺包括石臺周圍數十米內的方圓,已經被一個恐怖的陣法給包圍。

    這陣法甚至極為隱秘,直到他們試圖沖進去的時候,才開始顯現。

    “閣下這是什么意思?為何將石臺用陣法給封了起來?”那在外界因為迫切進入入口和秦塵鬧過不愉快的六階武尊,第一個厲聲說道。

    “什么意思?我還想問諸位是什么意思。”秦塵臉色一沉,冷聲說道:“這個傳送陣法我嘔心瀝血,幾天幾夜不眠不休,才好不容易完成,諸位什么都不說,就想直接占便宜不成?哪有這么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