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0章 又一個耳光

武神主宰
     “小子,你還真敢對逸晨大哥動手,找死么?”

    “拿下這小子!”

    “給逸晨大哥報仇,敢在我們丹閣動手,這是根本不將我丹閣放在眼里,殺了他,也沒人敢為他出頭。”

    逸晨身邊的幾個青年勃然大怒,紛紛朝秦塵撲了上來,同時瘋狂出手,看那架勢,分明是想將秦塵至于死地。

    “你們幾個住手!”

    蕭雅見狀,臉色大變,急忙攔在幾人面前。

    “蕭雅,你給我閃開。”

    這時逸晨突然跨前一步,瞬間攔住蕭雅,他眼神怨毒,就好像一頭惡狼一般,死死盯著秦塵。

    恥辱,前所未有的恥辱,他逸晨,身份高貴,乃是金源長老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大威王朝皇城丹閣最頂尖的天才,什么時候遭受過這樣的恥辱,而且還是在丹閣之中,眾目睽睽之下。

    此時的逸晨,心中殺機起伏,只想殺了秦塵。

    蕭雅憤怒道:“逸晨,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

    “干什么?我應該是我問你的,你帶著的這個五國垃圾,竟敢對本煉藥師動手,今日不殺他,我逸晨誓不為人。”

    逸晨咬著牙,憤怒說道。

    “你……”蕭雅重重的跺了一下腳,這逸晨,修為高達五階后期,還要在她之上,對方執意阻攔之下,她根本阻止不了其他人。

    只能焦急的對秦塵道:“秦塵,手下留情。”

    秦塵手段之凌冽,她再清楚不過了,當初在古南都,留仙宗的宗子華天渡說殺就殺了,之前在馮家,馮家家主馮成和老祖馮淵,也直接斬殺,豈會在意丹閣的弟子。

    現在蕭雅最怕的,就是秦塵火氣上頭,直接將幾個丹閣的弟子給擊殺了,那事情就麻煩了。

    “放心好了,我會手下留情的。”

    秦塵冷喝一聲,面對逸晨的幾個手下,神色巋然不變,猛地抬手,一掌拍了出去。

    這些家伙,修為都一般,最強的一個,也才五階中期,如何會是秦塵的對手。

    “噗噗噗!”

    只見秦塵隨手一抬,那幾名朝秦塵撲來的青年全都慘叫一聲,倒飛出去,摔倒在丹閣大廳之中,頓時引來丹閣中諸多服務員和顧客的驚呼。

    “這就是你們所謂的高貴?可笑。”秦塵冷笑的看著面前的這群人,冷漠說道。

    “你……”

    這幾名青年臉色大變,羞憤萬分。

    他們看秦塵比自己還年輕了幾歲,而且是來自五國之地,因此心中不屑,誰知道,秦塵的實力,竟如此可怕,那一掌拍出來的瞬間,他們甚至沒能看出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已經被重重擊飛出去了。

    這個消息,一旦傳出去,他們居然被一個五國的少年教訓,恐怕臉面都會被丟盡了。

    “好小子,原來有點實力,難怪如此猖狂。”

    逸晨憤怒的看著秦塵,緩緩走上前來。

    他神色羞憤萬分,今日若是不找回場子,他將無顏在皇城中立足。

    “逸晨,你住手。”蕭雅上前,連憤怒要攔住他。

    “蕭雅,你給我讓開,你現在最好關心一下你自己,今日之事,回頭我定會稟報師尊,到時候,你私自帶五國弟子進入丹閣,大打出手,就等著吃禁閉吧,你那快死的師尊,都保不了你!”逸晨怨毒說道。

    “你……”蕭雅氣急。

    “蕭雅,你讓開,此人既然想找我報仇,那就讓他過來,我倒要看看,他口口聲聲稱呼本少為垃圾,自己,又有多強?還是說,他自己其實連垃圾都不如。”

    秦塵冷笑,讓逸晨的臉色一僵,怒火,在身上噴涌。

    “小子,我要撕碎了你。”

    一聲低吼,逸晨朝秦塵猛地撲來,他的手掌,高高舉起,而后猛地拍下,帶著狂霸而凌冽的勁風。

    這一掌,直朝秦塵面門襲來,顯然是秦塵之前打了他一巴掌,他要當場還回去。

    呼!

    凌冽的掌風呼嘯,這一掌,威力驚人,帶著恐怖的真力氣息,讓場上所有顧客都駭然變色。

    不愧是丹閣長老的高徒,實力太可怕了,這一掌若是抽中,恐怕足以將一名五階初期的武宗,當場拍死。

    秦塵嘴角噙著淡淡的冷笑,巋然不動,在逸晨手掌落下的瞬間,右手突然抬起,一把抓住了逸晨拍落下來的手腕,令逸晨的手掌,停滯在半空,竟無法動彈。

    “嗯?”

    逸晨目光一凝,心中駭然,之前秦塵雖然抽了他一巴掌,但他只是認為秦塵是突然襲擊而已,可如今,對方竟能如此在自己拍落的瞬間,抓住他的手腕,光是這等眼力和對時機的把握,恐怕都非同一般。

    不過,逸晨心中并未驚訝,反而露出一絲獰笑。

    “你以為,抓住我的手掌,就有用么?”

    冰冷的聲音響起,逸晨體內陡然升起一股恐怖的血脈之力,咻,他的長袍之中,陡然間出現一柄尖梭,發出尖銳的呼嘯之音,旋轉著朝著秦塵瘋狂激射而來。

    “是暗器真寶。”

    人群驚呼,目光全都一凝,暗道秦塵要倒霉了。

    他們這才想起來,逸晨乃是丹閣的天才煉藥師之一,在精神力方面的造詣,也極為驚人,這突然出手之下,秦塵恐怕根本來不及阻擋。

    然而就在此時,卻見秦塵左手突然探出,竟硬生生的朝那尖梭抓攝而去。

    “哼,想用肉掌抓住我的尖梭,太天真了,給我碎!”

    逸晨冷笑一聲,精神力催動到極致,那尖梭之上,帶著尖銳的嗚鳴之聲,威力在一瞬間,提升了近倍。

    咻!

    尖梭帶著驚人的穿透之力,竟是要將秦塵的右手給穿透。

    秦塵冷笑一聲,左手手掌并未退縮,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他的手掌之中誕生,瞬間將那飛梭控在手中,而后精神力微微一震,逸晨與那飛梭之間的聯系,瞬間被打斷。

    “什么?”

    逸晨臉色一窒,心中大驚,左手瘋狂轟向秦塵面門,同時就要爭奪秦塵的束縛,沖脫出去。

    只是秦塵的右手,如同鐵鉗一般將他牢牢的束縛住,左手閃電般的朝逸晨再度一巴掌抽來。

    逸晨神色驚怒,但是一股恐怖的力量從秦塵的右手傳遞而來,他整個人頓時動憚不得,眼睜睜看著秦塵的左手,狠狠抽在了他的臉頰之上。

    “啪!”清脆的耳光聲響起,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逸晨再一次被抽飛了出去,另一側臉,也高高的腫了起來,張嘴噴出一口鮮血,重重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