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89章 一個不留

武神主宰
     “秦塵!”

    來到秦塵身邊,幽千雪祥和的看著秦塵,眼眸中流動著憐惜和擔憂之意。

    “你,不該來的。”

    她平靜說道,秦塵來這里,等于是將他自己置入了萬軍之中,幽千雪不愿看到這一幕,可她心中,卻依舊莫名的開心。

    “你去蕭雅閣主他們那邊。”

    秦塵看著幽千雪,就如當初在血靈池洗禮一般,她還是那么的美,那么的驚世、動人,只是冷傲的臉上,更添了一絲溫柔。

    在幽千雪身上瞬間點了兩下,原本被馮成束縛的真力,一下子活絡了開來,她沒有再說什么,只是乖巧的聽從秦塵的吩咐,退到了府邸門口,和蕭雅等人匯合在一起。

    馮成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并未阻止,只是等秦塵將一切都做完之后,才冷冷道:“現在人我已經放了,閣下是不是也應該放了我兒了?”

    他眼神冰冷,冷漠盯著秦塵,誰都可以看的出來,此時的馮成,內心充滿了憤怒,只是因為馮少峰被秦塵要挾著,在死命壓制自己的怒火而已。

    秦塵嘴角勾勒起一絲淡漠的笑容:“馮家主,別著急,我秦某說的話,自然算數,不過在這里,我想向諸位前來道賀的賓客說幾句話。”

    馮成皺了下眉頭,這秦塵,搞什么鬼?

    眾人也是愕然,對他們說幾句話,有什么話可說?

    只見秦塵對著在場的所有賓客洪聲道:“諸位,秦某今日來此地,并非要破壞大威王朝皇城規矩,只是這馮家,搶奪秦某的女人,用逼迫的方法,威脅幽千雪,秦某只得親自上門,從馮家手中救回秦某的女人。”

    “如今,幽千雪既已被秦某救出,秦塵也無意再與馮家結怨,就請諸位做個見證,在這里秦某心甘情愿放掉馮家少主,只為結個善緣,只要馮家不找我秦某的麻煩,秦某亦無意找馮家的麻煩,大家相安無事,河水不犯井水。”

    聽到秦塵說的話,在場眾人臉上都是愕然。

    這秦塵什么意思?這是想和馮家化干戈為玉帛?這畫風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之前秦塵,傲然凌天,殺伐果斷,一上來,便用雷霆手段擊敗馮少峰,并要挾馮成,現在好了,人救出來了,就想相安無事,有這么好的事?

    不說他自己怎么想,以馮家的性格,會接受他這條件?也太天真了吧。

    眾人疑惑,馮成心中則是冷笑,至于馮家眾人,更是怒火燃燒。

    開玩笑,現在想和他們馮家和解了?沒門!

    “你話也說了,現在是時候將我兒放了吧。”

    馮成心中冷笑,但臉上不動聲色,在救下馮少峰之前,他什么都不會說,只要馮少峰被放,那么……

    馮成眼底深處,一絲寒芒,悄然閃過。

    “那是自然,秦某現在就放了馮家少主。”

    話音落下,秦塵噗嗤抽回長劍,馮少峰慘叫一聲,后背噴涌出鮮血,但他卻渾然不覺,踉踉蹌蹌朝馮成跑去。

    他已經害怕了,只想離秦塵越遠越好。

    “諸位都看到了,秦某已經放了馮家少主,大家皆大歡喜,這件事,就到此為止。”秦塵朝馮成拱手說道。

    “到此為止?哈哈哈,好你個到此為止?你大鬧我馮家府邸,今日難道還想活著出去么?”馮成猙獰大喝起來,聲音之中充滿了怨毒。

    秦塵臉色一變:“馮家主,你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來人,將我將這秦塵拿下,還有那一群五國之人,一個都不準放走,今日我要他們活著進來,死著出去。”馮成朝著身后的一群護衛一揮手。冷喝說道。

    秦塵怒聲道:“馮家主,這里可是大威王朝皇城,你敢肆意殺人?”

    “哈哈哈,皇城又如何,我想殺誰,就能殺誰,給我拿下他們。”馮成寒聲冷喝。

    一旁,馮家諸多護衛,早就局勢等待發多時,聽到馮成命令,一個個憤怒沖上來。

    “諸位,大家都看到了,是這馮家先動的手,與我秦某可無關,這馮家要殺秦某,秦某總不能任其斬殺吧?還請諸位今后為本少做個證。”

    眾目睽睽之下,秦塵冷笑了一聲,而后一雙眼眸,再度變得森寒無比,對著身旁的黑奴道:“黑奴,動手吧,殺掉所有馮家之人,一個不留。”

    “桀桀桀,是,塵少!”

    秦塵身后,黑奴獰笑著走了出來,抬起頭,斗篷下面,露出一雙嗜血邪意的臉。

    “死!”

    寒冰長槍瞬間從他手中揮出,這一槍刺出,空間出現了一道狹長的弧形寒冰華光,那些朝著他們沖來的馮家強者,全都被這寒冰華光籠罩,一縷縷無可匹敵的槍影,將這群人瞬間蕩漾在了里面。

    “噗!”

    一聲輕響傳出,空間的寂靜被瞬間打破,隨即,一道道聲響不絕于耳,在人群震撼的目光下,那些朝秦塵殺來的武者,一個個緩緩倒下,全都沒了聲息。

    一槍,馮家數十武者全滅,無一幸存!

    人群心頭狂震,幾十名馮家強者,連一般的六階武尊,都不敢輕易抵擋,竟然在這斗篷人手中,被瞬間斬殺,如此場景,瞬間驚呆了每個人的內心。

    “殺了他們,所有馮家之人,一個不留。”

    秦家再度冰冷的說道,指著馮家的諸多高手,目光森冷。

    “是!”

    黑奴獰笑一聲,邪意的雙瞳之中,竟像是有一團火在燃燒。

    真讓人興奮啊,和當年的場景,是那么相像。

    “呼!”

    他縱身而起,朝著馮家之人,瘋狂殺戮而來。

    “什么?”

    眾人狂震,這秦塵,好狂妄,竟然敢說出這話。

    而那斗篷人,更加狂妄,竟就這么直接沖出,將馮家之人,視若無睹,甚至無視場上各大勢力的高手。

    這是要多囂張,才敢這般?

    而更讓他們震驚的是秦塵的態度,屠盡馮家之人,說出這話的,這還是剛才那個想和馮家化干戈為玉帛的少年么?

    “狂妄,我倒要看看,今日你們如何屠我馮家!”

    馮家家主馮成,此時看著數十名馮家武者的尸體,整個人幾乎氣炸,憤怒嘶吼。

    “所有人給我聽令,除那秦塵、幽千雪、王啟明、宇文風之外,其他所有五國弟子,一個不留。”

    怒吼聲中,馮成暴掠而起,朝著秦塵瘋狂斬殺而來,而在馮家另外一處,同樣掠起道道恐怖的氣息,幾名六階初期巔峰的武尊長老,帶著諸多武宗高手,瞬間迎向黑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