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4章 不容樂觀

武神主宰
     說到這,蕭雅停頓了一下,繼續道:“除此之外,還有幾個長老,雖然比不上師尊和金源長老,但也都有些實權,是師尊和金源長老都要拉攏之人。”

    “以前師尊安好的時候,那些長老中絕大多數,都是支持師尊的,這也是當初師兄很有把握讓我們參加百朝大比的原因,但是師尊病倒之后,金源長老得勢,其中有兩個長老,現在也跟了金源長老,不然師尊現在的處境也不會這么差,連大師兄都被關禁閉了。”

    蕭雅臉色難看無比,像大師兄被關禁閉,以前師尊得勢的時候,她想都不敢想。

    秦塵沉默不語,看來丹閣的情況,比他想象的還要惡劣,這么多人勾心斗角,彼此爭權奪利,一個丹閣,能強大才怪。

    “到了。”

    就在秦塵思索著的時候,蕭雅突然說了聲,抬起頭,就看到呈現在秦塵面前的,是丹閣的一個煉制室,一看便是比較高級的那種。

    “師尊這人一心鉆研煉藥,因此一直住在丹閣的煉制室中,在皇城之中,甚至都沒有專門的府邸,這些日子病了之后,也是一直待在這里,就我們幾個師尊的弟子照顧。”

    蕭雅說著,語氣辛酸無比。

    秦塵點頭,前世他去過丹閣太多次了,很多煉藥師,一心鉆研煉藥,幾乎吃住都在丹閣之中。

    而像許博這種級別的長老,在丹閣中都有專門高級煉制室提供,這些煉制室,除了煉制之地外,還有休息室、會客室、甚至起居室,方便長老們專心煉藥。

    很多鉆心煉制的長老,都會住在這里。

    不過像許博這種,如今生病之后,還住在丹閣里,幾乎沒有自己府邸的長老,還是極為罕見的。

    “蕭雅,你怎么來了,這里不歡迎你。”

    就在蕭雅帶著秦塵走入煉制室的時候,從中突然走出來一個青年,看到蕭雅,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寒聲說道。

    “二師兄。”蕭雅尷尬的喊了句:“我來看看師尊。”

    “看師尊?”那青年眼神憤怒道:“你還好意思來看師尊?若非是你非要推薦什么五國之人代替我們丹閣參加百朝大比,師尊他豈會惹怒那么多長老?導致我們現在的處境這么差,現在連大師兄都被關了起來,你還想做什么?這里不歡迎你,你回去吧!”

    青年語氣冰冷,就差沒將蕭雅推出去了。

    蕭雅當初推薦秦塵的事情,給許博惹來了很大的麻煩,畢竟在絕大多數大威王朝煉藥師的心目中,都是不屑五國的煉藥師的,那五國的丹閣,也都只是大威王朝丹閣的一個分部下屬而已。

    甚至連蕭雅這種長老弟子,都能擔任一國閣主之位,有此可見其地位之低了。

    因此當初許博相信了蕭雅,力薦秦塵的事情,在丹閣中得罪了不少人,畢竟一個名額,牽扯到很多人的利益。

    當初許博勢大,還沒什么,可他一旦病倒之后,就惹來了不少人的打擊。

    其中許博麾下有不少人,都將這責任推在了蕭雅身上,譬如這二師兄王忠,便是如此。

    蕭雅臉上露出羞愧之意,苦澀道:“二師兄,我知道師尊現在這樣,和我有很大的關系,但是我們這一次來找師尊,的確是有要事,還請二師兄通融一下,讓我見下師尊。”

    盡管二師兄如此態度,可蕭雅還是哀求說道。

    她知道秦塵見她師尊的目的是什么,定然是為了尋求庇護,如果今天見不到師尊,秦塵他們在皇城之中,定然會遇到極大的風險。

    “有要事,你能有什么要事?”王忠不屑的看了眼蕭雅,揮揮手道:“趕緊回去吧。”

    那舉動,就像是揮趕一只厭惡的蒼蠅一般。

    王忠揮動衣袖之時,一絲淡淡的清香,飄入秦塵鼻中,他頓時皺起了眉頭。

    “趕緊走吧,別擋在這里,今日說什么,我都不會讓你見師尊的。”王忠決然道。

    “怎么回事?王忠,我不是讓你去準備一些熱水么?站在門口大呼小叫做什么。”就在蕭雅一籌莫展之時,一道沉穩的聲音突然響起,緊接著從煉制室中,走出一名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身上氣息凝而不發,給人一種極為凌厲的感覺,竟然是一名六階初期的武尊,并且是那種經歷過生死和大量戰斗,才能夠形成這種氣勢的強大武尊。

    “許正前輩,是我,想見師尊。”

    見到那中年男子,蕭雅臉上頓時露出一絲驚喜,急忙開口說道。

    “蕭雅,你怎么在這里?”那中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驚訝,而后看了眼王忠和蕭雅之間的氣氛,立即就明白了剛才發生了什么。

    “王忠,趕緊去準備熱水吧。”許正揮了揮手說道。

    王忠頓時急道:“許正前輩,師尊他就是因為蕭雅她才變成這樣,你……”

    “好了,我知道,你趕緊去準備熱水去吧,這里我來解決。”許正擺了擺手。

    王忠冷冷的看了眼蕭雅,這才忿忿的轉身離去。

    “蕭雅,如果是你來看看你師尊的話,那就沒必要了,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好,需要靜養,如果有事,你和我說便是,能幫,我便幫,不能幫,我也沒辦法。”許正瞥了秦塵一眼,對蕭雅淡淡說道。

    “許正前輩,是這樣的,這位是秦塵,也就是我之前推薦給師尊的……”

    “咳咳!”

    蕭雅剛準備開口把事情說出來,就聽煉制室里猛地傳來一陣急劇的咳嗽之聲,許正臉色一變,急忙沖了進去。

    “是師尊。”蕭雅低呼一聲,也趕緊沖了進去。

    秦塵也跟在蕭雅身后,緩步走進了煉制室,先簡單看了一下,才進入煉制室里側的起居室。

    只見起居室中,一名面前烏黑的老者正痛苦的趴在床上,劇烈的咳嗽著,張嘴吐出幾口烏黑的鮮血,整個人氣息衰弱,似乎隨時都可能隕落。

    在他身邊,許正緊張的扶著老者,而蕭雅則流淚站在一旁。

    整個起居室中,彌漫著一股濃郁的藥味,秦塵看了眼老者吐出來的烏黑鮮血,眉頭立即深深的皺了起來,快步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