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58章 守株待兔

武神主宰
     更何況。

    之前進入遺跡中心的武者,都是來自三大王朝的各個頂尖勢力。

    就算是串供,也不可能串的這么沒有破綻,畢竟一旦有人說出真相,立刻就會引起其他武者的憤怒。

    “好,就算是那少年敲詐了你們,但為什么到現在都還沒有出來?”此時又有強者冷哼道。

    “這我怎么知道?”落英冷冷的掃了一眼人群,卻沒發現是誰開的口,只是冷冷道:“我離開的時候,里面還有那少年和大周王朝的周巡皇子,以及一個外來的六階中期巔峰武尊,以周巡的性格,會乖乖交出靈藥才怪,說不定他們還在里面僵持也未必。”

    距離最后一個的落英傳送出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這么長時間里,卻一直沒人再被傳送傳來,同樣引來不少人的懷疑。

    只是如今聽落英這么一說,倒也不是不可能。

    周巡皇子一向橫行慣了,并且和秦塵極為不對副,按照之前秦塵敲詐他們的數量來看,秦塵至少會敲詐周巡至少八成或者九成的靈藥。

    如果是這樣,周巡根本不可能同意,雙方極有可能會產生僵持。

    此時場上的絕大多數人都已經相信了落英他們的話,有不少人留在這里的目的,其實和落英他們一樣,想要守在這里,等著秦塵出來,再從他身上得到靈藥。

    一個不知來歷的少年,憑借一點陣法造詣,獨霸出口傳送陣,并且還敲詐了這么多強者身上的靈藥,豈能讓他這么容易就離開?

    其中那六階中期的武尊站了出來,立即就抱拳道:“好,在下也相信諸位的信譽,不會是胡言亂語之人,之前,我等未能及時趕到,沒能將進入遺跡中心,得到靈藥。既然諸位都曾被那少年敲詐靈藥,也想重新奪回來。那么在這之前,我希望大家將自己損失的藥材報一下,我們也不多要,諸位被那少年的奪走的靈藥,我們拿走七成,如何?如此一來,也省的大家造成內訌。”

    那六階中期武尊的話,立刻引來場上其他沒得到靈藥的六階武尊贊同。

    “七成,你們也要的太多了吧?什么都不做,就得到七成靈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但落英等人立刻就不滿起來。

    “你可知道遺跡中心里有什么么?滿山谷的陰魂獸,我們冒著生命危險,耗費了數天功夫,這才辛辛苦苦得到靈藥,配什么直接就分你們七成?”

    “太多了,最多三成!”

    “依我看,兩成就夠了。”

    那些從山谷中出來的強者,紛紛說道。

    那中年武尊臉色驀地沉了一下,寒聲道:“諸位也太沒誠意了吧?那少年能敲詐掉諸位多少靈藥?一兩成已經差不多了,而我們只要這一兩成中的七成,難道還嫌多?”

    他的身上殺氣一下就涌了上來,在他看來,秦塵最多能敲詐落英長老他們多少?一兩成頂多了,再多再多也就三四成,可落英他們連被敲詐的七成都不愿意拿出來,根本就是看不起他們。

    不僅是他,其他沒進入山谷的武尊強者們也都憤怒起來。

    “一兩成?哼,你可知道那小子敲詐了本長老多少?”落英神色憤怒的說道。

    “多少?”

    “九成!”落英咬著牙,眼神憤怒,都快噴出火來。

    “什么,九成,怎么可能?”

    那六階中期武尊和其它強者紛紛驚住了,一臉難以置信。

    開什么玩笑,這落英是傻子么?就算是對方占據了出口,也不至于乖乖交出這么多靈藥吧?

    “九成靈藥,你是在開玩笑吧,難道閣下就不會反抗么?”那六階中期武尊冷笑。

    落英臉色更加難看:怒聲道:“正因為本長老不同意,才被敲詐了九成,否則,六成就足夠了,不信的話,你問其他人吧!”

    “落英長老最后離開的,在下不知道,但是我被搶走的,是八成的靈藥,還有一萬中品真石,這個落英長老應該知道。”莫新城第一個站出來,寒聲說道。

    莫新城說完,龍巖會長立即站出來冰冷的說道:“我被搶走了七成的靈藥,還有一萬中品真石,莫家主和落英長老應該都看到的。”

    “我被搶走的是六成。”

    “我也是六成!”

    那些后面離開的武者倒還好,第一個離開的夏無柔聽到落英長老和其他勢力強者們說的內容后,頓時吃了一驚。

    她以為秦塵要走了自己五成的靈藥,已經算是很多了,因此心中對秦塵極為不滿,可沒想到,剩下的其他人被索要的更多。

    其中落英長老竟然高達九成。

    這簡直就是將落英長老達到的靈藥,全都搶過去了。

    此時夏無柔才終于明白過來,當初自己離開的時候,秦塵說的那句話“我對你是多么好了!”。

    相比其他人被搶走的靈藥,只要了自己五成,的確算是極為仁慈了。

    此時夏無殤也苦笑一聲,一開始他也對秦塵頗有些不滿,但此時此刻,這些不滿徹底煙消云散。

    比起其他人,自己才被搶走五成,而且多的兩株最終還沒要,這已經算是謝天謝地了。

    甚至連跟隨著夏無殤的宗衛隊長,也苦笑一聲,對秦塵也沒了怨恨。

    看著其他人義憤填膺的樣子,夏無殤完全沒有了繼續待下去的想法,別人想要找秦塵要回靈藥,那是他們的事情,他已經沒了這個念頭。

    而且他突然間有一種明悟,從破開這廢墟的天然陣法,奴役唯一的陣法師左偽,到最后霸占傳送陣,秦塵做事極為的嚴謹,一開始看不明白的舉動,到了最后卻反而成為了他早就設計好的東西。

    如今他搶走了這么多人的靈藥,會沒有一點準備?

    夏無殤突然有種感覺,這些人留在這里,準備伏擊過會出來的秦塵,極有可能會一無所獲。

    此時此刻,他對秦塵的怨恨徹底消散,忽然笑了笑對夏無柔和身邊的宗衛隊長說道:“我們回去吧!”

    說著便帶著大夏王朝皇室的強者,朝人群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