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705章 病情緩解

武神主宰
     秦塵走上前,先是在起居室中看了一圈,而后拿起了周圍的一些東西,仔細鑒別了一下,最后來到老者身邊,伸手直接抓上了老者的肩膀。

    “你做什么?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見秦塵如此魯莽的舉動,許正臉色頓時一沉,揮手就要將秦塵趕出去。

    一旁蕭雅也愣住了,急忙道:“秦塵你干什么!”

    面對兩人的驚呼,秦塵視而不見,左手瞬間就抓住了老者的肩膀,同時右手猛地抬起,攔在身前。

    “砰!”

    許正的手掌重重的推在秦塵的右手之上,只覺得一股巨力傳來,本以為會被他輕易推出去的秦塵,身形竟然紋絲不動,反倒是他,在這股力量下差點站立不穩,這讓許正心中頓時極為震驚。

    他那一掌,雖然并未用盡全力,但也足以將一名五階后期的武宗給推出去,可這少年,竟然紋絲不動,讓他如何不震驚。

    可震驚后果,許正臉上緊接著便露出一絲憤怒之色。

    “小子,你在做什么,給我撒手。”

    許正怒喝一聲,這一次,他手中力量更甚,體內真力流轉,武尊級別的力量流露,顯然已經認真了起來。

    “我在給他療傷,如果你不想他死的話,就給我住手。”

    秦塵冷冷的看了眼許正,眸中陡然射出一道冷冽的光芒。

    他那眼神冷厲,宛若利刃一般,帶著仿佛能打動人心的力量,加上那低沉的聲音,不知為何,許正心中猛地一顫,手上的動作也是停了下來。

    “蕭雅,你帶來的到底是什么人?”

    轉頭,許正看向蕭雅,整個身體依舊緊繃著,沒有絲毫放松,像是一頭蓄勢待發的獵豹一般,隨時都能發出雷霆一擊。

    “我……”蕭雅這個時候完全愣住了,直到許正冰冷開口,才瞬間清醒過來,急忙道:“他是秦塵,就是我推薦給師尊的五國天才煉藥師,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會這樣。”

    “五國煉藥師?”許正眉頭一皺,冷冷看向秦塵,還沒等他開口,“哇”的一聲,老者再度噴出一口烏黑的鮮血,整個人一下昏死了過去。

    “師尊。”

    蕭雅頓時驚呼起來。

    “小子,你對我大哥做了什么?”許正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心中懊悔自己剛才居然停了手,轟,一股可怕的氣勢從他身上彌漫而出,帶著無盡的殺機,就要朝秦塵雷霆出手。

    可以看出,此時的許正已經徹底動了殺機,身上的氣勢比起剛才,恐怖一倍不止,濃郁的真力凝聚在他的雙手,顯然是要將秦塵雷霆斬殺。

    “先別激動,看看你大哥再說。”

    秦塵收手退到一旁,面無表情,冷冷說道。

    “小子,休想再騙我。”許正怒吼一聲,此時的他根本不信秦塵的任何話,憤怒朝秦塵拍落一掌,在手掌即將落在到秦塵頭頂的瞬間,才下意識的朝老者看了一眼。

    這一看,他頓時一愣,只見老者原本烏黑的臉色,竟然變得有了一絲紅潤,同時雖然昏死了過去,可呼吸的氣息卻更加的有力和綿長,生命力量也更加濃郁了一分。

    他這些天,一直在這里照顧許博,知道許博的狀態有多糟糕,病情一直在不斷惡化,可現在看起來,許博的狀態比之前明顯好上了許多,竟有種重喚生命氣機的感覺。

    難道這小子真的在給大哥療傷?

    震驚之下,許正的手掌已然來到秦塵頭頂。

    不好!

    許正心中震驚,急忙想要收手,可卻已經根本來不及了。

    “砰!”

    只聽得一股驚人的轟鳴聲響起,許正只覺得自己的手掌拍上一堵十分堅硬的鐵墻一般,震得手掌生疼,同時一股恐怖的勁氣彌漫開來,將起居室瞬間沖的七零八落,乒乓亂響。

    “你沒事……”

    許正驚愕的看著站在那里紋絲不動的秦塵,臉上露出無比震驚的神情。

    他這一掌,連一塊巨石都能拍成粉碎,可那少年,竟然毫發無傷。

    “你想我出什么事?”秦塵輕笑了一句。

    連馮淵這樣的六階中期武尊,他都能殺,這許正雖然強,但想要一掌殺死他,卻還有些難度。

    震驚之后,許正沒有理會秦塵,瞬間來到許博身前,臉上露出極度震驚的神情。

    這一次,他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許博的狀態,的確比之前好了許多,身體中的各項生命指標,都恢復了不少。

    “怎么會,你到底是誰?”許正震驚的轉頭看向秦塵。

    這些天,為了大哥的病情,他不是沒想過辦法,找的醫師,也不知道有多少,各個都是皇城中的名醫。

    更何況,許博本身就是丹閣的長老,醫人治病,是他的本行,也想盡辦法,治療過自己的身體,丹閣中來幫忙治療的高階煉藥師,也來不過少,可各個對許博的怪病束手無策。

    甚至連許博究竟得了什么病,都沒能看出來。

    這段日子里,許博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眼看挨不過幾日了。

    可現在突然來了個少年,朝許博肩膀上這么一搭,病情竟然瞬間減輕了不少,這讓許正如何不震驚。

    “我是一名煉藥師,這個蕭雅剛才應該已經介紹過了吧。”秦塵輕輕一笑。

    許正一愣,先前蕭雅的確說過,秦塵是什么她推薦給許博的五國煉藥師。

    難道就是那個蕭雅和慕冷清聯袂推薦,準備代表大威王朝丹閣出征丹閣百朝大比的那個煉藥師?

    許正徹底呆住了。

    他和大哥許博的關系極好,自然也聽說過秦塵的事情,但沒想到,竟然是如此年輕的一個少年。

    就在這時,王忠端著熱水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許正前輩,這里發生什么了?”

    剛才聽到巨響的他,急忙趕來,而后就看到狼藉一片的起居室,頓時滿臉吃驚。

    “小子,剛才是不是你在這里搗亂?”

    王忠看到秦塵身邊的東西最為凌亂,臉上頓時憤怒無比,放下熱水,猛地朝秦塵撲了過來。

    “王忠,住手!”

    還沒等他撲到秦塵面前,就聽到許正冷喝一聲,緊接著一股巨力傳遞而來,將他瞬間拉了回來。