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76章 雜役學員

武神主宰
     “說吧,王啟明他們,究竟在什么地方?”

    秦塵冷視兩人,寒聲說道。

    “你是什么人?這里是……什么地方?”

    兩人厲聲尖叫,眼神駭然。

    猛然從學院門口,被帶到如此陰森恐怖的地方,令他們如何不震驚,不驚駭。

    渾身寒毛豎起,驚怒盯著秦塵。

    “弄清楚狀況,現在是本少在問你們!”秦塵厲聲道。

    “我明白了,這里是你的精神空間,你是幻術師?”

    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丘云臉上露出驚容,緊接著強大的真力,從他體內瘋狂涌動,試圖沖破這精神屏障。

    “別白費功夫了,以你的精神修為,想要沖破本少的精神空間,無異于癡人說夢。”秦塵冷笑。

    “臭小子,你知道本少是誰么?本少是丘家的丘云少爺,你敢動我,我丘家不會放過你的,識相的話,速速將本少放下,饒你一死!”

    見反抗無用,俊朗青年頓時厲聲呵斥道,眼神怨毒。

    這種時候,竟然還在威脅秦塵。

    “看來正常的問話,是無法進行了。”

    秦塵搖頭,神情淡然自若,手中浮現一條遍布荊棘的雷電長鞭。

    精神力突破到六階之后,秦塵能夠將精神幻境中的時間流速,擴大至百倍以上。

    也就是說,外界一息的時間,在這里至少是一百息,對秦塵而言,足以做很多事情。

    “噼啪!”

    黑色的雷電荊棘長鞭,在虛空劃過一道鞭影,瞬間抽打在俊朗青年的身上,瞬間在他身上撕扯出道道遍布血痂的焦痕。

    “啊!”

    俊朗青年慘叫出聲,怒視秦塵,嘶吼道:“小子,你敢動我,我丘家不會放過你的。”

    “呵呵。”

    秦塵冷笑,不為所動,但丘云的硬骨頭卻令他頗為頭疼,他不是虐待狂,相信不斷折磨下去,丘云要不了多久就會求饒,但是他沒有這個時間。

    此時秦塵心中,最牽掛的還是王啟明他們。

    “此人骨頭倒挺硬,不知道你的骨頭如何?”

    轉過頭,秦塵看向那口口聲聲呵斥自己賤民的少女身上。

    少女身穿薄紗,四肢舒展,被雷電鐵鏈拉扯在虛空之中,姿勢極為曖昧,渾身上下的曲線,若隱若現。

    “賤民,你想干什么?”

    感受到秦塵邪意的目光,少女只覺得渾身一涼,仿佛渾身上下都被對方看透了般,沒有任何的秘密,臉色瞬間一片慘白,下意識的怒斥。

    “賤民?”

    秦塵淡笑,揮動手中布滿荊棘的雷電之鞭。

    “噼啪!”

    電光涌動,少女胸口瞬間出現一道鞭痕,身上的薄紗,也在這一擊下被撕扯開來,露出大片雪膩的肌膚。

    “啊!”

    少女驚呼,嬌軀瑟瑟發抖,內心空前無助,她情不自禁想要雙手遮住自己暴露的春光,無奈身體被束縛在虛空,根本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酮體,暴露在空氣之中。

    “臭小子,有種你放開我,決一死戰!”

    丘云眼神憤怒,咆哮嘶吼,渾身青筋暴突。

    “唔,還不說嗎?呵呵,在本少的精神空間里,本少就是這里的王,可以肆意妄為,如此嬌嫩的一個少女,本少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呢?”

    秦塵似笑非笑,看著丘云和那妖嬈少女,“你們兩個應該是情侶吧,在你男友面前,做一些難登大雅之堂的事情,不知道回頭你這男友,會不會扔了你這賤貨呢?”

    “不要!”

    少女面色大變,駭然驚呼,楚楚可憐。

    惡魔,這家伙是個惡魔。

    此時她對秦塵的精神空間,充滿了恐懼。

    內心已經在想象,如果自己不乖乖配合,遭遇秦塵無盡折磨和玩虐羞辱的場景。

    而且還是在她愛慕的丘云少爺面前。

    “不!”

    如果真發生這種事情,她恨不能一頭撞死在這里。

    “我說,我說,你別動手!”

    少女驚慌失措,惶恐說道。

    “早點這樣不就好了么?非要本少動刑!”秦塵冷漠道。

    “你說的那幾人,前段時間,的確來我帝星學院參加過入學考核。”

    少女瑟瑟發抖,惶恐開口:“他們實力很強,一路擊敗了很多參加入學考核的學員,甚至獲得了新生入學的前幾名桂冠。”

    說到這里,少女眸中流露出一絲嫉妒。

    秦塵默然,可以想象,這少女應該也是被擊敗的新生之一,所以才會口口聲聲賤民,心生怨恨。

    “后來呢?”秦塵冷喝。

    既然獲得了入學新生的前幾名,按照道理,進入帝星學院,是理所應當,可結果秦塵早就知道了,王啟明他們并未能夠成功入學。

    “就在帝星學院既然招收他們的時候,有人點出,他們是來自五國之地,立即惹來了諸多新生的不滿,一齊鬧到了學院教務處。”少女接著道。

    秦塵冷然,他知道,這顯然是那些學員們,不愿意讓王啟明這些擊敗了他們的人進入帝星學院。

    “當時帝星學院的高層,也在權衡利弊,可就在這時,三皇子說了一句話:‘帝星學院,是大威王朝的帝星學院,而不是五國的帝星學院’。最終,他們沒能獲得入學資格。”

    “不過,那幾個賤……武者背后,似乎有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支持,再加之當時有五皇子開口,說:‘既然有五國之人前來入學,說明這幾人心朝我王朝,更何況,他們也獲得了新生入學的前幾名,不能因為身份,一棍子打死’。最終,你說的這幾人被帝星學院錄為雜役學員。”

    “雜役學員?”秦塵眉頭一皺。

    “是,雜役學員是學院設立的一個特殊身份,并不屬于學院真正的學員,并不會接受學院教導,也不享受學院任何福利,但卻要給學院進行打掃等工作,擔任雜役學員滿三年后,便可再度參加考核,若是通過,便可為正式學員。”少女解釋道。

    秦塵這才明白過來,什么雜役學員,根本就是帝星學院打雜的,相當于一些宗門中的雜役弟子,每日為正式學員打掃和服務,根本沒有半點地位和人權,唯一的好處是,至少勉強也能算是帝星學院的人,可以獲得一些庇護。

    秦塵明白,這也是王啟明他們會答應做這個雜役學員的原因所在。

    “那他們現在人在哪里?”秦塵寒聲道。

    “雜役學員沒有資格住在學院里,而且他們也沒有資格待在皇城,因此我聽說,他們幾人都住在西城貧民窟!”

    說到這里,那少女眸中閃過一絲高傲之色,但突然醒悟過來自己的處境后,急忙又將這一絲高傲收斂了起來。

    平民窟?

    秦塵目光一冷,驟然射出冷冽寒芒,渾身怒氣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