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699章 有種你動手

武神主宰
     “逸晨,你這是什么意思?”

    蕭雅不悅的看著那青年,眸中露出一絲厭惡之色。

    “什么意思,難道你不知道?這些天,你應該一直和那五國的幾個賤民在一起吧,還號稱什么天才,呵呵,五國之地,偏僻貧瘠,垃圾堆一樣的地方,能有什么天才?”

    那逸晨嗤笑的看著蕭雅:“你在五國之地當了一段時間的小閣主,恐怕連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天天和賤民待在一起,自己也成了賤民了吧。”

    “哈哈哈!”

    “逸晨大哥說的沒錯,這蕭雅,恐怕也把自己當成了賤民。”

    “之前蕭雅還說要引薦一個五國的煉藥師來代替我大威王朝參加丹閣的百朝大比,五國之地,各個都是垃圾,她這么做,怕是丟盡了我大威王朝丹閣的臉。”

    在逸晨身邊,跟著幾個青年,俱是紛紛冷笑出聲,嘴角勾勒嘲諷。

    這里的舉動,也頓時引來丹閣中顧客的觀望。

    “蕭雅,他們是什么人?”秦塵掃了眼逸晨幾人,皺了皺眉道。

    蕭雅臉色難看,沉聲道:“他們都是丹閣金源長老的弟子,那逸晨,是金源長老的二弟子,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四品中期的煉藥師了,在煉藥方面的造詣,比我都絲毫不弱,金源長老和我師尊許博長老一向不合,所以這些人,對我的態度自然也就極差。”

    “你說的那個阻止你師尊將大比名額給我的長老,就是那個金源長老?”

    “對,就是他,金源長老此人極為自私,他的大弟子,是我們大威王朝丹閣中目前的第一天才,所以金源長老對別的地方的煉藥師極為不屑,也正是他,阻止我師尊將名額給你,反對我們丹閣庇護千雪他們的。”蕭雅臉色鐵青的說道。

    秦塵點頭,若有所思。

    見蕭雅根本不理會他,逸晨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不滿之色,冷笑道:“蕭雅,你們在嘀嘀咕咕什么呢,你身邊的那個家伙是誰?不會又是哪個所謂的五國天才吧?哼,你也是我皇朝丹閣出來的人,注意點身份和形象,別把什么阿貓阿狗,都往我丹閣里面領。”

    逸晨瞥了眼秦塵,眼底滿是輕蔑和不屑,從骨子里,散發出一絲高高在上的意味。

    “哈哈哈,看他身上的服飾,還真有可能是從五國那種地方出來的。”

    “蕭雅之前還帶過幾個差不多的家伙,到我們丹閣來,居然想讓我們丹閣庇護那幾個家伙,這種垃圾,死了就死了,居然還帶到丹閣來,真是晦氣。”

    “嘿嘿嘿。”

    這些人不斷的冷嘲熱諷,蕭雅的臉色變得極度的難看。

    只是,她很清楚,如今她的師尊還不知道情況如何,師兄穆冷峰,還在被關禁閉,他們這一門現在在丹閣中的地位,極為尷尬,能不惹事,盡量不要惹事。

    “塵少,別理他們,我們走。”

    蕭雅臉色鐵青,拉著秦塵,就往丹閣內部走去。

    “站住,蕭雅,你可還沒告訴我們,這小子是誰呢!”

    逸晨突然攔住蕭雅和秦塵,冷哼說道。

    “我帶什么人,需要經過你同意么?”蕭雅冷冷的看著他。

    “呵呵,你帶正常人,自然不需要經過我同意,可你若是帶一些五國的垃圾進來,玷污我大威王朝丹閣,可就不行了。”

    “你……”蕭雅震怒道:“逸晨,你可別太過分了。”

    “過分?”逸晨一愣,看到蕭雅如此強烈的反應,不由愕然道,“不會吧,蕭雅,難道此子還真是五國的垃圾?”

    旋即,他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冰冷的看著秦塵:“閣下,說吧,你是什么人,如果是五國的垃圾,給我馬上滾出丹閣,這里不是你這種垃圾可以來的地方。”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秦塵身上。

    “秦塵,別和他一般見識。”

    蕭雅頓時急了,秦塵什么性格,她太了解不過了,根本不是那種甘愿受辱的人。

    “我?”

    秦塵冷冷看著逸晨,淡淡道:“本少名為秦塵,的確來自五國之地,不過,卻不是什么垃圾。”

    “什么,此子還真是來自五國之地。”

    “你剛才聽見了么,他說他叫什么?”

    “秦塵,難道就是那個蕭雅所說的五國天才煉藥師?”

    “就是那個差點占據了大師兄比賽名額的小子?”

    逸晨這邊的人在聽到秦塵的名字之后,全都愣住了,而后臉上露出憤怒之色。

    “五國的垃圾,你還真敢來這里,是來找死的么?”

    逸晨跨前一步,身上頓時釋放出恐怖的殺意,眸中寒芒綻放,霎時間,一股恐怖的殺氣,瞬間籠罩住秦塵。

    “逸晨,你想做什么?”蕭雅怒喝道。

    “蕭雅,你到一邊去。”逸晨不屑的看了眼蕭雅,而后死死盯著秦塵:“垃圾,你還真敢來,以為我們不敢殺你么!”

    他跨前一步,一股陰冷森寒的寒氣,朝秦塵撲來。

    秦塵冷漠的看著他:“你剛才叫我什么?”

    “垃圾,你沒聽到么?”

    秦塵目光一寒:“有種你再說一遍。”

    “哈哈哈,再說一遍,你想干什么?打我么?那就再說一遍又如何,垃圾、廢物,有種你動手啊!”

    逸晨上前兩步,將臉湊上前,貼到秦塵面前,挑釁道。

    “啪!”

    只是他話音還沒落下,秦塵右手竟真的扇了過來,速度快到逸晨根本反應不過來,瞬間就將他抽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大廳之中。

    噗!

    張嘴噴出一口鮮血,逸晨的一張臉頓時高高腫了起來,如同熟透了的饅頭。

    這一刻。

    所有人都驚呆了,駭然的看著秦塵,逸晨的那些朋友,更是都是呆若木雞,怔在原地,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們看到了什么,秦塵竟然真的對逸晨動手了。

    這家伙是找死嗎?

    “你,你竟然真敢打我,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給我殺了這個垃圾。”

    逸晨羞憤的從地上站起來,捂著臉,震怒看著秦塵,他第一個反應過來,憤怒咆哮道。

    而這時候,逸晨的那些朋友才反應過來,瞬間朝秦塵包圍了過來,眼中綻放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