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86章 活膩了嗎

武神主宰
     “是,父親!”馮少峰目光森冷的走向幽千雪。

    這段日子來,他一直對幽千雪極為尊敬,碰都不碰她一下,目的就是想讓幽千雪回心轉意,心甘情愿嫁給他,現在看來,是他想太多了。

    這種賤女人,就應該直接凌辱了再說,給她們臉,根本沒必要。

    “跟我走!”

    一把抓住幽千雪的胳膊,馮少峰厲聲道,目光冷冽。

    “你放開。”幽千雪憤怒道,眼角有淚水滑落,她甚至渴望,此時有人能殺了她。

    “哼,裝什么清純,給我過來。”

    馮少峰拽著幽千雪,令她和自己強行拜堂。

    “你做夢,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嫁給你的。”幽千雪怒聲道,死死不跪下。

    此時此刻,她腦海中浮現的,竟然是秦塵的身影,眼神迷離。

    她多么希望,在死之前,能再見秦塵一面,可她知道,這對她來說,根本就是個奢望。

    “賤人,跪下!”

    馮少峰看到幽千雪迷離的眼神,心中怒火叢生,這表情,此刻的幽千雪,分明在想其他的男人。

    抬起手掌,將其狠狠拽了過來。

    眾人嘆息,此女,太天真,以為這樣,就能對抗馮家么?

    馮家能成為皇城幾大頂尖世家之一,靠的根本不是仁慈。

    “跪下。”

    馮少峰再度怒喝,雙手運轉真力,將幽千雪一點點壓迫下去,他還不信,以他馮家少爺的身份,對付不了一個女人。

    眼看幽千雪就要被硬生生壓迫跪下。

    “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猶如雷霆般的怒喝之聲,陡然在馮家府邸外響起,那怒喝,宛若驚雷,隆隆轟鳴,蘊含驚人的威壓,瞬間震懾每個人腦海,震得眾人腦海嗡嗡作響。

    馮少峰舉起的手,也猛地一顫,連抬起頭。

    只見遠處,有一股驚人的憤怒氣息,正朝這邊急速而來。

    “什么人。”

    “干什么的?”

    “大膽!”

    下一刻,馮家府邸外響起一連串的護衛怒喝聲,緊接著響起的是一連串的慘叫聲,而后砰的一聲,府邸大門被一腳踹開,只見一名青衣青年,身形如電,瞬間跨入了大廳之中。

    在那青年身后,有一斗篷人跟隨,亦步亦趨,宛若奴仆。

    “哪里來的少年,好恐怖的氣息,如此年輕,竟已是武宗強者?”人群震驚的看著出現在現場的青年,面露震驚。

    “什么人,來我馮家撒野,放肆!”

    馮家一名長老怒喝一聲,震得虛空亂顫,那青年腳步停下,但卻依舊站在人群的中間,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鋒利的眼神透著不可一世之意。

    “這面孔,好眼熟!”人群震動,都震驚的看著秦塵,這面容,雖然是第一次見,但卻極為眼熟,仿佛曾經在哪里見過一般。

    “放開她!”

    秦塵傲立在人群之中,視四周眾人為無物,只是冷冷的看著主婚臺上的馮成和馮少峰,冰冷的說道。

    “秦塵!”幽千雪的身體猛地顫了顫,不可思議的看著秦塵的身影。

    “秦塵?”

    聽到此語,所有人都身軀狂震,他們終于想起來,為何會覺得此人面容熟悉了,此人不正是留仙宗、山河門、天鷹谷等幾大勢力通緝的五國少年秦塵么?

    “是你!”

    轟隆一聲,主賓臺前的一張酒桌轟然粉碎,緊接著華勝豁然站起,目光怨恨的看著秦塵,雙眸中幾乎噴出火來。

    就是這小子,殺死了自己最疼愛的兒子華天渡?

    睡夢中,華勝曾多少次將秦塵千刀萬剮,只是這段時間來,一直找不到秦塵的蹤跡,連一點影子都沒有,如今看到秦塵出現,如何不憤怒,不震驚。

    只見此時秦塵手持神秘銹劍,冰冷宛若刀鋒的雙眸冷冷掃過諸人,寒聲道:“是誰將我秦塵的女人帶到這里來的?你們馮家活膩了嗎?”

    他的目光冷冽,如出鞘的利劍一般,刺在馮少峰和馮成身上,根本無視了華勝的存在。

    這一幕,讓所有人內心狂震,即便是那些武尊強者都露出異色,此人好狂,五階的武宗,竟敢如此放肆,說馮家活膩了,太狂妄了。

    “秦塵!”

    幽千雪愣愣的看著秦塵,似乎依舊不敢相信秦塵會出現在她面前,喃喃的低語。

    直到蕭雅、王啟明等人紛紛趕來之后,幽千雪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看著這些紛紛趕來的五國之人,場上眾人,忍不住興奮萬分。

    有意思,看來馮家的此次大婚,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輕松。

    “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苦了。”

    秦塵看著幽千雪,喃喃道。

    聽到秦塵的話,幽千雪眼角再度滑落淚水,但是她的眼角,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一笑,天地失輝,萬物失色,仿佛天地間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幽千雪的美,驚世脫俗。

    她的腳步緩緩抬起,走向秦塵,突然痛呼一聲,馮少峰死死拽住她的胳膊,將她猛地拽了回來。

    “賤人,給我滾回來。”

    馮少峰怒喝,見到這一幕的他,面目猙獰,內心充滿了扭曲。

    “放開她!”

    秦塵震怒,厲聲開口,天地間,仿佛有冷風卷過,滲人的殺意,讓每個人都心頭發寒。

    “馮少峰,你這個卑鄙小人,幽千雪被你強行囚禁在此,她根本不想嫁給你,你還硬拉著她,難道這堂堂大威王朝皇城,竟是如此一個善惡不分,為所欲為的地方么?”

    王啟明等人也怒喝,紛紛怒罵起來。

    “今天在場有這么多人,大家也都看到了,馮家好不要臉,強搶少女,無法無天。”蕭雅也寒聲怒喝。

    馮家,畢竟勢力龐大,能不起沖突,就盡量不要起沖突,他們的首要目的,是救出幽千雪。

    馮家的人,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

    今日,是他馮家大喜之日,本應是馮少峰和幽千雪大婚之日,然而現在,先是新娘不同意嫁入馮家,接著又有別的人前來搗亂,讓馮家情何以堪。

    馮家,以后將被人在暗中嘲笑,顏面掃地。

    秦塵和五國之人,當著各大勢力的面,在打他馮家的耳光。

    “你們說完了么?”馮成眼神冰冷,“來我馮家大呼小叫,更傷我馮家護衛,還要搶走我馮家的兒媳,你們好大的膽子,我馮家雖然一向不喜動武,但是今天,看來是要破戒了,來人,將他們幾個全都拿下,如有反抗,生死毋

    論。”馮成怒喝,殺氣盈天,頃刻間,無數馮家武者從四周涌現而出,渾身綻放殺意,將秦塵幾人團團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