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82章 怎么回事

武神主宰
     “這……”

    這一刻。

    所有人都驚呆,駭然的看著這一幕,嘴唇顫動,全都處于呆滯狀態,愣神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特別是蕭戰等人,呆呆的看著死無全尸,滿地鮮血的馮家強者尸體,無言以對。

    這里面,任何一個馮家高手,都強的可怕,足以橫掃他們所有人。

    之前的他們,奮力反抗,甚至連傷到對方的資格都沒有。

    可如今,短短的片刻之間,所有馮家武者盡皆隕落,甚至連那足以令他們仰望的馮侖,也死在這里。

    如此強烈的震撼,讓諸人一時之間都無法回過神來。

    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秦塵身邊的那名斗篷人究竟是誰?怎會如此可怕?

    “大家都沒事吧。”

    身形一晃,秦塵瞬間來到眾人身邊,他第一個,扶起王啟明,感受著王啟明身上的傷勢,臉色難看,而后迅速的從身上拿出療傷靈藥,喂入王啟明口中。

    緊接著,秦塵又一一給蕭戰等人檢查傷勢,紛紛令他們服下療傷丹藥。

    當秦塵來到紫薰和趙靈珊身邊的時候,空氣卻變得莫名起來,兩人接過秦塵給予的療傷丹藥,眼角的淚水,瞬間涌現了下來。

    若非秦塵趕到,她們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將面臨的遭遇。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最后,秦塵來到蕭雅面前,臉色難看的說道。

    秦塵拿出來的靈藥,都是利用黑死沼澤遺跡中的靈藥所配制,品階極高,一股暖流在眾人身體中流淌,僅僅片刻之間,眾人的傷勢竟都痊愈的七七八八,除了骨骼碎裂還需調養一段時間外,其他傷勢幾乎瞬間痊愈。

    聽聞秦塵的詢問,蕭雅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當初在古南都,她和師兄穆冷峰給秦塵的建議,是把王啟明他們帶到帝都,并令他們加入帝星學院,使得留仙宗無法對他們下手,可結果,卻和當初完全不同。

    “秦塵,當初我們的打算,是利用丹閣和血脈圣地的地位,使得王啟明他們獲得帝星學院的考核資格,再加入學院,得到庇護,可惜在執行的過程中,出現了一點問題。”蕭雅羞愧說道。

    秦塵皺眉,盯著蕭雅:“蕭雅閣主,這個我知道,我便是從帝星學院找來的,是那大威王朝三皇子言王啟明他們來自五國,不配加入帝星學院,但是以丹閣和血脈圣地的地位,不至于連這點問題都處理不了吧?”

    所謂的三皇子開口,在秦塵看來,并不算什么。

    帝星學院雖是大威王朝皇室建立的學院,但丹閣和血脈圣地是什么勢力?整個天武大陸最頂尖的兩大恐怖組織,就算是不參與到各地勢力的爭奪中,但不至于連這點面子都沒有。

    只要丹閣或者血脈圣地開口,皇室不會冒著得罪這兩大勢力,而將王啟明他們擋在學院之外。

    更何況,就算丹閣和血脈圣地無法阻止帝星學院的決定,以這兩大勢力的能力,完全可以自行庇護王啟明他們,根本不可能讓他們住在西城貧民窟這樣的地方。

    “塵少,你就別怪蕭雅閣主了,這一切,和蕭雅閣主他們無關,甚至連蕭雅閣主他們,也因為我們吃了不少苦。”

    這時,蕭戰走上前,苦笑說道。

    “怎么回事?”秦塵皺眉,看向蕭雅。

    蕭雅面露苦澀:“秦塵,你應該知道,我們大威王朝丹閣分部,雖然的確有不小的權力,但丹閣內部,也并非鐵板一塊。當初主張讓你參加丹道大比的,其實是我,我說服了師兄和師尊,讓你代替我們大威王朝丹閣,去參加丹道大比,也是想以此來庇護王啟明他們。這樣的一個名額,其實十分珍貴,丹閣內部想要占據搶奪的人極多,當初是師尊信任我,在丹閣力挽狂瀾,為你說話,才力排眾議,可是……”

    蕭雅臉上露出一絲傷痛:“等我帶著王啟明他們來到皇城之后,丹閣中反對你參加大比的聲音愈加響亮了,其中有一名和師尊不對頭的長老,更是在丹閣內部議會上呵斥師尊,說師尊他利用私欲,令丹閣牽扯入地方上的爭斗中,是在給丹閣抹黑。”

    “這倒也還好,畢竟師尊他在丹閣,地位極高,也經營多年,算是有一些威望,即便是有一些不同的聲音,也能擋下。可誰曾料到,就在我們回到皇城之后,師尊他突然一病不起,甚至幾乎一命嗚呼,到現在都沒查出什么原因,甚至恐怕都活不了幾個月了。”

    說到這,蕭雅眼眶頓時紅了起來:“在師尊病倒后,那和師尊不對頭的長老,立即又跳了出來,而沒有師尊說話,加上你遲遲不曾到丹閣報道,你的名額,便被丹閣直接取消了,至于王啟明他們,丹閣自然也不想管。”

    “師兄為了庇護大家,向丹閣副閣主進言,結果被長老們呵斥,直接關了禁閉,現在都沒出來,我在大威王朝丹閣,也沒有多少資源,人言輕微,也就……”

    說到這,蕭雅臉上盡皆羞愧之意。

    秦塵臉色難看,他沒想到為了自己,蕭雅在丹閣竟然發生了這么多事情。

    “那么東方清會長和向問天那邊呢?”

    旋即,秦塵又疑惑,就算是蕭雅他們那邊出了問題,血脈圣地也完全有能力庇護王啟明他們。

    “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但是據我所知,東方清他們在血脈圣地也受到了打壓和責罰,似乎也是因為插手了古南都一事。”蕭雅苦笑。

    秦塵臉色陰沉,看來皇城之中對古南都感興趣的勢力,絕非泛泛,否則蕭雅和東方清他們,不會遭遇到這么大的阻力。

    “對了,幽千雪呢?”似是想到了什么,秦塵忽然皺眉問道。

    之前他只顧著救人,這才發現,幽千雪竟然不在眾人之中。

    聽到秦塵的詢問,所有人臉色都一黯,露出憤怒之色。

    “千雪她……”

    眾人面露痛苦,他們雖然安全了,但千雪卻還在危機之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

    見到眾人表情,秦塵心中立即感到一絲不妙,沉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