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3章 丹閣局面

武神主宰
     聽到秦塵的詢問,顧勛一臉難看。

    現在的他,已經管不了秦塵究竟是從哪里得來監察部的消息了,而是擔心,秦塵是不是真的會投訴到監察部。

    一旦投訴過去,監察部若是派人下來核實,那事情就麻煩大了。

    畢竟,丹閣在地方上,肯定會和各大勢力之間打交道,難免會有一些違規的地方。

    再加上,這次的事情,來龍去脈他都清楚,的的確確是逸晨辱人在先,若是被監察部查實,閣主大人或許沒什么事,當他這個在場的掌閣管事,恐怕是分分鐘被擼的下場。

    在監察部那群人眼中,他這個小小的掌閣管事,恐怕連螞蟻都算不上,碾了也就碾了,算個屁。

    為了這么一件小事,鬧到那種后果,顧勛光是想想,都覺得不合算。

    “呵呵,閣下說笑了,這等小事,何須鬧到監察部,閣下不必著急,若是在下查實,此事真如閣下所說,定然還閣下一個公道,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錯怪一個罪人。”臉色變幻了幾次,顧勛最終微笑說道。

    聞言,場上眾人差點全都摔倒,一個個震驚的看著顧勛。

    而蕭雅,更是眼珠子都凸出來了。

    顧勛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分明是根本不想追究秦塵的責任了。

    這讓眾人目瞪口呆,一個個腦袋發暈。

    “顧勛管事,你怎么……”逸晨忍不住焦急開口。

    “讓你閉嘴,沒聽到么?”顧勛冷冷看著逸晨,而后對周圍之人揮手道:“散了,都散了,這里沒什么好看的。”

    護衛隊長李楓雖然不明白情況,但顧勛都開口了,立即就將周圍圍觀之人都趕了開來。

    “好,那我就等著顧勛管事給本少討還一個公道了。”秦塵淡淡說了句,他也不指望顧勛會替他教訓逸晨,對方說這話,只是客氣一下罷了。

    “蕭雅,我們走吧。”

    轉頭和蕭雅說了句,秦塵跨步朝丹閣內部走去。

    “逸晨,別給我惹事。”顧勛看了眼憤憤不平,心有不甘的逸晨,警告了句,而后轉身也離開了。

    這件事,他是不準備摻合了。

    “這可惡的小子,該死,顧勛管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吃錯藥了么,居然把這小子放走了。”逸晨心中憤怒,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怨恨無比。

    “逸晨大哥,我們現在怎么辦?”

    逸晨身邊的幾個青年,也都圍了上來,各個臉色難看的很。

    “哼,那小子打了人,還想安然無恙,哪有那么容易,顧勛管事怕事,不想管,我們找師尊去,我就不信,一個五國的弟子,就算是煉藥師,還能在我丹閣胡作非為不成。”

    逸晨怨毒說道。

    “好,我們找師尊去。”

    “走,我就不信,我們的師尊會不替我們出頭。”

    這些青年,全都興奮起來,一個個像打了雞血一般,紛紛去找各自的師尊去了。

    “師尊他一直想弄倒許博長老,現在那蕭雅竟然把那五國的煉藥師帶過來了,肯定是想讓許博長老庇護,師尊對這個消息,肯定會很感興趣,到時候借此機會,說不定能將許博長老徹底扳倒。”

    逸晨心中也興奮起來。

    “師尊這個時候,應該在丹藥鋪吧,馬上告訴師尊去,讓師尊為我出頭,說不定大師兄對那小子,也很感興趣。”

    興奮之下,逸晨連離開丹閣,找他師尊金源長老去了。

    “蕭雅,你們丹閣現在到底是什么情況,掌權的是哪幾個人?”

    路上,秦塵沉聲問道。

    他本來還沒想介入到丹閣的糾紛之中,只想來丹閣借下勢,卻沒想到,一過來,就得罪了那金源長老的弟子逸晨,而且看情況,蕭雅他們的處境,顯然極為不妙。

    以那逸晨的性格,之前之事肯善罷甘休才怪,現在肯定想著辦法如何整治自己,他那點手段,秦塵雖然不在乎,可是在這關鍵時刻,卻不能有絲毫差錯。

    路上,蕭雅的表情也很凝重。

    “秦塵,不好意思,沒想到一過來,就讓你遇到了逸晨,相信你也看到了,我師尊這邊的情況,現在非常復雜,雖然師尊以前在丹閣地位不低,甚至可以說手掌大權,但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特別是那金源長老,和師尊不對頭,以前被師尊壓的死死的,現在師尊一生病,立即就冒出來了,甚至借著參賽名額的事情,打擊我師尊。現在我師尊這邊,情況的確很糟糕。”

    事到如今,蕭雅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一五一十將他們的局面說了出來。

    說完之后,蕭雅苦澀道:“秦塵,我勸你現在還是盡快離開丹閣,那逸晨,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現在金源長老正得勢,他的幾個弟子,現在也很囂張,最關鍵的是金源長老已經拉攏了其他幾個掌權的長老,可以說,現在丹閣之中,金源長老掌控接近一半的資源,一旦被他得知這里的消息,他肯定會找你麻煩,到時候,可就不像顧勛管事那么好解決了。”

    秦塵沒想到,蕭雅他們這一脈的情況竟然危機到這地步了。

    “放心好了,那金源要找我的麻煩,也要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你先說說,丹閣掌權的究竟是哪幾個人,你們丹閣的閣主呢?”

    一直以來,秦塵都不曾聽蕭雅說過他們丹閣的閣主,讓秦塵頗為疑惑。

    蕭雅苦笑了一下,“閣主他,倒是非常好的一個人,那是六品巔峰的煉藥師,可以說,是我們丹閣,甚至大威王朝最強的煉藥師,也是我們丹閣權力最大之人,只是閣主這人不喜爭權奪利,他也是下派到百朝之地的,曾經,來自丹閣某個大分部,似乎是犯了什么錯誤,被下派過來。這些年,他一直苦心鉆研煉藥知識,一心想突破藥王境界,好重回他原來的勢力,因此對丹閣的管理,并不傷心,很少會管理丹閣的具體事宜,也沒有委任副閣主。”

    說到這,蕭雅嘆了口氣:“正因為如此,導致現在丹閣內部比較混亂,諸多長老,都想掌一些權,得一些實惠,導致丹閣之中,勾心斗角的事情很多,不過主要,還是以我師尊那一派和金源長老那一派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