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72章 別裝逼

武神主宰
     “那么其他人呢?”

    秦塵瞥了一眼莫新城,倒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淡漠對著龍耀天等人說道。

    如此囂張的目光,讓龍耀天眼神一寒,身上流露出一絲殺意。

    他龍耀天,黑修會會長,一身修為高達六階中期,在這汴州境內,誰敢如此對他說話?

    如今一個少年,竟然也用這種口氣對他開口,令他心中怒意勃升,恨不能立即出手,教訓秦塵。

    “嗯?”

    感受到龍耀天身上的殺意,秦塵目光微微一冷。

    “這位朋友,似乎不服氣啊!”

    他嘴角噙笑,身形傲然在廣場之上,衣袂飛揚,仿佛與天地融為了一體。

    這一刻,一股森冷的氣息,再度從他身上彌漫而出,仿佛化身地獄修羅,那平靜,卻又充滿無盡殺意的目光,直沖云霄。

    冷!

    每個人身上都感受到了無邊的寒冷。

    “會長!”

    黑修會龍巖副會長嚇了一跳,急忙看向龍耀天,心中焦急萬分。

    會長大人不會是失心瘋了吧?黑奴之前展露出來的實力,絕對不是普通的六階中期武尊,起碼也是六階中期巔峰的強者。

    再加上秦塵,一劍斬殺兩大六階初期武尊,這等實力,真要沖突起來,光憑他黑修會,根本只是找死的份。

    平心而論,龍巖對黑修會的實力十分了解,和谷風商會,最多也就在伯仲之間。

    現在谷風商會在短短片刻之間,就被秦塵和黑奴所滅,龍巖并不覺得,他們黑修會就會是兩人的對手。

    感受到龍巖緊張的話,以及躺在黑奴腳邊化為干尸的仇冷風尸體,龍耀天心中的憤怒和火熱,瞬間一陣冰涼。

    “沒有,老夫只是覺得,閣下如此殺戮,有違天和。”龍耀天冷冷的道。

    “有違天和?”

    秦塵笑了。

    “你笑什么?”龍耀天臉色一沉,冷冷道。

    “何為有違天和?在你眼里,本少殺他,就是有違天和,他想殺本少,就是理所應當么?”秦塵冷笑。

    “他雖然對你動手,但卻并未傷到你,而閣下,卻直接殺死這么多谷風商會的人,更何況,是閣下殺谷風商會的人在前。”龍耀天冷聲道。

    “是嗎?”秦塵淡漠的看著龍耀天,以及他身邊的黑修會武者,頓時看得眾人心中發寒,臉色蒼白,就怕秦塵突然你出手。

    甚至連龍耀天自己,也心中警惕,體內真力運轉到極限,緊張的握緊拳頭。

    豈料,秦塵絲毫未動,只是再度露出絲絲笑意,諷刺的笑。

    “你又笑什么?”龍耀天心下惱怒,如果不是忌憚秦塵,早就一拳打上去了。

    “你怕我!”淡漠的聲音,從秦塵的嘴里吐出,讓龍耀天神色一凝,隨即冷笑道:“我怕你?我龍耀天乃是黑修會會長,六階中期武尊,此黒沼城,乃是我黑修會和各大勢力的地盤,我會怕你這外來的小輩?”

    “你怕我!”秦塵聲音依然,平靜的道:“你說我殺了谷風商會的人,沒錯,不妨告訴你,在黑死沼澤,我還殺了你黑修會的高手,更搶奪了你黑修會的靈藥。你黑修會此刻應該是恨我入骨。你若不怕我,早已動手,你,不能確定能不能勝我,卻又不愿放棄失去的靈藥,也不想丟掉你所謂的尊嚴。所以你用言語試探,想挽回一些尊嚴,甚至,拉攏其他勢力,要對我動手。在沒有勢力附和你之前,你不敢對我出手,不是嗎?”

    秦塵淡漠的說著,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龍耀天聽到秦塵的話目光一凝,沒錯,他忌憚秦塵,連仇冷風都死在秦塵手上,他能不害怕么?

    更何況,他感覺,那還不是秦塵的底線。

    未知,才最可怕,讓人感到恐懼,龍耀天不確定秦塵和黑奴有多強,否則他豈會和秦塵廢話,早就第一時間出手,擒拿秦塵。

    秦塵,說到了他的內心深處。

    “你到底想說什么!”深吸一口氣,龍耀天沉聲道。

    “我想說的是……”秦塵淡淡看了龍耀天一眼,冷漠道:“既然你覬覦本少身上的靈藥,要動手,那就快點動手,如果不敢,就滾一邊去,別像條狗一樣,擋著本少的去路!”

    “你……”

    龍耀天渾身血脈噴張,殺意滔天,差點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但秦塵的一個眼神,卻令他渾身發冷,身體僵硬,不敢有任何動作。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神,冰冷、漠視一切,仿佛他看著的,并不是一個汴州的恐怖勢力,而是路上一顆微不足道的石子,一腳就能踢開、碾碎。

    “你想清楚了,現在滾開,本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若敢動一下手,哪怕只是動一個手指頭,本少今天就屠了你黑修會滿門,讓你這所謂的汴州頂尖勢力,在這天武大陸,徹底抹去。”

    秦塵一字一句的說道,字字珠璣,字字如刀,刺入龍耀天內心。

    秦塵霸道的話,讓周圍人群內心猛顫。

    太霸道,太囂張。

    對黑修會的龍耀天會長,黒沼城最頂尖的強者,黒沼城最龐大的勢力,如此說話。

    聞所未聞。

    這是要有多大的底氣,才敢說出這樣的話?

    但奇怪的是,從這少年口中說出,眾人非但不覺的絲毫不妥,反而是覺得理所當然!

    此時,所有人都看向龍耀天,看他如何回答?

    眾目睽睽之下,龍耀天臉色由紅轉白,由白轉青,他胸膛起伏,壓抑無窮的怒火,似乎隨時都欲爆發,可最終,卻是蹬蹬退了兩步。

    這一讓,龍耀天內心的高傲和尊嚴,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瞬間消失,整個人仿佛蒼老了十歲。

    讓了,竟然讓了!

    眾人震撼,意料之外,可仔細想想,卻又在情理之中。

    “既然沒勇氣,以后就別裝逼!”

    冷冷掃了龍耀天、以及場上的諸多勢力強者一眼,秦塵嗤笑一聲,帶著黑奴,離開了黑沼廣場,消失在了眾人視線。

    看著兩人傲然離去的背影,整個黑沼廣場,一片死寂。

    無法形容內心的感受!

    但每個人都知道,這一次交鋒,是他們敗了,一個聚集了汴州諸多頂尖勢力的黒沼城,敗給了這么一個不滿二十的少年。

    一塌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