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66章 有好戲看

武神主宰
     盡管心中駭人,只是現在的秦塵,卻沒有任何辦法阻止對方。

    他所能做的,只是祈禱對方無法脫困,甚至死在那地下空間中。

    雖然這個可能性不高,但秦塵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將一切都拋在腦后之后,接下來的幾天,秦塵并未離開黑死沼澤,而是繼續修煉休養。

    同時他也將自己身上的諸多靈藥,分了一些給黑奴。

    如今的黑奴已經達到了六階初期巔峰,得到了秦塵所給的化尊丹和諸多驚人丹藥,心中狂喜,第一時間就進入了閉關之中。

    時間如流水,轉瞬即逝。

    一個禮拜之后,秦塵身上的傷勢這才痊愈。

    睜開雙眼,秦塵心中感慨不已,這一次可以說是他重生之后,所遭受的最大的重創了,足足花了近十天的功夫,消耗了諸多靈藥,才徹底痊愈。

    只是痊愈之后,秦塵非但沒有絲毫憤怒,反而是充滿了驚喜。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靈魂力在遭受這一次的重創之后,再一次的得到了凝練和提升,修復之后的靈魂力比之之前,竟然強了許多。

    而當秦塵傷勢痊愈的時候。

    轟!

    正位于修煉中的黑奴身上,也陡然升騰起一股驚人的威壓,緊接著天地間大量的靈氣,紛紛朝他身上匯聚了過來。

    整個過程整整延續了半個時辰,這才徹底停止。

    秦塵頗為吃驚的看著黑奴,他沒想到黑奴的天賦竟然如此不錯,竟然在短短數天內,一舉突破到了六階中期。

    要知道,化尊丹居然能夠讓一名武尊有所突破,但也不是百分之一百的。

    而黑奴突破六階初期巔峰,也才沒多久,如今再度突破六階中期,這速度可謂是駭人無比。

    如果讓這百朝之地的其他武尊強者聽聞,恐怕各個都會驚得目瞪口呆。

    畢竟武者一旦到了六階武尊境界,每一個境界都是一道坎,哪怕是小境界也一樣。

    有些武者,終其一生,也只能在六階初期徘徊,甚至無法跨入六階中期。

    突破之后,秦塵又耗費了數天功夫,讓黑奴服用了大量丹藥。

    直到黑奴的修為一直攀升到六階中期巔峰之后,兩人這才徹底停下了修煉。

    “走,我們離開這里。”

    看到黑奴修為達到六階中期巔峰之后,秦塵立即帶著黑奴離開了閉關之地。

    “塵少,我們現在去哪里?”黑奴恭敬問道。

    如今的他,可以說是徹底臣服了秦塵。

    短短數個月,他身上的變化可以說是天翻地覆,從五階后期一舉跨入到六階中期巔峰,這樣的場景黑奴甚至在夢中都從來沒做過。

    “自然是去大威王朝皇都。”

    秦塵目光一冷。

    他自然不會忘掉自己來到黑死沼澤的目的是什么。

    一切都是為了尋找苦韻芝,逃脫留仙宗等勢力的追殺。

    現在,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五階后期,黑奴的修為也達到了六階中期巔峰,是時候去大威王朝皇都了。

    畢竟幽千雪他們還在大威王朝皇都等著他。

    此時秦塵心中也有些緊張,這么長時間過去,也不知道當初被丹閣穆冷峰他們帶到皇都,準備加入帝星學院的幽千雪他們到底怎么樣了!

    兩人離開閉關之地后,第一時間做的便是尋找武者,詢問自己目前的所在。

    半天之后,秦塵遇到兩名正在廝殺的五階后期武宗,立即就出手阻止了兩人。

    沒想到那兩人中的一人竟然認識秦塵和黑奴,頓時駭然的看著他們。

    通過詢問秦塵才知道,原來此人正是當初在廢墟外等候的一千多名武者之一。

    而且這里竟然就在黒沼城附近,不遠處便有幾大勢力設下的傳送通道。

    同時秦塵也得知了廢墟之地在落英他們出來之后,突然有大量的陰魂獸殺出來。

    這些陰魂獸瘋狂屠戮進入地下遺跡中的武者,于是引來無數武者的恐懼,來自三大王朝各大勢力的強者紛紛逃出了地下遺跡,甚至連武尊強者也不例外。

    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武者慘死在里面,粗略估計至少超過數百人。

    現在快半個月過去了,那地下遺跡已經再也沒有任何武者敢進去了,甚至于黑死沼澤較深的地方,也沒有武者敢繼續深入,生怕遭到陰魂獸的襲擊。

    同時秦塵還了解到,那些在遺跡中心得到靈藥的各大勢力逃出地下遺跡之后,彼此之間也發生了沖突。

    甚至在黑修會、御獸山莊等勢力回到黒沼城之后,各大勢力覬覦黑修會、御獸山莊、穆心府等勢力得到的靈藥,在黒沼城中也同樣發生了一場慘烈的廝殺。

    當時谷風商會六階中期的會長以及黑修會的會長等黒沼城老怪物,都統統出現,雙方進行了瘋狂的交手。

    所幸那得到靈藥的幾大勢力聯手,才保住了自己得到的靈藥,但結果也死傷慘重,最終面對的勢力太多,也只能分出了一小部分利益。

    聽到這些內容,秦塵卻是沒什么感覺。

    對于黒沼城中爆發的沖突,秦塵自然不會在意,他唯一激動的,是這里居然就在黒沼城附近。

    “走,回黒沼城。”

    秦塵知道只要回到了黒沼城,就能得到飛行血獸,第一時間前往大威王朝皇城。

    在那兩名武者的指點下,秦塵和黑奴來到了距離他們最近的傳送通道,那傳送通道居然是谷風商會的。

    “這不是那家伙嗎。”

    “誰?”

    “那個搶奪了三大王朝各大勢力靈藥的少年。”

    “什么,是他,聽說他不是死在了那遺跡中心了嗎?竟然沒死。”

    “聽說谷風商會的劉澤副會長就是此人殺的,劉澤副會長身上的寶兵都在他們身上,他們竟然還敢來乘坐谷風商會的傳送通道,現在谷風商會的會長大人就在黒沼城,此人還敢公然露面,不怕谷風商會的人殺了他嗎?”

    原本聚集在谷風商會,準備乘坐傳送通道離開的武者看到秦塵和黑奴,一個個全都震驚萬分。

    他們中雖然親自來到地下遺跡的廢墟中心、見到過秦塵大發神威的武者不多,但是半個月的時間,秦塵和黑奴的事跡早就在黒沼城諸多武者中傳遞了開來。

    誰都知道他們黒沼城有兩個來歷神秘的家伙,在黑死沼澤的遺跡中心,守住出口傳送陣,坑了三大王朝的勢力一把,騙到了諸多靈藥。

    本以為這兩個家伙已經死了,沒想到竟然還活著,而且竟然還敢公然出現在這里。

    所有人體內的血液全都沸騰起來,一個個貪婪的看著秦塵和黑奴,知道要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