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41章 辛苦費

武神主宰
     “那你想怎樣?”

    “怎么樣?自然是索要一些辛苦費。”秦塵冷冷道:“諸位之前發財發的那么開心,本少卻在這里辛辛苦苦,如果諸位想進進入這傳送陣,也不是不可以,看在本少之前那么辛苦破陣的份上,拿出來一些辛苦費,自然就行了。”

    秦塵最噙冷笑。

    這才是他的目的所在。

    剛才那些家伙,破開陣法禁制,搜刮靈藥搜刮的那么開心,不付出一點代價,就想離開這里,哪有那么便宜的好事。

    “可笑。”那六階武尊臉色一沉,冷笑道:“我們這些人,辛辛苦苦花了那么長的時間精力,才破開的陣法禁制,閣下隨口就想從我們身上得到靈藥,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更何況,你以為就憑你們三個人,能擋住我們這么多人,只要我等一同出手,破掉這個陣法,還不是輕輕松松的事情?”

    他這話,語氣是說給秦塵聽的,不如是說給在場其他人聽的。

    聞言,眾人眉頭都是一挑。

    的確,秦塵的陣法造詣是很強,但再強,又能強到哪里去?

    一個五階武宗罷了,就算是加上左偽這個六階陣法師,倉促之間,幾天功夫能夠布置出一個普通的六階陣法已經極為了不得了。

    如果山谷中只有寥寥幾個人,或許還沒辦法,只能任由他敲詐。

    可現在場上足足有上百號人,六階的武尊不下二十個,六階中期的武尊都有幾個,會被一個六階的防御陣法給難住?

    只要他們一齊出手,之前那陣法禁制都被他們破開了,一個六階的防御陣法會破不開?到時候根本不需要通過秦塵,就直接能傳送出去。

    想到這里,不少人的心思都火熱起來,彼此對視一眼,眸中流露出濃郁的殺意。

    九皇子夏無殤和十六公主夏無柔也都愕然的看著秦塵,他們知道秦塵對這些靈藥頗為眼熱,但現在這舉動也太瘋狂了一點。

    霸占著出口,強行索要財物,等于是和山谷中的所有武者為敵,根本就是不智之舉。

    左偽則是目瞪口呆。

    原來這小子打的是這個算盤,這也太狠了。

    秦塵感受到下方蠢蠢欲動的氣氛,頓時冷冷一笑,道:“這么簡單的道理,閣下以為本少會想不到?這傳送陣的催動,極其復雜,你們之中,連一個高等階的陣法師都沒有,就算是進來,也無法催動本少的傳送陣。”

    “其次,本少的陣法雖然一般般,但擋住諸位的聯手攻擊十幾個呼吸還是完全沒問題的,除了這防御陣法外,本少還在傳送陣外面布置了一個自毀陣法,假如諸位強行進攻本少的陣法,本少恐怕只能先行傳送出去,然而同時激活自毀陣法了。到時候,本少一無所獲,諸位可是要陪著這些陰魂獸,在這里渡過余生了。”

    說到這,秦塵冷笑道:“不知道諸位得到的那些靈藥,能否讓這些陰魂獸,放過諸位呢?”

    “你……”

    秦塵的話,就像是一盆冷水,瞬間澆在所有準備動手的武者頭上。

    秦塵的陣法造詣,他們都很清楚,之前在廢墟外破開那天然陣法的時候,眾人就見識過了。

    本來,除了秦塵之外,眾人中還有一個左偽,可以替他們破陣,可現在,左偽已經打賭認輸,成為了秦塵的奴仆,他們這些人,只能眼睜睜看著秦塵,囂張得意。

    “可惡!”

    所有人內心憤怒,雙拳緊攥,如果可以的話,他們恨不得一拳將秦塵的頭給打爆,但是此時此刻,面對離開的誘惑,他們卻根本不敢輕舉妄動,生怕秦塵毀掉傳送陣。

    “不知閣下想要我等交出多少靈藥?”

    玄音閣的落英長老沉聲問道。

    “師父?”

    “落英長老?”

    落英長老身邊的少女芷薇以及所有人都驚愕的看來。

    他們都清楚,落英長老的脾氣一向極為暴躁,不像是會妥協之人。

    落英長老擺擺手道:“我等能來到這里,都是因為此人,而且此人還補全了傳送陣,交出一些靈藥,倒也不算過分。”

    落英長老淡漠道。

    此時得到了化尊草的她,根本不想和秦塵糾纏下去,相比交出一些靈藥,她更迫切的,是出去尋找一名煉藥大師,煉制出化尊丹,讓芷薇突破六階武尊,最終加入飄渺宮。

    “呵呵,閣下大仁大義,在下佩服。”秦塵微微一笑,“既然閣下這么爽快,本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本少辛辛苦苦讓諸位進來,又讓諸位出去,耗費太多精力,這樣,本少也不多要,根據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本少索要的靈藥,也不同,像閣下這么爽快,本少只要閣下在陣法禁制中得到靈藥的六成,也就可以了。”

    什么?

    六成?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著秦塵,臉上浮現出怒氣,這家伙瘋了不成?

    就連一開始臉色還算好看的落英長老,此時也氣得臉色發白,眸中爆發寒芒。

    她以為秦塵所說的索要一些辛苦費,也就一個勢力幾株靈藥罷了,這樣場上這么勢力加起來,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了。

    可誰知道對方一要就要自己身上的六成靈藥,這豈不是自己辛辛苦苦打開陣法禁制,他吃肉,自己只能喝湯?

    “閣下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把自己噎死?”

    落英長老臉色難看,厲聲說道,氣得渾身發抖。

    如果不是有防御陣法的話,她早就對秦塵出手了。

    秦塵臉色也陰沉下來,冷聲道:“閣下這么說話,本少就不愛聽了,你先前也說了,你們能進來,是因為本少,能出去,也是因為本少,你們什么都沒干,只是隨隨便便消耗了一些真力,就得到四成的大量靈藥,還想怎么樣?”

    “你……”

    落英長老氣得渾身發抖,“你知道我們玄音閣是什么勢力么?連這百朝之地的諸多王朝,都不敢這么和我們說話,我勸閣下還是多考慮考慮,這天下,不是有個靠山,就可以無法無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