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98章 冷家行動

武神主宰
     布置完大陣之后,秦塵沒有任何歇息,先將陣法的控制方法傳授給了黑奴,緊接著,又從身上拿出了諸多丹藥,遞給了幽千雪他們。

    “什么?這些丹藥……”

    看到秦塵拿出來的丹藥,蕭雅頓時驚呼出聲,這里面,幾乎都是五品以上的丹藥,甚至連六品的丹藥都有不少。

    特別是看到最后的化尊丹之后,蕭雅臉上的震驚,更是如同狂風駭浪一般。

    “化尊丹,竟然是化尊丹!”

    她震驚的,不僅僅是化尊丹的功效,能讓五階巔峰的武宗突破武尊境界,甚至讓武尊強者更進一步。

    同樣震驚的,還有化尊丹的等級,化尊丹,乃是六品巔峰的丹藥,在她丹閣之中,恐怕只有閣主才能煉制,甚至連兩位副閣主,也沒有煉制化尊丹的能力,秦塵是從哪里得來的這些丹藥?

    要知道這等丹藥,一旦流動到皇城之中,定然會引發巨大的轟動。

    “這是我這段時間所得到的一些丹藥,足以令你們在短時間內突破到更加的境界,不過服用之前,你們先行一人服用一枚這丹藥,再服用其它丹藥。”

    秦塵沒有告訴蕭雅這些丹藥是自己煉制的,畢竟太過讓人震驚了,同時,秦塵也將分解過的苦韻丹,一人給了一顆。

    “這丹藥?”

    蕭雅疑惑的看著秦塵遞來的苦韻丹,臉上頓時露出狐疑之色,因為連她這個四品的煉藥師,竟然都分辨不出來這究竟是何等丹藥,只是隱隱的有些熟悉。

    苦韻芝,數量極為稀少,因此這天下認識苦韻丹的煉藥師也并不多,甚至有些六品、乃至七品的藥王,終其一身,都未必見過苦韻丹。

    如果讓蕭雅見到苦韻芝,或許能認得出來,但是對已經煉成丹藥的苦韻丹,她卻渾然不明白了。

    “蕭雅閣主,抓緊時間,先帶我去丹閣吧,黑奴,這里就交給你了。”

    秦塵笑了笑,并未解釋苦韻丹的來歷。

    蕭雅也知道事態緊急,并未繼續詢問,立即帶著秦塵離開了西城貧民窟。

    “你們趕緊服用丹藥修煉吧。”

    黑奴看了眼震驚的蕭戰等人,微微搖了搖頭。

    只有他才知道,秦塵給眾人的丹藥,究竟有多可怕,特別是那能夠消除體內丹毒的苦韻丹,那根本是百朝之地的皇室,都不敢想象的丹藥。

    以這些人的天賦,一旦體內丹毒消除,將來的成就,恐怕不可限量。

    而在秦塵布置一切的時候,馮家被滅的消息,已如一陣風一般,瞬間傳遍了整個大威王朝的皇城。

    “砰!”

    位于皇城內城的一個奢華府邸之中,一名器宇軒昂的中年男子一掌重重拍在身下的椅子之上,臉上露出無比憤怒的神色。

    “你說什么?馮家被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人冷冷的看著下方冷明,渾身寒意爆發,瞬間整個大廳,像是進入了寒冬之中,令人不寒而栗。

    正是冷家家主,冷非凡。

    “家主,事情是這樣的……”冷明當即將馮家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臉上帶著怨毒道:“那小子,根本不把我冷家放在眼里,還請家主下令,屬下馬上帶人將那小子擒拿回來。”

    “一個五階后期的武宗,竟能擊敗馮淵這個六階中期巔峰的武尊?”

    冷非凡目光一凝,臉上露出凝重之色,秦塵的天賦,連他都感到可怕。

    一般天才,五階后期,能和六階初期的武尊對戰,就已經可以稱為天才,而能斬殺六階初期武尊,便能稱之為天驕,在大威王朝皇城,也沒有多少。

    可那秦塵,才五階后期,竟能斬殺六階中期巔峰的武尊,這等天賦,即便是冷非凡見多識廣,依舊為之震撼。

    這等人物,不得罪還好,一旦得罪,必須斬草除根,不能給對方留下絲毫反擊的機會。

    “家主?”

    見冷非凡不說話,冷明忍不住提醒。

    冷非凡這才清醒過來,搖頭道:“不用。”

    冷明一愣,“家主,難道就這么放過那小子了?”

    “放過他,怎么可能!”

    冷非凡冷笑一聲,“此子破壞了老夫的計劃,你知道,馮家一死,那五國弟子被救回,我冷家會損失多少么?和其它幾大勢力,也不好交代。”

    “不過,我冷家畢竟是三大豪門之首,樹大招風,有些事情,不能親自去做,否則,豈會需要讓馮家出面,對付那五國弟子?現在鬧得這么大,我冷家更加需要低調,不能貿然出頭。”

    冷明聞言頓時焦急道:“可是……”

    冷非凡一擺手,道:“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我冷家不出面,并非代表放過那幾人,此子竟敢在皇城屠戮馮家這么大一個世家,已然違背了我皇城的規矩,你馬上去一趟城衛署。”

    “家主你的意思是,讓城衛署出面?”冷明目光一亮。

    “沒錯,城衛署,管轄皇城治安,此事由他們出面,最合理不過,我就不信那五國之人,還敢和皇城城衛署交鋒。”

    冷非凡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冷笑之意。

    在冷家想辦法對付秦塵的時候,秦塵在蕭雅的帶領下,則已經來到了丹閣所在。

    大威王朝的丹閣,極為宏偉,比起大齊國的丹閣,強了何止十倍,聳立在這皇城的繁華之地,霸道威嚴。

    門口兩位護衛見到帶著秦塵進入丹閣的蕭雅,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異樣的神情。

    “塵少,這就是丹閣了,我們現在要做什么?”

    蕭雅帶著秦塵走入丹閣大廳,臉上疑惑說道。

    她不明白,秦塵哪里來的自信,相信丹閣會答應他的要求。

    “不急,先帶我去看看你師尊吧。”秦塵道。

    “好。”蕭雅點頭,正準備帶秦塵往里,突然一道刺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蕭雅,你居然還有閑情逸致來丹閣,聽說你這些天一直和那些五國的賤民在一起,怎么,五國之地待久了,忘了自己的身份,把自己也當成賤民了!”只見一名二十多歲,身穿煉藥師袍的少年緩緩的走了過來,冷傲的看著蕭雅身邊的秦塵,一臉嘲諷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